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弱水谣(组诗)  (阅读1404次)



弱水谣(组诗)
 
 
梁积林
 
           有时候
 
有时候,我只说山只说水
明明你就在那个故事里
但,我只说草原
只说草原的那一夜
只说那一夜的一只苍鹰是怎么脱了羽
只说篝火
只说一双横渡苍茫的鞋子
也不说你
 
有时候,我真的没看你
我为什么要看你
不用看
我也知道你心疼的样子
那句话我真的不是说给你听的
我只是背诵了一句海子的诗:
“把远还给远还给远方的草原”
把你还给了你
 
那天,我是最先从山坡上下来的
在一个泉眼边
我真的不是在等你
我只是在泉水里洗了洗手
往内心里装了些我必需的东西
像是拉上了一个口袋的拉链
关上了眼皮
我为什么要等你
不用听我也知道那爽风的脚步
是你的
 
你用一根白刺扎我的脖子
我为什么要理你
我只当那是一个小孩的淘气
难道我感受不到吗
难道我不懂吗
那是另一种
亲吻的方式——
 
我呀我是怕
我是怕把爱消耗的太快了
不够用到来世
 
 
        冬日早晨
 
鞭杆梢是个叉型
行走翻翻前几日翻晒过的牛粪
或者,翻翻
昨日走过的脚印
有时,也随手挑下挂在刺墩上的一股小风
让它猛地吹向远方
吹弯了一股炊烟
也吹斜了那根烟囱
 
羊群已在前面很远了
踩响了一坨坨残雪
晨光映过来
打开了一扇扇大地的窗棂
 
不穿皮袄了
皮袄早已过时
穿的是一件绿大衣
还是地震那年上面发的
 
烽火台上有人喊话
是山那边的另一个牧羊老汉
哇哇哇哇一只乌鸦
你也哇哇哇哇,并且
在空中甩了一个鞭花
 
 
        野水地村
 
我叫一声甘州,再叫一声野水地
苞米的黄
流进我的手掌
像是我的血液的一个分支
泊着你和你的教堂
 
月地里拉苞米秆子的车
停在了庄门口
牛把铁皮门扇顶得颤响
 
人类的羊群翻过了人类的山冈
在一个水湾边
跪地
饮水
 
跪地饮水
咩叫
 
月地里,我扛着我自己
扛着一口装满时间的粮仓
一粒一粒
 
一粒给你
一粒给了这小小的幸福的村庄
 
 
           弱水谣
 
月光下我像一把二胡,静默的音乐
在风中摇曳
二月的丫头们坐着自制的冰车
二月是门槛
那三月就是门扇
从冰窟窿里取水的人
像是一架生锈的辘轳
哼哼咛咛
 
我去了,那是七个孔的土地
七眼井就像我想你的七日
弱水边
马车户卸下皮车
卸下马匹
双手从身体里挖出两颗
皴裂的洋芋
 
 
          雪
 
牛是一座城堡
恋爱后的牛像是一座风蚀后的雅丹地貌
它动
它草
它的反刍
是时间在摸索着它丢失了的那串银脖饰
 
那雪
是我曾经怀念过的一夜
如此怀念
白茫茫的看不到边啊
那就比喻成山谷中的空羊圈多好啊
那羊呢
那咩呢
 
红喙乌鸦呀
你就飞来飞去地飞吧
像个信使
——噙着纷纷雪片
 
两座古堡,在雪中
走不到一起
 
※刊于《诗潮》2012年第4期“好诗经典”栏目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