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碎片整理》之六 (阅读761次)



 《》
  
  在早上的空气里,弥漫着植物
  带来的幻想。
  
  我计算着,从痛苦抵达解脱的距离
  修女低头从我身边走过。不那不是
  修女,那是个旅行的女婴
  披着母亲的长袍
  
  我把手攥在自己的胸口,是因为我还不曾醒来。
  
  
  《》
  
  在广阔无垠的,也是黑暗无际的梦境
  以一个劳动模范的身份,我努力的制造着
  可以贯穿生死的玩具:
  
  一遍一遍,虔诚的用磷火仔细涂抹着女性的裸体。
  
  
  《》
  
  在古代(如果古代有的话)
  我是一个解放菊花的武士
  解放薰衣草,解放夜来香
  解放泣不成声的牡丹和淫靡的虞美人
  解放菖蒲、红豆和曼陀罗
  解放忘忧草,解放含羞草
  解放三色堇、紫罗兰和仙人掌
  
  在古代,解放是菊花一件丰功伟绩
  
  
  
  《》
  
  当穿着
  外壳的甲虫,在地板上安详的爬行
  是否可以令熟睡中的丈夫
  在梦中羞涩的手淫
  
  
  《》
  
  在海边的时候,我做过几年的医生
  每每用窃窃私语的方式
  跟我的病人交谈,都会令他们
  和我一样的不相信
  未来。
  
  
  《》
  
  为了精力充沛的提高
  自杀的成功率
  我决定在某个春天的早上
  服用过量的春药。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