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涌现》(34首) (阅读1158次)



 《2007年诗选:涌现》(三十四首)
 
前言
 
艾略特说,诗歌不是放纵感情,而是逃避感情;不是对个性的表现,而是对个性的逃避。只有那些具有个性和感情的人才知道这种逃避意味着什么。
把这句话作为前言。
所谓前言,就是前人说的话。
 
槐树
2012-3-5
 
 
 
□ 后面的人
 
1 正文
 
1月5日上午9点左右
高声喇叭重复着
后面的人,前排就坐
高声喇叭后面的人看着礼堂下面
零零散散坐在后面的人
凯泽坐在德国的煤气厂
我再说一遍,是男人和女人
 
2007/1/5
 
2 附件
 
2.1 上午,我才知道我的手机坏了。手机坏得很有戏剧性——铃声响了,我按键接听,我听见了对方的声音,而对方听不见我的声音。手机是昨天晚上坏的。妻子打过来,第一次不行,打第二次,接着打第三次。我不知道是我的手机出了故障,在第三次接听的时候,我很不耐烦地骂了一句。那一句,给妻子听得很清楚。回到家的时候,妻子开门,显得一脸不高兴。我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上午,几个电话过来,对方都听不见我的声音,于是,我才知道是我的手机坏了。
2.2 戏剧性表现出一种可能性。
2.3 凯泽是德国一名后现代主义戏剧家。
 
2007/10/31
 
 
 
□ 一双手和两只手
 
1 正文
 
一双手是这样的——
两个手掌合成碗状接水,把水浇到脸上
摩擦脸皮,头发
就着水池甩掉水
甩不掉的水,就留在毛巾上[1]
一只手是这样的——
墙上印着一只手,仿佛
一直想抓住什么[2]
还有一只手是这样的——
在冰冷的日出后的和煦里
一个婴儿,嫩如新草
把头或指尖
探到黄蜂太太的奶瓶外边来[3]
 
2007/1/5
 
2 附件
 
2.1 (1)摘自本人作品《手》。(2)摘自本人作品《墙上的手》。(3)摘自庞德的《比萨诗章》第八十三章。
2.2 实验,也是尝试。
 
2007/11/2
 
 
 
□ 无题
 
1 正文
 
四方形的桌子靠着窗子
窗子下边是一台取暖器
八块大小一样的金属片像手风琴
他上楼,推开门,倒在地上
脸部朝下
他嘟噜着——
“老兄,给我演奏”
房间仅剩一张桌子,桌子是铁桌子
上面放着一个铁杯子
 
2007/1/7
 
2 附件
 
2.1 一个人呆在房间的时候,我经常目测房间地面的长度、宽度和房间的高度。2米3高的房间太压抑,2米8高就开朗一点。我喜欢古皮屋的天井,可以通到天上。一个人呆在屋子里听音乐也不是一件惬意的玩法,但是,除了音乐之外,没有其他的活动,可能也只有听音乐了。
2.2 《无题》的名字改了几次。名字和作品本身有什么关联呢?一个人的名字和人本身有什么关联呢?一个符号而已。
2.3 “他”不是小说中的人物,所以,我只知道他喜欢说“老兄,给我演奏”,不需要更多的文字。
2.4 我的家乡传唱着一首民谣,前面好像是这样的:单身汉,好伤心,出去一把锁,回来一盏灯,灯望我,我望灯。小的时候,唱到“我望灯”就唱不下去了。
 
2007/11/2
 
 
 
□ 手指
 
1 正文
 
他坐在石头上
朝啄木鸟鸣叫的方向转动身子
他转动着灰色的眼珠
他看不见啄木鸟
他看见啄木鸟的影子在河上滑过
他扳着手指
像摸着空气中的数字
最后被他无数次扳动过的右手
湿漉漉地吊在他父亲的背后
开始是银白色的
接着食指弯曲了一下
中指也弯曲了一下
我盯着我的右手
使劲地捏了两下
 
2007/1/5
 
2 附件
 
2.1 墨曼是一部外国电影的小主人公,残障人。妈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死了,两个妹妹,奶奶还健在。爸爸是个矿工,一心想再找个媳妇。墨曼是爸爸再找媳妇的障碍。最后的事故,我不知道是爸爸有意的安排,还是他的疏忽。从电影的一些细节反应,前者是可能性更大。事故中,墨曼被淹死在急流的河水里。生命是那么的轻,仿佛器物落上的尘土,只需要另一只手,就可以轻轻地抚去。
2.2 银白色的手,与黑手对应。
2.3 感谢菩萨,保佑他们!感谢菩萨,我非常好!
 
