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少年诗阿翔 (阅读655次)



少年诗阿翔
杜青
 
       身如浮萍,言语不便,一个人在外面生活,其经历的冷暖与艰辛,想必一般人难以体会。第一次见到阿翔时,心里却想着,也许上帝对他是眷顾的,让他安静地思考,安静地抒写。
      从少年始,诗歌伴随他从南到北,又从北到南,世界是无声的剧场,他行走在时间的旷野。诗歌集《少年诗》的命名,大概有感恩这层意思吧,诗歌牵着少年的手,为他设置了无数个场景。近年,阿翔诗如泉喷,偶尔逛他空间,总自愧不如。诗歌不但是他精神的伴侣,还是他赖以存在的粮食,给予他坚强、富有、孤独、冷静和高贵。
      《少年诗》中的《剧场,囚徒诗》一诗,呈现出他的生活状态、精神态度和人格坚持,读之共鸣。
 
剧场,囚徒诗
 
在空荡的笼子里打盹。在众多个下午
客人们排队围观,阳光透视着混沌的尘埃,没有一丝声音。
我涂改着萨福的微紫色,知我者性情纯良
除了操心于未来不敢胡乱喧哗
曾经确定的一切不再确定
一首蓝花花歌可以唱到晚岁,给露水
清脆明亮,看哪看哪,吹动音孔的人
忘记了来到人世间的目的。
我抱残守缺,围困于针尖
不必要的敏感使我闪烁其词,就像眼前那些塑料花
总是怕黑,我在这里变得缓慢
对故乡迟钝。多疑的死人总想穿上新衣
呼吸薄而磨损
答辩状一再被篡改,无可挑剔
仅仅是素材,但已不是我的原意
时间慢慢减少,窗帘遮住了墙上的地图
羽毛从天上飘落,短房子嘶嘶地往上长,共谋一两次风暴。
白银松驰,多余的
手指麻木了,多余的蜗牛翻着书页
留住一些旧事。那些戴着丑陋面具的人去教堂祷告
无功而返,只有沉默让我听觉变得敏锐。
 
       仿佛一个人自言自语,倾听的对象有可能是风、阳光以及家之四壁。悲观主义让他成为内心的囚徒。“在空荡的笼子里打盹”,小到衣裳,大到世界,乃至思想,肉体之上精神之上的笼子,作者是鄙视其存在也包含着无奈。当孤独到了极点,一切事物退场,事,乃身外之事,人,乃身后之人,自己的苦与累,唯有独自承受。所有的人都是笼子外的观众,即使伸出手也够不着他,帮不了他。这种苦累,为精神困惑,神经质的,无风自起浪,自己在自己设置的牢笼里挣扎。打盹最好,保持三分清醒。但诗句中“混沌的尘埃”出现,却将精神困惑与现实生活带来的痛苦联系起来,因此,他在挣扎的过程中,带着愤世嫉俗的情绪。
       萨福的出现,意味着精神依据,但无法解决现实的障碍。在接下来的诗句里,像一个画面被孩子涂改,充满阳光的画面,没有喧哗。这个画面被涂改成什么样,那应该是现实生活支离破碎的场景。他在向现实妥协,这是多么无奈的事情。而妥协中,心底里微小的花朵还在歌唱,骨子里的微光还在闪烁,他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梦想让生活有了方向。
      “看哪,看哪,吹动音孔的人/忘记了来到人间的目的”,原来人世间还有比他更迷茫和无奈的人,更可怜的人,和义无反顾迷醉其中的人。这是作者内心的镜像,他听不到,甚至不想看到,一旦睁开眼睛,剧场会小于牢笼。清醒是更大的悲哀。几次会面,稀少的印象中,阿翔酒后总是脸红耳赤。记得未见面时,他曾在短信中说,老哥就这点爱好,到时喝两杯。嘿!还是像他这样,简单点好。
      接下来,作者回顾自我,“抱残守缺,围困于针尖”。时间在前进啊,看看当今中国人们的良知、道德、仁义沦陷成什么样,残缺成什么样。虚假、黑暗、麻木,以及可怕的篡改,作者冷静地提醒自己,并希望自己能恪守“残缺”,正由于要恪守可贵的残缺,他成了针尖上为数不多的人,孤独的人。
       “必要的敏感使我闪烁其词……仅仅是素材,但已不是我的原意”,一再强调,生活让人无奈地委曲求全。“短房子嘶嘶地往上长,共谋一两次风暴”。不安给了他寓言幻觉,连房子也会生长,长入云端,引发风暴,还天空晴明与大地清新。读到这里,不无心酸!面对于庞大的社会矛盾和一时无法扭转的生存困境,我们都感到自己渺小与无能。人与人之间的依存,只有厉害关系,而没有爱,这世界除了物质索求,其他就是多余的。这时候抱残守缺的人就显得不合时宜了,他身上有的是良知、道德、仁义,这不属于物质本身,也不会增加什么份量。那么他只能囚禁在自己的角落里,沉默。
       “只有沉默让我听觉变得敏锐。整首诗归结于此句,是对高贵的灵魂心存敬畏。只有灵魂高贵的人,内心才是孤独的。
      整首诗,前半部分是诗意的,引领的,是剧场上空的理想氛围。后半部分是内省的,审视的,是对剧场道具的现实揭示。最终,牢笼依旧,作者沉默,对抗还在继续,复杂的世界归结于简单的道理。
 
2012.3.26汕尾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