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其他》(17首) (阅读837次)



  
《2008年诗选:其他》(17首)
 
前言
 
        时间对于像我一般大小的人来说,应该用“天”来计算了。
        2007年的《涌现》,已经成为生命中的一块纪念碑。在一行文字中看到“其他”,我暗自提醒自己,我找到了2008年的一个关键词。它没有什么内涵,它不需要什么内涵。它像一个朋友一样走到我的跟前。我喜欢“其他”的感觉。
        窗外传来爆竹的轰鸣声。我扭头看了看外面,天色阴暗,却一次次被爆竹照亮。
 
                                                                                                                                                   2007/12/11
 
 
□ 魏村
 
面对着墙上的一面镜子
我看到了
我的身后
我的身后有一扇门
门朝内开着
穿过门
我看到了
我的身后有一张床
床的一头靠着墙
白色的床单向下垂直
白色的床被扭曲堆积着
包藏着昨晚的阴影
滑过床
我看到了
我的身后是一面朝西的墙体
墙体厚实
朝四周延伸
墙上镶嵌着玻璃窗
我看到窗外的空气涌入
笔直朝我的背后吹来
吹到我的前面
我的前面
是墙上的一面镜子
 
2008/2/7-9/7
 
 
 
□ 瘦西湖
 
站在柳树下的人捡起一块石头
朝对岸扔去
石头先是朝上飞行
在某一个点上拐弯
然后下滑
石头像一只鸟
落在对岸的桃树上
他瞄的是另一棵柳树
最后打着了
柳树旁边的桃树
此时进入寒冬
桃树像柳树
柳树像桃树
 
2008/2/10
 
 
 
□ 山顶
 
听石山房,
在山顶上。
山顶如道场。
我在山脚下,
徒步如划圆。
 
2008/2/10-9/7
 
 
 
□ 白色
 
一般是在晚上
皱纹看得很清楚
在早上
就变得很新鲜
很长的光
投射在地上
一些固定的动作在他眼里
像镜头后退
 
2008/2/20-10/17
 
 
 
□ 光线很亮
 
光线很亮
那个人用两根食指在胸前划
苹果形状的圆圈
黄蜂飞过来
越来越大
光线很亮
那个人看着手上的塑料瓶
黄蜂停了下来
却没掉下来
光线很亮
那个人掏着空气
黄蜂倒立着
仿佛朝着一朵虚构的花蕾
光线很亮
仿佛就一直不准备暗下来
 
2008/3/2
 
 
 
□ 秘密
 
灯光很小
小得几乎被周围的黑暗吃掉了
他们听不到灯光被吃掉的一点声响
他们中的一个最先看见了
前面的灯光
其他的人
仿佛也看见了
他们开始大声喧哗
好像他们的声音能够使周围的黑暗
把吃掉的灯光吐出来
他们跟着那个最先看见灯光的人
在黑暗里摸索
仿佛灯光与他们之间
是一段已知的距离
100米、1000米、10000米
也许是从地球到达火星
仿佛灯光足够持续到
他们能够触摸到光线的时候
他们一路更多的时候是保持沉静
灯光很小
他们害怕震动了空气
 
2008/3/3
 
 
 

□  人物素描

 
先看到的是她头顶的黑发
接着是头发和额头
额头很靠上
好像悬崖
使人产生可能掉下去的想法
接着是两道眉毛
跟头发一样的往下沉的黑
眼睛坦露的和隐藏的
都是混乱的
脸膛肌肉紧张
嘴巴张着
只露出上部的牙齿
下巴向下
短袖T恤在瘦小的肩膀上耸拉着
黑色的头发在右肩上变弯
最后看到的是脖子周围
短袖T恤的圆领像一道痊愈的伤疤
 
2008/3/11
 
 
 

□ 无题

 
剪完左大拇指后
我开始犹豫
是继续剪左食指
还是剪右大拇指
如果继续剪左食指
就比较顺手
如果继续剪右大拇指
就比较有经验
如果是过去
我会继续剪左食指
现在一般是继续剪右大拇指
然后剪左食指
 
2008/3/14
 
 
 

□ 静物

 
两个铁球相撞
因为天气坏透了所以我没有被撞击到
如果天气好一点我就可以离开地面
即使是四个铁球从四个方向碾过来我也只是变成一个声响
或者两个声响最多三个声响
但是只有两个铁球
我用手摸了两把
圆圆的像很多圆圆的东西一样
 
2008/3/16
 
 
 

