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一根线》 (阅读712次)



1、
一根线卸去了发动机、羽毛、嘴巴、
擦鼻血的纸、收藏了十七年的佛像、
路灯熄灭的街区、一脸盆的玻璃珠、
失眠、谷雨、后跟、胎儿、干煸豆,
紧接着蝙蝠拉响了铃铛。黑暗就要
漏尽,线拂动,宛如狐狸的病尾巴。
它想念补丁和割过的年糕,蜻蜓和
金龟子飞往邻国,扣子的命运仍在领口。
我获得宝玉之时,天微亮,间谍被线割去
头颅,眼睛依旧翻飞,好比萎缩的战机。
 
2、
当眼角有伤、打火匣有伤、花萼有伤,
均以此线缝合。图案可像碎玻璃、
小推车、羊肉串、城堞,
也可模拟神兽或仙姑的神采。
仿佛暮春失了一只耳朵仍在谛听,
浩荡的伤痕都在默想:
一根线如何贯穿古今。
月夜此刻,一根线的身姿像甚?
车辙、齿缝、血脉被否决,
飞龙在天受拥戴……
 
3、
一根线上拴着两只蚂蚱。
天渐渐被命运抹黑,洪波涌起。
狼咬断了自己的后腿,绝处逢生。
这一页翻过去,下一码仍是插图。
饭在锅里却烂熟于心。
 
4、
我的脑门不断地长出线,
爬过疑团,漫过灰烬,
最终成为何人脊柱?
 
2012/3/29,横折折撇工作室。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