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素描 (阅读1104次)



素   描
                        
枝荷轻轻,虚拟的筋骨
无一重物可寻的黄土就要老去
是诱惑从重向轻,骨头在蒸发
只是没有疼痛的感觉。夜晚
身体之上,正在浮动于水波之中
冲洗卷发上泡沫的人
是我吗?灰尘飞流直下
在浴室经过我的身体,脚趾
尘土,为何从山峰上落下
借助风力,盘旋于发展中国家

洗去山峰的高度,或许
这不是身体的本意,翡翠霓虹
蜻蜓姐妹的翅膀空中透月
只是边缘渗透着阴影,犹如我
飞向艳丽,去找,目光却落进
莫迪利亚尼肖像画上的黑色衣服
是的,透过珍妮,我看到的只是
黑夜,以及十九世纪,欧洲
表现主义画派对忧郁和单纯的托付

我被镶嵌在一个角落,注定的
就像纬度的差异,隔开了我与世界
我与你。与无关的人挨着
当然除了睡觉。透过屋宇
前额被星光点破。错过缘分
错过机遇,或许比不错过要好
衰弱,那自信上漏风的孔道
却从不生锈。细亮的星线伸向低处
对于生活,怀疑还在扩大
没有边界,没有人能够阻止
水下,鱼在漫游,曲线神秘
亦如对另外星球生活的模拟
一份真爱,无沙无水,空气四溢

又一个冬天正当季。下午四点
江面把深渊的入口抬高了
晚霞淹没在水中,太阳
果断地带走了一切。我不想隐去
清影被雕刻,加重了敏感
精神即将何往?这重中之重的
核心之蓝,引来星雨,淋着万物
星雨犹如水晶破碎在路上。我回到住处
依然往返于粉红色躯壳,以及
两三间空屋。与往常不同的是 
我的体温加入了流感,今冬没有下雪

2012年1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