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然后 (阅读634次)



                       然后
 
然后,我已没什么恐惧。树根下
一盘牛粪还冒着热气。背着壳的蜗牛
一步一步地爬上了花架
春天有一道内伤,坛子边上的一个豁口
暴露了我的裂纹。刺玫花就要开了
堆着一些鬼魂的刺儿上
又一道符被升了天。石阶每升一步
灌木就又矮了一截,我的山水都有悲喜
人生不过是一场大写意
嘴里叼着麦桔的孩子,在清晨上路
待到他返回时,已是个老人
多少流落于民间的草莽
和那些隐没在群山之中的浪子
都爱过这一幅安息图。今宵的明月啊
便是三分在天,七分在心
                                    2012-2-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