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昨晚的翅膀 (阅读916次)



一定是蚊子
交配过的蚊子
 
雌的
 
她细薄的翅膀在荷尔蒙指挥下高速振动
发出战斗机的声音
她的卵巢威胁我的卵巢
不,她的卵巢忌妒我的
我的已经成熟的果篮
几百颗卵等待我血液的挹注
大脑里沉睡的激素
几百颗卵的黎明
她们物种的文明
等待我血里蛋白质的挹注
 
我被吓坏了
闷在棉被里不敢伸腿不敢探头
 
我懦弱到绑架一小团空气
绑架自己的足迹
那让空气下陷的二氧化碳
让蚊子紧追不舍的印记
重重地反踩住我
 
应该就在这个时候我梦见他
 
他跟踪我
到了山洞上厕所
(我被城市的女厕吓死)
隔着洞口稀稀疏疏的藤蔓
我求他离开
 
他并没有
我起身逃跑
他追上来
一个猥亵男人加上决心和长腿突然变成强奸犯
 
路上的人都非常强壮
刚刚练过身体
可是他们脚上装着滑轮停不下来
 
我喊的救命像是提醒自己还没死
 
一定就是那只
想赶快生小贝比的她
让我在棉被里饱尝苦果
 
让我梦见强奸犯
让我梦见月经来了
我逃了又逃圈子越收越紧我胸口又闷又胀
我擦不掉鲜红的脚印
他追到河滩截住我
他看见我来了月经
一个好小伤口
血流不止
但他准备好了
他带来止血的工具
 
奇怪的发明
 
我停止呼喊救命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活着
 
我停止一切呼喊
河流很吵
装滑轮的人不可能听见我们
 
追了那么久他追上我
好像命运固执把我们摆到一起
我突然想了解他
他为什么选中我
 
为什么这么有耐力
又那样冷静
 
甚至开始烹煮贝壳
 
有人说蚊子并不吸血
是人体自身血液流动的动力让血液流向吸管
当防止血液凝固的唾液擦在管口、洞口
 
我怕
我终究能了解他
更怕的是
自己突然愿意
 
还怕
得病
 
一种翅膀带来的病
 
今天早上起来
我找到并且打死
角落里一只很小的蚊子
她的6根口针和正在成熟的卵巢
糊在一起
难以辨认
 
后来呢?后来我梦见自己是黑客
81天后行迹败露正被通缉
取代圣诞灯泡在松树闪烁的是我的网名和密码
我是地球村出了名的病毒
但我不吃计算机
我吃着月桃叶包裹的饭
用石头震鱼
用木姜子生火
这通通是
昨晚的翅膀
逼我干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