2007/10/21
 
 
 
 
□ 弗里霍尔德镇
 
1 正文
 
一块重13盎司的陨石,2日晚上冲入纽约以南80公里处的弗里霍尔德镇的一所住宅
嵌在那栋房子二楼的,一堵墙上
那块陨石,被命名为“弗里霍尔德镇”
1盎司约30克
30克约一张报纸,13盎司,大约10多张报纸
现在,你也许知道“弗里霍尔德镇”,究竟有多大
 
2 附件
 
2.1 前面三行,是《参考消息》的一则短讯里的内容。我看到的时候,仿佛看到一副很神奇的画面。于是,对那个镇,也有很多猜想。
2.2 我感觉天文学、数学、物理学中有很多与诗相通的东西,不是猜想,是严密性和逻辑性的东西。
2.3 诗是发现。但是,这不是定义,也不是宣言,更不是公理。
 
2007/10/21
 
 
 
□ 在雪地上留影
 
1 正文
 
站在一棵梅花树的左边,我说
“等一等”,我往右边挪动了那么一点
大概一脚左右,我感觉跟梅花树形成了一种很紧密的关系
我说,“等一等”
我上下调节着视线,最后,我把视线固定在
正好看迎迎在另一棵树下踩着雪的位置
 
2007/1/21
 
2 附件
 
2.1 试着找了找那张照片,没有找到。
2.2 没有雪的紫园,声音聚集过来了,人都出来了,树叶一副飞扬的样子。我感觉下雪的紫园,是我和我的家人的紫园。
2.3 照片泛滥,就是纸片。我敬重照片留下的跨越时空,呈现“唯一性”的现场。轻视或者过分看重自己的照片的人,都是很自我的人。喜欢收集的人,是尊重自己,热爱历史的人。我喜欢黑白照片甚于喜欢彩色照片。所以,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就不用我自己说了。
 
2007/10/23
 
 
 
□ 静夜思
 
床上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
妈妈,我跟你背这首诗
诗是简而言之的意思
 
2007/1/21
 
 
 
□ 橙子
 
1 正文
 
“我知道,我也会有,像你一样变臃肿的时候
把上衣的纽扣开着,穿着
黑色的马夹
我也会坐在大厅的角落,抹着泪
绝对不发出声音,顺势
左手抻进上衣口袋,掏出
烟和打火机,重复地
点火,那个时间越长越像一个电影镜头
我也会瞅着一面墙,看着纵向拉出来的
裂缝,我也会,打开
多汁的内心
把虚幻的部分,丢给蚂蚁”
 
2007/2/4
 
2 评论
 
2.1 平生点评
如果说解释构成世界的意义,那诗就是另一个世界。对于解释系统的侵入,诗歌本身自有其免疫力。好比你面对这只多汁的橙子,关于它的植物学知识毫无作用。槐树的诗歌总给我奇妙的阅读享受,我选的这首虽然不是他最拿手的,却也是另一种“语言的偶遇”造成的结果,同样给读者新的体验。
  其实面对任何一首诗,解释不是显得多余,就是显得无用。至多在经验上有与作者瞬间相逢的一点快感。但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也常常是有趣的,就像你跟一个陌生的女子讨论感情问题,谈论你们各自的困惑,你们都不必为任何事情负责而生出不必要的担忧。也如同你对待文学这样的东西,首先需要的不是虔诚,而是心态和能力决定一切。这就像大学男生宿舍的夜间卧谈,话题永远是女人、女人、女人。至多改变一下:女朋友和女朋友他妈。虔诚只有意淫的时候才管用,而良好的心态和强大持续的能力才保管你成为夜间卧谈会的主角,而不是别人谈论话题时的注脚。文学艺术,无不是这样。
3.2 边子读诗
独到的视点,娴熟的表达。语言间转换的气息做到“大通畅”,甚至似有依赖某种“管道”下滑的嫌疑。这“管道”是一个人长期的“经验和实践”的结合。另外收尾显得机巧,在意外也在意中。
 
2007/3-4
 
 
 
□ 珞珈山上
 
树冠嫩绿
时间疏松
他说死亡无非是与所有的东西失去联系
他们爬到第一层
有三四个人坐在岩石上休憩
他们爬到第二层,一种蝉发出青蛙的叫声
在第三层,树木之间是“十八栋”古建筑群
他体验着在枯叶败枝上滑行
感觉非常有意思
 
2007/3/31
 
 
 
