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丁燕诗歌《第三个是女人》 (阅读840次)



第三个人是女人
 
陌生的女人走进她的村庄
脸庞是谷子,被隐喻追赶
她和她的领地在劫难逃
 
悬浮的翅膀分裂着飞行
患得患失的青春
向东的一只温情脉脉
 
向西的一只杀气汹涌
为爱疼痛的焰火从体内蒸腾
硕大的泪珠飞射天宇
 
那个男人是源头
女人是背景中的白色
她试图凭借他传导万物回声
 
一秒钟的专注与着迷
超乎对男人全部所有的想像
被淡化的另一张女人的面孔
 
暗暗喘息在家庭的房间
他是白色中的白色
在瞬间的背影中变幻自己
 
从远古至今的游戏演奏
第三者贯穿在血肉之中
钉上画架的荡妇早已习惯
 
躯体的中心部位被大众指点
被幻象燃烧的她
受刑竟也如此柔情蜜意
 
裂变的婚姻拍卖这公开的罪行
陌生的女人迫近她的村庄
携带着破碎的沉默弥漫而来
 
试图平和的笑容如冰凉的玻璃
瞬间之内几丝皱纹从额头滑下
那个女人说:谁让我们成为敌人
 
谁让我们如此陌生却如此仇恨
她看到这张脸变幻着衰老的音符
被弹奏过后的骨头乘风逃亡
 
她衣冠楚楚地呼吸在别人的房间
为爱为由的溃烂伤口被轻易淹没
不合时宜地主演这出传统戏剧
 
她为自己的落伍感到耻辱羞愧
也许一个人,或者两个人
总有第三个人在幕后喝茶
 
她看见他抽身而去的狡猾
一场战役的首脑在离开后运筹帷幄
男人的尊严总是在高潮中衰败
 
陌生的女人用沉默的存在打击她
她看见她们融为一体地悲哀
她们如此相象又如此密不可分
 
她们亲同姐妹而心有灵犀
每月的潮汐澎湃夏娃的阴阳两面
她的未来就是那个女人的现在
 
现在,她决定走出男人的房间
在更广阔的属于自己的村庄去种植
那久已忘记的大豆和高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