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雪之女王 (阅读874次)



——写给成宥利

拉普兰德的山上,雪挤压着雪,就像追赶不上的
白色火车。
当然,那里没有火车,只有雪橇
和纯净的雪之女王
她把小男孩凯伊从广场上带走,当漫天的雪花
飘洒。
天空冰冷,而凯伊早已杳无踪影。
那个叫盖尔达的女孩呢?
那个和他曾经手牵手亲吻玫瑰花的女孩呢?
她孤独一人,站在雪地上
问过每一朵花,走过每一个地方
寻找凯伊途中的经历和险恶大可一笔带过
结局依旧圆满。
这就够了——我们不可能活在童话的阴影里
随后,我们假装在飘满鱼鳞的天空下
换了一个舞台。
在这个舞台上,我认识的女孩叫宝拉
我认识的男孩叫韩太雄(或韩得九)
他们是另一个凯伊和盖尔达
他们彼此相爱,爱得纯净,隐忍,悲凉
他们在一个舞台和另一个舞台之间
徘徊。
和我一样,他们对命运知之甚少
——也许是我的错觉。
他们相信雪之女王住在拉普兰德的山上
可是这次,雪之女王带走的是宝拉
是盖尔达。
——宝拉死了,就像雪在雪中融化
乌鸦在黑暗中隐身
对长大成人的凯伊来说,这是命运无常,这是毁灭
和残忍。
想起宝拉一生最爱的童话,这个数学天才
去了一趟拉普兰德
然后回来,公开讲课
静静生活,和陌生人擦肩而过
我们到此方知——
世间再无盖尔达,再无宝拉
惟有在别处,比如浪漫小镇,或神的晚餐中
我们和第三第四……个盖尔达相遇
可惜时光不再。
我们痛苦的眼泪,停在最初的破碎、惊艳
和秘密卷曲的火焰里。
2012-4-2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