□ 无题
 
他离开那个病人,上双湖桥
桥下,白刁子鱼浮动,红鲤鱼臃肿
不锈钢雕塑反射着太阳光
那些健康的肺上没有阴影
放鹰台四周绿草如荫,风筝斜着爬向天空
他望着水那边的珞珈山,樱花不会为他开,也不会为他落
穿过水果湖,就到了珞狮路
去年的某一天,他坐在车里,从双湖桥到珞狮路
七八分钟如一瞬
 
2007/3/31
 
 
 
□ 游赤壁温泉
 
有时候,我希望自己是一条鱼,可以
长时间沉浸在水里,四肢张开
手脚摇摆,而不是起落
我希望自己是一条鱼
不是空气吹拂,而是冷水缠绕
像现在,另一个人像鱼一样游过来,带来
一阵水波荡漾
 
2007/4/1
 
 
 
□ 清明河
 
4月7日,河水很浅
两岸碧绿,仿佛手牵着手
风筝带动着阵阵欢笑
他们在河船上吃河蟹、鱼面、麻姑鱼
喝旱菜汤和关公酒
婴儿在摇壳中沉睡,河水停止流动
 
2007/4/9
 
 
 
□ 人工湖
 
樟树成行,褐色的泥土呼吸着阳光
下桥的人,身体后仰
树荫里的木板屋坐着唱歌的人
游客没有力气攀登,他们零散地坐在台阶上
留下合影相
朋友啊,无论我写什么
都不如某某把“到此一游”,写在百步塔的墙壁上
 
2007/4/9
 
 
 
□ 像闪电一样
 
早上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喂,我是陈军”
我停顿了一会,问他,“啊,你在哪里”
我的意思是说,他怎么出现了,并且想确认他是在哪个地方突然出现的
7年前,我和他在一起共事
一天,他走到我的面前说,“我要马上消失”
他的身材矮小,在我理解他话的意思的时候
他已经掏出一个圆椎形容器,从头套到脚
瞬间,他不见了,仿佛蒸发进入空气里
时间凝固,今天,我不得不接受,在北港村五公里之外的徐家棚
的确出现了一个叫陈军的人,他有真实的名字,模糊的嗓音
 
2007/4/11
 
 
 
□ P070413
 
1 正文
 
截止2006年底,围绕地球的太空悬浮着大约14000块垃圾碎片
2007年1月11日,增加1200块,增幅为8%
那些垃圾碎片是一些特殊的金属材料
部分能够吸收阳光,部分
反射阳光
它们在我的大脑里飘浮,有一个灿烂的背景
它们相互吸引,仿佛一种炎症,在我的大脑中
构成了一片阴影
那片阴影很久以前也许已经存在
直到2007年1月11日,我才知道,它们已经是15000多块
它们带着断裂之后痛苦的形状
 
2007/4/13
 
2 附件
 
2.1 下午,换了一个上网的“猫”,网速快了很多。科技给诗增加了一些新的元素,所以,现代化与诗是不矛盾的。
2.2 我甚至厌弃“风花雪月”,我喜欢科技带给我的冰凉的感觉。我们被什么包围着?
 
2007/10/23
 
 
 
□ 我的爷爷
 
1 正文
 
我的桌子和爷爷的桌子连在一起
爷爷的桌子关节松动,散发着檀木的香味儿
爷爷的桌子摆在我的桌子的右边,上面一直摆着一个陶瓷罐子
我的桌子上东西零乱,变化频繁
我的桌子和爷爷的桌子连在一起,拼成一个长方形
长方形的一半是第二个长方形,另一半是第三个长方形
第三个长方形是灰黑色
我不知道爷爷长的是什么样子,他也不知道
我是他的第四个孙子
我的桌子和爷爷的桌子连在一起
我感觉,我好像就靠着他的身体
 
2007/4/21
 
2 附件
 
2.1 用虚构叙述事实。
2.2 爷爷是我理解家族的一个迷。我写《我的爷爷》的前几天回家去了一趟。在家里,我跟父亲坐到深夜。父亲跟我描述了家族的五代人的结构图。那个草图还在我的一本专业书的首页。我担心哪一天父亲去世,我要抢救历史事实。
2.3 我的爷爷是个技艺并不高超的木匠,我的父亲转学泥匠,手艺不错。我的趣味里多少传承了一些匠气。那是我偶尔拿出来骄傲的东西。我也许是情不自禁写出了“我感觉,我好像就靠着他的身体”的句子。
 