□ 多么有诗意

 
很多电线缠在一起
多么有诗意
带电的电线
传递精确
多么有诗意
不带电的电线
仿佛废话
需要用某种观念去激活
多么有诗意
很多电线需要抽丝剥茧
电线是清晰的
思维是模糊的
多么有诗意
一根电线连通两个机械
两个人不能用一根电线连接
多么有诗意
电线是金属材料做的而不是肉做的
多么有诗意
 
2008/3/17
 
 
 
□ 热带鱼
 
7条热带鱼向我们游过来
我不是一名热带鱼专家
我叫不出它们的名字
我看着它们
像一个从热带向亚热带迁徙的快乐小分队
它们在海水里
好像是在空气里
我看见第一条热带鱼的身体颜色和花纹跟后面的六条不一样
它游在队伍的最前面
而不是跟其它的热带鱼并排着
其它的热带鱼的身体像1000瓦的日光灯那么亮
7条热带鱼向我们游过来
直到我们不得不闭上眼睛
 
2008/3/26
 
 
 
□ 两个气球
 
两个弹力十足的气球
紧紧地挨在一起
一个是透明的
一个是黑色不透明的
从黑色不透明的气球里可以看见透明的气球
还可以看见透明的气球之外
一些物体和响动
弯曲变形
从透明的气球里可以看见黑色不透明的气球
却看不见黑色不透明的气球之外
两个气球紧紧地挨在一起
互相碰撞着
像两个孩子
像两个孩子牵着手往前走
 
2008/3/26
 
 
 
□ 仰望
 
一个人仰望天空
看见天空的白云
其实他只是想看没有云的蓝天
一个人走在街上
周围很多的人
很多的车辆
蓝天沉静
街道躁动
 
2008/5/2
 
 
 
□ 年龄特征
 
像我这个年龄有个特征,那就是
凡事都喜欢等等再说
星期一下午有两节课,讲义还没有准备
今天是星期六,等等再说
星期天,或者星期一上午还有时间
感冒了,喷嚏不停
等等再说
还没有发烧,喉咙有些痛,吃点含片
深夜11点,老婆说该睡觉了
等等再说
躺在床上睡不着,也是浪费时间
客厅的摆钟停了,一直指着下午1点
该换电池了,等等再说
摆钟停了,还有手机
晚上7点30的火车,6点钟该出门了
等等再说
此时的士交班,也是夜游人出行的高峰
5月12日,汶川发生了8级地震
一幅幅悲惨的画面,一根针横在心里
等等再说
那些说话算话的人已经说了很多,那些说话不算话的人
也已经说了很多
我就不用再说什么了
那根针软化的时候,我再把它吐出来
 
2008/5/26
 
 
 
□ 黄泉
 
我开始迟钝起来
我感觉周围的东西越来越少
周围的东西开始
连成一片
我感觉周围变成了一个东西
那个东西什么也不是
我感觉迟钝也很不错
就像偷一次懒
把什么都丢掉不管
我把自己的身体也丢掉了
我醒来的时候
我发现我的身体整个在湿漉漉的地砖上
我的头的上方
水龙头没有关到底
水断断续续地
往下滴
就像闹钟
指着一个还魂的时间
 
2008/7/8
 
 
 
□ 日记
 
晚上
北风有掀瓦之势
关灯
上床
周围逐渐沉静下来
空白好像时间
 
2008/9/11
 
 
 
□ 2008年9月24日读报
 
那些树叶像太阳能电池
在光照不强的冬天
它们就是多余的
树叶的底部有一个特殊的离层
在秋天那个离层中的细胞开始膨胀
从而减缓了树木向树叶输送养分的速度
一旦离层被阻塞
一道破裂线就形成了
那道破裂线逐渐向下移动
直到树叶脱落
落叶的伤口处会再形成一个保护层
防止水分蒸发
和虫子进入
花瓣和果实脱落的原理也是一样
我感觉研究树叶脱落的原因
比揣摩某某辞职某某某下台的原因
要有意思得多
 
2008/9/24
 
 
 
后记
 
        在异地看在家写的诗。反过来,在家看在异地写的诗。
        这是一种很难受的感觉。
        这一年,一开始去了一趟江苏,途经常州、镇江和扬州。5月去了浙江台州和杭州。7月在北京呆了十几天。有美景,可以没有诗。
        要写诗,不要写长诗。要喝酒,不要喝多酒。
        这是这一年留给我的两条忠告。
 
                                                                                                                                                           槐树
                                                                                                                                                      2012-3-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