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们将去那里雪训 (阅读803次)




我们将去那里雪训


1995年刚写诗的时候写过
确实的锯子已经不记得了
就是写女生厕所里居然有那么多女生
那么多女生的脸
装填口红的手
不秘密的
流血
从周一到周一
现在博客流传更多
比女厕更让我惊恐
鬼异
种种存在感的存在
不秘密的
流血

今天又看到
不只一次看到

山的前面是相机
3吋屏幕(我们数字的最新标准)
相机的前面(或说后面?)拍照人的背(或说脸?)
根据有限的光学认识我知道因为
镜头很小
一切都更紧密的压缩在一起
难以分开
所以这样便能感到更难以分离的
黏乎乎存在
我知道那座山里有很大一颗
天使的眼泪(他们真的这样叫这个湖)
 
所以这样便没有天使没有人
 
一切都难以分开黏糊糊滴非常

存在

树还没学会使用相机
它们还在冰雪中费劲,尽可能缓慢地弯腰
当我潜进结冰的树丛我听到帝雉和雾一起叫
悄悄的红
你在雾的外面说话:
「快点
快点展开雪训
不然来不及了」

拍了一张
又一张
把人和山装到一起:
3吋大的屏幕,28mm广角,数字消费机的最新标准
blogger不停流浪

装不下的山积着雪

我们就要到那里雪训
等着我们的:失温、冻伤、高山症、雪盲、脱水、晒伤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