3 评论
哈哈,最后一个很好玩啊。槐树行为,哈哈。这回不是“突然想到”的,是“突然写到”的,嘿嘿。
3.1 新的审美态度
古代(古典)诗歌讲究的大都是灵性,讲究“空”、“无”,所以自古以来人们基本都是从心和灵2个角度来欣赏诗歌,人们积累的审美惯性基本可以用一句俗话来概括“一首诗打动读者都是从心开始”。而槐树的诗所指向的是一种精确美、机械美,一种将细节放慢、缓解分解过程的诗学,就像一件器物的零部件从不同的角度来观看,所以诗歌的层次感非常强烈,是一种“去结果化”的审美态度。而这种对机械美的痴迷虽然部分营养源来自现代观念艺术以及现代艺术的其他分支,但我以为槐树的诗歌所呈现的画面感很大程度上又弥补了精确美所可能带开的枯燥感。这是一种新的综合能力。古代的山水画,水墨画,泼墨画,像古代诗歌一样,是这个国家古老的哲学的艺术载体,呈现的方式不同而已。这种对机械美的痴迷大的方面讲就是写作者对世界的一种审美认识,并且是自觉的;小的方面讲,又是将此认识灌注进自己的艺术追求中,进行新的可能性的实验和实践。所以槐树的诗歌呈现的画面感也是有别于传统诗歌(包括新诗以来的趋向)营造的画面感。如果说槐树开花的话,最好的题目就是:《槐树开花:甲、乙、丙、丁,卯》。卯,是“冒”的意思。我称之为新的审美态度,诗歌新的综合能力,而这必然在诗歌语言上有新的发现和亮点。
3.2 凉爽的游戏精神
艺术上的突破大多来自游戏的精神,因为游戏带来了开放、开阔和漠视已经建立的标准的探索精神,这其中就会自然发现新的可能性,也会带来一种明朗化的东西。游戏本身就是明朗化的,用之于艺术上,探索的精神就是勇往直前。
3.3 关注具体的事物,开掘新的经验
下面一段话是去年写的,现在还能用的上。“本雅明的《单行道》对日常事物的回归和介入是我们这个时代最缺乏的能力之一。它达到了现象学领域里的“回到事物本身”,给人以震撼的睿智感受,完全是从事物自身出发去发散,使事物和人的思维都直接地进入到深刻的轨道,无法不具备前瞻性。日常事物身上集结了当下时代的所有神经,忽略它或者说更多的是被它忽略和挟持,使我们始终处在混乱中,对社会的价值结构理不清头绪。”新的经验我觉得也是可以在语言中创造的,而并不拘泥于一种死板的现实主义的教条,一种社会化的简单直线思维。事在人为啊,天知道,哈哈。
 
(本贴由平生于2007年4月21日20:35:03在〖或者诗歌〗发表)
 
 
 
□ 后半生
 
1 正文
 
现在,我想喝茶的次数多一点,喝酒的次数少一点
我想喜悦多一点,愤怒少一点
我想寒冷的时间多一点,炎热的时间少一点
我想图像多一点,声音少一点
我想空白多一点,梦少一点
我想右边多一点,左边少一点
我想短缺的东西多一点,过剩的东西少一点
我想A多一点,B少一点
我想A再多一点,B再少一点,直到
A多了起来B少了下去
A持续多了起来,B持续少了下去,那时
我想,B应该多一点,A应该少一点
我想所有的人都是容易反复的,我也是容易反复的
 
2007/4/30
 
2 附件
 
2.1 有时候,一个题目能够使一堆语言起死回生。在使用“后半生”之前,我一直在改这个东西。在此之前,用过哪几个题目,现在我也不记得了。我把题目确定后,内容也不想改了。
2.2 我很少用“诉说”的方式写诗,偶尔写一个,还觉得不错。但是,那并不能坚定我用诉说的方式一直写下去。它跟我的性格不符。
2.3 对这个东西,我已经没什么要说的。在此,要感谢阿吾跟它写的一个短评。
 
2007/10/15
 
3 评论
 
  《后半生》以平和的语气,讲自己琐碎的要求,从具体到抽象再到具体,没用一个变形的意象,却通篇充满诗意和入世后超脱的哲学。
    槐树的这首诗把不变形诗引向了一个新的领域。如果是我写这些句子,我会把它们排成25行,他排成了13行,这证明他已有自己成熟的节奏。不变形诗除了反对意象,还强调人与物的平行对等关系。在我早期的作品中多有机械的痕迹,《后半生》表明机械是完全可以克服的。表面上,A和B很机械,诗人却把它们处理得情理景三者交融。这是槐树对诗歌语言的贡献。
    《后半生》的美学趋向同样令人玩味。为什么多?为什么少?既不是正统的,也不是非正统的,是槐树个人的。这是21世纪某个东方诗人集体新意识的个人化写照。
以上是我5月3日在《或者》诗歌网站上读了槐树的新作《后半生》后写下的回帖。槐树,网名第五棵槐树,1970年代生人,现在武汉某大学任教。
 
