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新工具新诗歌新希望》刊《北京文学》4期 (阅读980次)



                                                       新工具  新诗歌  新希望(节选)                     

                                                                                                                                  丁燕 

即便在岭南,凌晨3点,天也是黑的,我打开电脑,看到微博上显示,11分钟之前,我所关注的诗人伊沙刚刚发布了一条消息。距昨晚12点,他所主持的网易“新诗典”推荐新诗人的时间,仅仅过去了3小时。那么,他只睡了三个小时就起床开始译诗?都说诗人是疯子……在我看来,没有一点疯魔,写不了诗,写不好诗,或者,干脆就别写诗。在诗人心头,一定燃烧着一团火,其沸点,绝非一般常人所能想象。


  自2011年4月初起,网易微博推出由伊沙主持的“新诗典”以来,对中国诗歌界,已形成颠覆式地震。关注新诗典的,何止万人。且搜索那恐怖的被关注率——1018926(截止2011年12月28日)——便能知晓:在中国,有100万人,午夜不睡,睁着大眼,紧盯“新诗典”!某诗人获知自己当晚要上“新诗典”,给我留言,让我和他一直等到12点,一同分享愉悦;而在我们的日常饭局中,因荣登“新诗典”而多干几杯白酒,是常事。我的闺蜜,深夜致电,大谈当晚她读到“新诗典”推介的好诗;与此相反,在另一个时间,她大骂被推荐的一首诗歌很臭。“新诗典”对当代中国诗人,不仅仅是诗歌通过微博发布这么一个简单事件,它同时还构成了一种生活方式:“新诗典”已日常化,成为中国诗人每天的一道精神饕餮。如此密集、公开、坦率地推荐中国诗人的作品,并同时形成万众瞩目之趋势,是传统期刊、媒介做梦都想不到的事。通过“新诗典”,很多默默写作,一直未被大众所识的老诗人,很多位于偏远省份,因匮乏酒局饭局的推介而籍籍无名的中年诗人,很多小荷才露尖尖角,根本不解文坛东西的青年诗人,皆通过各自诗作,留给读者深刻印象,从而脱颖而出。如果有个高空望远镜,通过宇宙中的另一个星球俯瞰地球,会发现,每夜,有无数中国人通过电脑,在检索诗歌,阅读诗歌,评论诗歌,创作诗歌……中国新诗,在2011年年末之际,像一锅沸腾的开水。


很多人攻击网络诗歌,说这种诗歌的出现,令中国新诗倒退了好多步(数不清!),令口水诗泛滥,令新诗走向绝望之境……似乎妨碍中国新诗发展的最大祸首,是网络。呜呼哀哉!我想说,如果网络令中国新诗倒退,不如说飞机、火车令速度倒退。这种倒行逆施的话语,除非是发言者为掩饰自己的无能,除非是发言者的某种特权和优势,受到了某种侵犯和蔑视……科技的发展,为文学增添了一双飞翔的翅膀,这已是全世界人民的共识,到了中国,居然要拿出来讨论?!试想,如果没有印刷机的发明,长篇小说的发展将大大滞后于现在。举例:《红楼梦》如果刻在竹简上,随身携带,要装几大麻袋?对于古老的中国,搭建起一个和世界同一水平线的信息平台,打破地域封闭,让最新鲜、最具时代感的观念,强有力地进入到写作者的视线,互联网对促进国人现代化的生活功不可没!


诗人伊沙主持的“新诗典”,正是在2011年,恰逢其时地借助了微博这个新工具,而掀起的一股万众瞩目,关注午夜12点,品评诗歌的热潮。每个人都是裁判,都可以写下你对这个诗人,这首诗歌的看法,你可以署名发言,也可以匿名发言,可以长,可以短,可以赞,可以毁。热烈、激越、亢奋……用任何一个词来形容,都不过分,如果,你点开“新诗典”,点开那一首被转帖了无数遍的诗歌。


全文5500字,刊于《北京文学》2012年4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