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札记,2012年4月22日 (阅读1007次)



凌晨四点,我从睡梦中醒来
妻子毫无睡意,坐在床头看《吸血鬼日记》
发现我醒了,回头看了我一眼
电视的画面暂停在——
一个警察(也许是)揪住吸血鬼斯特凡的脖子,说
对不起,快乐时光结束了。

我心里猛然一惊,仿佛这话是说给我听的
六年前,我孤身离开广州
至今记得初到这个城市的孤独
和陌生。
时间一晃而过,挥之不去的仍是当初的一句
留白:
想起此前种种不堪,心里渐生一股悲凉。
之后呢?

我置身江南,深知此间的少年早已长大成人
带着隐忍、自责、羞愧、胆怯
和卑微
在生活的阴影里亦步亦趋。

和每个初来乍到的人一样,我经历过各种困顿
流离失所的苦闷,
如今,闭口不谈过往,不谈理想
理想是触礁的沉船,就像电影院里正在重播的
泰坦尼克号
让我回到十五年前
可十五年前哭过的眼泪不会再回来
掉在黑白相间的琴键上

生活是一场拉锯战,你来我往
我在19楼的办公室里待了五年
前两年默默无闻,一成不变
——我在自我的世界里与谁抗衡?
后来,我幡然醒悟:保持同一种姿势很累
或许需要稍稍挪动屁股下的座椅

几乎无人相信,一堆废纸
居然可以重新拼贴成一幅完整的肖像
且丝毫看不出任何裂痕。
有人问我,为何前后判若两人?
我笑而不语——
真实往往被夸大,就像被戳穿的谎言

或许我已改变,过去是一个我
现在是另一个我
只是依旧未有第宅,寄居丘亭
依旧苦闷:
快乐时光结束了
生活的阴影和空无却从未离我远去。
2012-4-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