2007年5月
 
(转自阿吾博客)
 
 
 
□ 通往虚无之路
 
倾斜的玻璃表面挂着水滴,水还在继续滴
水滴的重量超过玻璃与水滴的摩擦阻力,于是看见
水滴在倾斜的玻璃表面先是一个点,后来变成一条线
线条是毛毛的,一会儿
线条下滑的那一端停下来,而上端的水在继续增加
线条变得饱满,直到
凝聚的水量一部分继续下滑,方向往左偏移
一部分向右,形成另一条分支
两根线条在下滑过程中与其他水滴聚集
接着分蘖,形成更多的分支
仿佛一棵倒立的树
 
2007/4/30
 
 
 
□ 5月4日,听白度母心咒
 
1 正文
 
5月4日下午4点30,我起床,一个人坐在房间
四周寂静,我播放白度母心咒,一首6分43秒的佛教歌曲
播放器的音量100%,巨大的响声使我震惊
我把音量调低到89%,再调低到64%
再调低到54%,直到
11%,白度母的声音似乎在很远的地方,又似乎变成光线
照进我的内心,我把音量再调低到几乎1%
我想保留那么一点声音,我想持续地保留那么一点声音
6分43秒,在那么长的时间里,我想
她会停留在我的身体里,她会慢慢变大
我不会马上变得很胖,马上死亡
 
2007/5/4
 
2 附件
 
2.1 再次说明,我不是要创造一种文本。
2.2 如果把2007年的东西筛选一遍,我会毫不犹豫把《5月4日,听白度母心咒》,以及类似的几个东西留下来。
2.3 如果说“笨拙”和“精确”是它们的特点的话,我认为那只是一种表面,我更看重的是自己的一种心态。
2.4 前几天买了一本以色列人耶胡达·阿米亥的诗集《开·闭·开》。虽然很早知道,很多人对他推崇倍至,我还是迟迟没有完整地看过他一个作品。现在也还是没看过。我买下那本诗集,一是因为它是阿米亥的最后一本诗集。他好像出版过很多本诗集。二是我翻开那本诗集,感觉他的诗的格式比较自由。我想,一个写了几十年诗歌的人,到最后应该对诗歌的看法已经是非常的模糊,所以,即使在格式上,也表现出了十分的自由。我买那本诗集,其实是想确认一个老诗人的写作态度,或者说是想确认他对诗歌和生活的态度。他的诗艺是其次。几天来,事实是我真的一点都不喜欢他的作品,但是,我感觉他是一个不错的人。至少在他晚年,他对诗歌创作已经没有什么益处,但也没有什么害处。
 
2007/10/14
 
 
 
□ 步行街
 
1 正文
 
我和很多人一起,在步行街步行
他们中间一部分人面对着我,一部分人面背着我
那些先前面对着我的人,后来变成面背着我的人
那些先前面背着我的人,后来变成面对着我的人
后来,我登上一栋房子的电梯,他们还在继续步行
先前面对着面的两个人,后来变成面背着面的两个人
我从楼房里下来,继续沿着刚刚走过的路朝回走
我的周围,还是有很多人
他们中间一部分人面对着我,一部分人面背着我
我改变步行的速度,或者站在原地不动
先前面对着我的人,后来变成面背着我的人
先前面背着我的人,后来变成面对着我的人
我走在步行街上,我和所有走在步行街上的人一样
我和他们都是慕名坐车过来,在步行街体验步行
 
2007/4/28
 
2 附件
 
2.1 4月份与阿吾的一次见面,使我坚定了《步行街》的写作倾向。它的最后定稿,也是在阿吾的建议下完成的。
2.2 虽然《步行街》在诗歌论坛上贴出后,几乎是一片否定的声音,但是,那丝毫没有减弱我个人对它的喜爱。每个人的喜爱不同,是不可以牵强的。我认为它的存在,就像我在它的字句间的存在一样,是实在和抽象的统一,是虚构和事实的统一,也是艺术和生活的统一。
2.3 人与人,人与世界的关系不过如此。推崇体验是假的,单一的体验是真的。
2.4 我不是强调叙述方式,我要表达的东西,已经是非用叙述不可。我要表达的东西,不是其他人要表达的东西。不要强调表达的方式,因为,表达的对象和表达的范围本来就不一样。
 
2007/10/14
 
 
 
