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林忠成与《特别的马》 (阅读695次)



林忠成与《特别的马》
 杜青
 
        许多人,光是知道名字,却从未谋面。许多人有过一面,彼此相互惦记着,偶尔也问候一下,但不再见到。因此,前些年与林忠成在诗会上交流时,我说,也许我们一生就仅此一面,令他不无感慨。
        我从开始关注诗坛,就知道活跃在其中的林忠成这个名字;后来,我主编《蓝风》诗刊发表他的诗歌作品时,才知道他是福建人氏,离我生活的地方很近;再后来的诗会上谈创作,才知道他是“新死亡诗派”的代表人物之一。这过程,大概有十年之久,也算是有缘吧,有缘才能见上一面。
       对于林忠成的“新死亡”,可以解释为“死亡”就是“新”开始,那么这个意思用到诗歌的创作中去,我愿意理解为:诗歌的新突破。中国现代诗九十年代以来,是诗歌民刊繁荣的时代。民刊的盛起,相应出现繁多的群体性写作。他们在形式内容和语言上,进行实验,试图突破,而引起同行的关注,很大程度促进诗歌创作形成区域文化上的传承和沉淀。
        林忠成是一个诗歌语言雕塑家,他把传统的诗歌语言像拆砖头一样,一块一块拆下来,再一块一块的磊上去,完成自己的作品,全新的诗歌语言,形成自己的符号。《天气预报》、《观<霸王别姬>》等诗作,历史与现在时空互换,幻象与现实互换,诗人的思维沿着高空的一根线,从遥远的点到眼前的点,如真如幻,扑朔迷离。陈述反反复复,像几分清醒和迷醉之中的华尔兹舞步,开始是进退有度,后来是进退自由。戏剧化地、诙谐地将读者的思维带进幻象世界里。我发现事物戏剧化,语言诙谐,是林忠成的诗歌特征。匠心所致,他将低处的生活提炼到高处的,所有的场景与道具都脱离了固有的界定,却依然没有改变现实的意义。随手捏来皆道理,这样的转化,得益于他在诗歌艺术里经久的锤炼。比如这首《特别的马》:
 
爱是一匹特殊的马
三流剑客只懂用钢铁去喂
二流剑客用草原去喂
一流剑客,用水滴与水滴之间的撞击声
就把这匹马喂得四蹄生风
 
在夜晚踩过众多屋顶,不发出一点声音
把对方梦里的草吃掉也不发出一点声音
 
马是每个剑客身体的延伸
剑是每条河流的延伸
 
平时,剑客总是独自回来
谁也不清楚马被他牵到哪里去了
天渐渐黑下来
一支军队悄悄潜伏在许多人睫毛下
谁都不点破这个秘密
 
枕边战争结束了,马派不上用场了
从此它的作用由泪水代替
马群不再来的屋顶,荒草狂长
剑客屋顶的草与邻居少女的草纠缠在一起
妻子念叨着:马啊马啊,你回来吃草吧
回到主人身边去吧
 
许多人没能及时把梦泼出去
脑积水了,盼望十五那天
马群出现,狠狠踢踢自己的脑壳
 
以水为剑的高手,把自己藏在深深的秋天
深到连自己也找不到
他现在不屑与任何人过招
一过招他就会变浅,马就会浮上来
 
       首先,给“爱”一个明确的指代,就是“马”,由虚转实,接下来就看这匹马的表现,还有,骑手,诗人的身份登场了。关于诗歌之“马”,古今中外数不胜数,而将之喻为爱却鲜见。既要有感官上的突破,还要有生活的落脚点,这是林忠成在诸多诗歌中惯而为之的技艺。
        第一段就绘声绘色说出剑客的高明手段。既是特殊的马,那么着力点就在驾驭者,剑客尚未登场,作者已分出高低。“一流剑客,用水滴与水滴之间的撞击声/就把这匹马喂得四蹄生风”这两行诗句,令马的形象立刻鲜活起来,也令这一段的含意广阔和更加生动起来。“水滴与水滴之间的撞击声”,明显是一种动听的、音乐的、艺术的、智慧的声音,他能很好地滋养“马”,这“马”的特殊,就在此处。
       第二、三段,故事继续,戏剧化继续。突来一句天马行空的诗句,一下子进入真实的生命力,“把对方梦里的草吃掉也不发出一点声音”,诙谐的句,力量却说出爱情竟然如此致命,真正的爱情大概就要这么彻底,被吃掉了,还沉醉。“马是每个剑客身体的延伸/剑是每条河流的延伸”,这是我最喜欢的两句,喜欢是诗外的东西,即诗人对爱情在人一生当中和人在大地上是什么意义的态度。这两句字面简洁,却融汇了人与物、人与自然的关系,无疑将整首诗歌的内涵提高到另一个层面上,理想。我可以由这个境界顺延过去,那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化境为剑锋,再化剑锋与心。语言的张力不仅是提供多义性的阐释,更是对诗人胸襟的显露。
        第四段,剑客驾驭着马,怎能回避战争(现实)。剧情在转折,生活的湖面上有了迷雾。在我们周围,对爱的心理背叛和生理背叛,不鲜见。爱有了多义性,“谁都不点破这个秘密”。林忠成做了戏剧性的铺垫,却又诙谐了一下,语言气氛处理得让人读之会心一笑,似乎爱情在到了一定的时间,会如馒头变成花卷。
第五段,战争终将远去,接下来便是呼唤。林忠成没有给诗歌硝烟的气氛,而是又继续诙谐,“妻子念叨着:马啊马啊,你回来吃草吧/回到主人身边去吧”,无奈、屈服、妥协,还带有达观的人生态度,既是诗中“妻子”的,也是作者的。
       第六段,隐痛还在发作,“许多人没能及时把梦泼出去”,诗人看到这一切,从旁观者的角度出现,从“许多人”和“马群”的复数概念上,将爱做了反思。
       最终,诗人与剑客融为一体,这是林忠成的态度,或者是他的哲学观。“以水为剑的高手”,是高手以水为剑,为何这样?“水”的多义性出现了,呼应了这首诗的第一段,“水滴与水滴之间的撞击声”,水才是致命的剑,而秋天的水是冰冷的,剑客深藏其中,爱也深藏其中,到了卑微之处,其实无奈,仍不屑于拔剑而出。一直聆听滴水之声,感应身外没有停息的刀光剑影,爱,何其孤独。
整首读来,戏剧,诙谐,深沉,又痛快!
 
                                                           2012-3-2汕尾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