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无邪的春天》 (阅读769次)



一只冻死的鸟
胃里残留的一粒花籽
发芽了
穿透腐躯
开出一朵紫色小花
像鸟的眼睛
惊诧地张望着
这个无邪的春天
          
                  
 2012年3月31日

《公 园》

在公园的杨树林里
一个老人经常面对一棵树喃喃自语
我听不见他说什么
但他的表情凝重、悲戚
令人动容
有一次,他离开那棵树
从我身边走过
我忍不住问:“老人家,你在那里做什么?”
他停顿片刻,严肃地答
“作孽啊……年轻时候……作孽……”
“我憋了一辈子的话,快憋出病来了……
“但我绝不会跟人说,我只跟树说”
“这世上,无人有权审判我的罪过!”
老人沟壑遍布的脸上透出几分顽固
此后,我再也没有遇到这位老人
有时候,我走在杨树林间,倾听风拂过树叶的“飒飒”声
不由得想——
这风中不知隐藏着多少人世的秘密!
                      
                                    
2012年3月26日

《柿子树》

高高的柿子树
果实悬挂在无人企及的半空
它们在秋日的阳光下悄悄成熟、静静燃烧
最后兀自跌碎在地上
徒让人惋惜。
 
它们获得了圆满
还是浪费了光阴?
闹市中一棵无用的果树显得多么孤独!
                          
                                 
2012年1月2日

《夜》


黑的明矾
杀掉我
净化我
在一首诗中
我复活
          
             
2012年3月29日


《猴子沟》

“今天领了几只猴到沟里去?”
一个乡人憨笑着跟二麻叔打招呼
“就两只……”
二麻叔用眼角瞄了我们一眼
我和旅伴面面相觑
“难道……我们……是猴?”
 
我们继续赶路
二麻叔热情地介绍沿途的景点
我却一路琢磨
这算是乡人的幽默还是狡黠?
……一忽儿,又释然
乡下人进城被当猴耍
现在,轮到我们了
我们且当一回猴
装作听不懂人类的语言
                
                         
2012年3月26日

更名:本专栏作者已更名为林潇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