 
□ 暗室
 
房间里一个人说
黑不是一种颜色
另一个人接着说
有光才有颜色
第三个人补充说
黑就是没有光
更多的人沉默着
房子里好像坐着很多人
他们是非常密集的物体
他们把房间的光都吸进去了
房间之外还不停有人进来
他们在不断地加深房间的黑暗
 
2007/5/22
 
 
 
□ 喜欢
 
1 正文
 
我喜欢瓶子不装着东西
我喜欢瓶子各种摆放的方式
很多瓶子摆在一起给我一种重复机械的印象
我喜欢看一个空旷的房间和一个空瓶子在一起
我喜欢摆在一个瓶子旁边的空瓶子
我喜欢看见空瓶子周围明亮的光线
我喜欢在看不见的地方放一个属于我的瓶子
我喜欢一个瓶子装着另一个瓶子
瓶子之间隔着液体
我喜欢瓶子在一个封闭的空间是完整的
或者是破碎的
我喜欢把秘密都装在瓶子里
一段时间之后
秘密变成空气
 
2 附件
 
2.1 小的时候,一个玻璃瓶就是一个珍贵的玩具。那时候,我是多么希望得到一个打完点滴废弃了的玻璃瓶啊!直到现在,我看到小巧的玻璃瓶,我都舍不得丢弃。所以,在我的房间的书柜上,还经常摆着几个玻璃瓶子。
2.2 10月19日,把5月24日的那一稿修改了一次,好像心里踏实了一点。最后补充附件,然后准备去睡。
2.3 这是2012年3月4日的一稿,是根据07年10月19日的附件的一段改写的。
 
2007/10/19-2012/3/4
 
 
 
□ 无题
 
1 正文
 
窗户的一边是天空
白云逐渐下沉
屋顶上的鸟向低处飞
窗户的另一边
一把椅子比窗户低
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看白云下沉
鸟向低处飞
那个人有一颗
向下的心
 
2007/6/1
 
2 附件
 
2.1 一天下午,可能有无数个那样的下午,我坐在房间里,一个人变得惆怅起来。没有什么原因。惆怅来了,就享受惆怅吧!像我这样的人只能用笔记录一种情绪,那也就算享受了。
2.2 我现在都不知道“生命的本质”是什么。在健康的时候,就快乐的活着。在苦难降临的时候,也得痛苦地活着。有什么是超越生命本身之外生命本质呢?我的诗歌跟所谓的“生命的本质”无关。
2.3 《无题(下午七点)》在两个论坛贴过,有几个喜欢。我个人感觉一般。
2.4 周三、四课程较多,其他的事也积压到现在,没有多的时间,就写一个,也算跟自己交差。
 
2007/10/18
 
 
 
□ 鸟
 
从纸上剪下一只鸟,贴在墙上
乳胶漆刷过的墙面像一片白色的天空
再剪下一棵树
贴在鸟的下面
树木郁郁葱葱,好像海绵
能够吸收鸟的欢叫
天空辽阔
没有太阳
只有房顶的灯光
 
2007/6/5
 
 
 
□ 无题070626
 
1 正文
 
他站在一块地势稍高的位置,大声喊道,“安静”
七八十个人里面,挨在他周围的十几个人像受了惊吓似地
那十几个人抬头,看着他的脸
一个人匆忙跑过来,递给他一个扩音器
他把那个喇叭筒有盘子大的扩音器挡着脸
那十几个人看着喇叭筒,“大家安静”
声音从扩音器里发出来,振动了更远的空气
另外的二十几个人也抬起头,看着扩音器的喇叭筒
其余的人还是四个五个地扎成堆,像安静的水果架
他说,“我先自我介绍一下——”
三十几个人开始去看扩音器后面的那张脸,那张脸就一直被喇叭筒挡着
好像他的脸就是一个喇叭筒,搁置在一双敦实的肩膀上
 
2007/6/26
 
2 附件
 
2.1 把诗从所谓的诗意中抽离,还原于日常生活之中。
2.2 农业文明和工业文明在诗的“灵魂”上打下了两种烙印。昨天晚上,和朋友聊到唐诗,我说,学习唐诗可以炼句,对白话诗的结构性和逻辑性,几乎毫无帮助。我不是强调逻辑性,我是说现代生活的复杂性。
2.3 《无题070626》的场景,看似具象,实是抽象。日常不是平常。
 
2007/10/20
 
 
 
