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1年诗选 (阅读824次)



沧浪之水考


漾  是汉水的乳名
我可以把荡漾
还原为汉水摇动闪烁的波光
《禹贡》上说   嶓冢导漾
东流为汉  又东为沧浪之水
《汉志》颜师古又说
漾水出陇西氐道……
出荆山东南流为沧浪之水
即渔夫所歌者也
啊   也就是说
汉水流到现在的郧西  郧县和丹江口一带
就是沧浪之水
也就是在这里  有渔夫的放歌
和汉之游女的身姿和对白
汉水的这种哲学和美学的品格
其来有自
现在  政府正在加紧南水北调
要将一江清水送往北京
啊  这些清澈  温良的沧浪之水呀
又将像血
流进祖国干枯的心脏

 


和汉口夏宏《即席朗诵》


只要开口    即席朗诵
艺术立刻就超越了阶级性的偏见
立刻超越了月亮似小妾   那张复杂的脸
超越了流水线上的产品的实用性
和束缚在流水线上具体的仇恨和可疑的道德
我一直拥有在羊群中做一只简单的羊的幸福感
我爱教堂的牧师在冬天口中呼出的白汽
像女人体那样丰腴    并且能感觉到
在唱诗中实在的美   至于眼泪是纸   还是水
我都不大关心    在我看来
广场和牧场或许一样    都是陷阱
我的信条是    批判他人不如反思自我
每一处草木中都有一个具体的禅师
江山从来都不是自然
天下也从来不是你我
我喜欢的是即席   进而更喜欢朗诵
即席的意思   只是我们在一起
朗诵的意思   或许是有什么东西要超越我们
像我给你点燃的第一口被抽出的烟
当然还有酒   它超越了具体的粮食
也超越了修辞的美好  和
换气一样的日常——不外饮食男女
我因此尊重鱼在水中和鸟在空中
从来不关心这到底是游泳还是飞翔


仅属于自语的抒情


美的影像何尝不是幻象
但只要你有   它就是一个固定有效的
戒疤   很敏感   很痛   足可证实人心之小
如一朵春花之枯萎   有浓缩的老去
再老去    而成泥土    老去成无望的明年
老去为天上明月的喻体
有圆和缺的修辞    但遥远
也不着边际   只有表象的统一性
绝望之必要   在于不可弥合
只有如许轻微隐约的映照
那刚刚离开的五指   立刻遗忘了触觉
有如怀念的发生   就此开始
只是它爱过的曾经   消逝为无差别之烟尘
它在欠缺中   期待一朵花重新开放的五指
和它不可重复的触及


过去

你说那是我描绘过的
其实未必   我惯于撒谎
我有宫廷画师的手和眼睛
知道过滤和删除的必要
其实我心中的山水   也是假的
不必真  和春风一样仿佛
仿佛昨夜细雨   你听到过
但那是有所欠缺的听觉
人性必将是很多性   不是那一个
男女   或者抽象的阴阳
我一直好奇   不知是大江送水
还是水流大江
但我会认同水流的合法性
诸多让人着迷的事物
或在于此   并且在流动中
固有不失
它们春色无边地拱一下背脊
然后又重复地再拱一下
你乐于接受这样的障眼法
这流动   你未及分辨
它已然过去   在一种沉默的欢乐中
不用道别的过去


用一首诗抵抗失眠


虫声无法埋怨    虽说它一声声
发挥章鱼的效用    这热烈而无知的
自然权利    其实令人受伤一样感动
海一样的秋天呀    给你无形的统治
或许无形   即是所有统治的本质
你知道楼下的栀子已谢   叶子腆着中年发福的
肚腩   颇有点油水   比成功人士更自然有趣
而木芙蓉还在暗处  分裂自己的青春
有一点华美   还有一点忧伤
这些发生的事情   无不皆因凡物皆有此时
物和物的悲伤   有如人之异己
无法交换    只能各据其位   僵持   对立
若能相望    即是有缘
黑暗的同一性或许是黑甜乡的注解
也是梦想的注解
虽说这不能保证有人木叶一样醒来
而一无所视
但他并不担当守夜人的角色
哪怕他一直在质疑体内的生物钟的24小时
一个貌似个体的公共时间
他把醒寄托在对生命的无知里
把沟通的机会交给盲人
一起忘我地讨论    可能的触觉    和可能的听觉

 


或许只有诗歌才能捍卫生命的光荣


在一个狼性社会
无边的欲望被反复放大的社会
或许只有诗歌才能捍卫生命的光荣

除了美  诗歌强调的是牺牲
和一些没有利害的小细节
去做一个诗人
意味着去把身体架成一堆柴火
那就是汉字    人

忍受    习惯于被剥夺
但心跳的火苗从不停止燃烧
疼痛是一个句子
爱   是另一个

诗歌    因此会回到它的本相
燃烧得彻底   干净
看上去   就是一根根汉字漆黑的油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