□ 南普陀寺
 
1 正文
 
下午3点
下着小雨
地面越来越潮湿
香纸烟云袅袅
游人穿动
我置身于另一个世界
将心比心
 
2007/8/21
 
2 附件
 
2.1 附件是对正文的“主动申辩”,有时是“主动交械”。
2.2 南普陀寺在厦门岛的五老峰下。始建于唐代。寺内有天王殿、大雄宝殿、大悲殿,建筑雄伟,香火鼎盛。藏经阁藏有经典、佛像、宋代铜钟、古书等。明万历年间血书《妙法莲花经》和何朝宗名作白瓷观音非常出名。寺宇题刻众多,著名的有明万历陈第、沈有容题名石刻和清乾隆御制碑。寺后崖壁“佛”字石刻,高一丈四尺,宽一丈。寺后五峰屏立,松竹翠郁,岩壑幽美。登峰远眺,山风海涛,尽在眼底。
 
2007/10/20
 
 
 
□ 再游鼓浪屿
 
早上六点
游人稀少
清冷的石阶上还响着前天的脚步声
我的身体被绿荫掩映
钢琴上看不见手指
水泥回廊爬上海面
站在海边的人打开一个透明的塑料袋
仿佛还是在旧上海
猫子爬上树杆
弯曲的屋檐
狭窄的庭院
 
2007/8/23
 
 
 
□ 从鼓浪屿到厦门岛
 
1 正文
 
路灯照着灯杆
狗子叫了两声
我在鹭江之上
小岛看着大岛
 
2007/9/4
 
2 附件
 
2.1 一个人在外是寂寞的。七、八月,两次去厦门。那是我第二次去那个城市。鼓浪屿也是第二次上去。与六年前相比,岛上变化不大,而我的工作和生活境况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此次游鼓浪屿,是不带其他条件地游玩。下午上岛,一路步行,很快就到傍晚。在岛上的曲窄小路人迹稀少,山腰树木幽深,窗户里透出灯光,赤裸着上身的男人一个人独自喝茶。我有些不愿离去。但是,我的客栈在厦门岛。最后,乘上渡船,江上灯光摇晃,对面更是灯火辉煌。
2.2 说实在的,我自己不喜欢《从鼓浪屿到厦门岛》。我不自觉在投一些人所好,追求所谓“空白”和“张力”。那是否是一些人语言基础功夫太差的托辞和借口?现在还有很多人不断地推崇唐诗。那怎么说也只是汉语发展到某一个阶段的一种语言艺术,缺点和局限性是不言而喻的。为什么推崇,我认为是跟自己找一个下台的梯子,或者是跟自己树不杆“不倒”的旗帜。
2.3 投人所好的,我不会再写第二个。
 
2007/10/14
 
 
 
□ 隔壁
 
1 正文
 
好像是昨天,其实是多年以前
灯光很亮,虽然整个屋子就点着一盏油灯
右边下手坐着A,那时候他已经很瘦
上手坐着B,她很小时候是童养媳
左边下手并排着两把椅子,经常坐的是C和D
他们两个是叔伯兄弟,C是B的大儿子,A是C的远房姪子
左边上手还有一把靠椅,有时是我的母亲坐在那里
我蹲在母亲怀里,一直是半睡半醒
先是右边上手的那把椅子空下来了,后来是
A的椅子往上移动了一下位置,每天搁着一个盆子
从此以后,整个屋子就坐着C
他还是坐在左边的下手,也有时坐在左边的上手
他看着对面两个空出来的位置,感叹人越来越少
 
2007/10/12
 
2 附件
2.1 03年尝试着把一个东西写出来后,在后面说一点关于“写作背景”,或“写作感想”之类的东西。因为,一个东西写出来后,就作者而言,实在是还有一些东西要表达,但是,作品已经是一个相对自足的东西了。怎么办?所以,我想尝试着做一点“作品后”的东西。我想,就算一种玩法罢。
2.2 《隔壁》是几天前转入脑袋的一幅图画,那是我儿时经常身临其境的一个场景。那个场景已经再不可能有了,图画中的人大都已经衰老,我也开始老去。我突然意识到,我现在的居所,也会像那间屋子,多少年后也会老去。这是不是一种对死的焦虑呢?
2.3 关于《隔壁》,就到此为止。
 
2007/10/13
 
 
 
□ 蓝蓝的天空
 
1 正文
 
第一个人站在路边
仰头看着上面
第二个人走在第一个人的后面
他看到了前面的人
然后仰头看
第一个人看着的方位
第三个人坐在车子靠窗的位子上
他伸出头
看路边两个人正在看着什么
他仰头首先看到的是一顶树冠
在树冠之上
是一道很长的屋檐
屋檐之上
是被屋檐分割的倾斜的天空
天空蓝蓝的
蓝蓝的天空看不见一丝白云
 
2007/11/15
 
2 附件
 
2.1 昨晚,从雄楚大街一路走到北港村,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在单位回来,有些累,我头脑开始模糊。大概是工作之后,感觉到了一种轻松。珞狮北路灯光通明。我想到几个人的一种行为,那种行为跟我对诗的感觉比较切合。在路上,我跟自己说,成了。快到家的时候,看到妻子。我跟妻子说,我刚才有了一个东西。妻子说,我喜欢前面的那种东西。我说,那种东西可能很早就应该被人写过了。如果被人写过了,那多没意思啊。
2.2 它算不上是什么奇异的东西,甚至可以说,它太一般了,一般得每个人都可以这样写。因为,每个人可能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和感觉。
2.3 感谢上天使我感受到了一段段美好的闲暇时光。
 
2007/11/16
 
 
 
□ 上楼梯
 
1 正文
 
第1步,第2步
第3步,第4步
第5步,第6步,第7步
她的脚抬了一下,踩着的是与第7步台阶在同一个水平面上的楼板
她继续往前迈步,前面是一个阳台
阳台连着外面,从阳台上往下看是一片水面
楼房背后是一座山顶
她站在绿水青山之间,形成一个中点
我坐在一楼的大厅,喝着她喝过的矿泉水,我像取消订单一样取消了
一场7点5级地震
 
2007/12/6
 
2 附件
 
2.1 如果你读到它,我提示你应该倾心关注那七步上楼梯的动作。它的另一个名字是《七步诗》。
2.2 最近几天,我一直在怀念2007年的夏天。我畏惧像夏天一样的天气。
2.3 冬天适合读小说。它不是故事,只是持续着一种对故事的热爱。
 
2007/12/8
 
 
 
□ 预备
 
睁开眼睛,先睁开左眼,再睁开右眼,或者
左右在瞬间同时睁开
预备第一束光线点亮视线,多么好
眼前的一切跟过去都不一样
穿上深色的内衣,套上外套
裤子拉上一点,拉链一起拉上
袜子都是黑色的,选择一双相对平整一点的
预备喜欢你的人看见你,你还是老样子
预备一句问候的话,或者预备表情严肃
 
洗刷牙齿,在坚硬的部位多次重复,柔软的部位已经腐烂
手巾用力摩擦眼角,生出皱纹的地方容易藏匿污垢
把头发淋湿,预备疏理
预备在脸颊上涂一点面霜,皮肤越来越黑了
在座便器上蹲十分钟,如果是晚上,一刻钟更惬意一点
掏空身体,吐故纳新
“时间到了”
折叠着卫生纸,预备丢弃它们
鞋子用水擦了一遍,走了两步,一起合作了大半年的两只鞋
像一对夫妻,预备终止协议
“时间过了”
门关着的,预备被一双手打开,电梯停在“1”上,预备
按序停在12个数字上
 
走在路上,左脚迈出,预备着右脚跟着迈出
预备跌倒后,快速爬起
树枝越来越枝繁叶茂,草伸到路中心
预备着水分,预备到冬天
预备园丁的剪刀快速地修理
手机二十四小时开着,电力不足及时充满
耳朵二十四小时开着,一段时间就定时掏一掏
预备接收外地的喜讯或者噩耗
预备着眼泪,预备着喜悦和悲伤
 
沿着一条直线,跨越一个点,再跨越下一个点
在拐弯处放慢速度,在交叉口左右张望
在路的一边计算时间,瞅准时机
预备挽救自己,预备牺牲
预备跟家人留张条子
预备一个硬币搭上一辆班车,预备生命延续
像那些早起的老人,在小区门口锻炼身体
 
车子没有空的座位,走廊上已经站着几个人
坐着的人还做着梦,站着的人看上去都挺新鲜
车子像上了发条的时钟
“下一站,幸福村”
预备在幸福村的下一站下车,预备给他人挪出空位
预备抓到一只手,预备脚下踩着不明的包裹
预备在创造幸福的道路上永垂不朽
 
2007/12/9
 
 
 
□ 致小白兔
 
1 正文
 
地板上
小白兔很白
红萝卜很红
小白兔吃着红萝卜
红萝卜的红越来越小
后来消失了
地板上
只剩小白兔的白
那团白
能够自由伸缩
后来越变越大
像一块空白
 
2007/12/14
 
2 附件
 
2.1 那是2003年的事。买来的小兔子几天后就死了。迎迎从幼儿园回来就去找小兔子,我说,小兔子被兔妈妈带走了。
2.2 我看着小兔子挣扎着死去,直到身体僵硬。
 
 
 
□ 他们
 
在QS,我一直不能原谅小H和老Q
在Z,我一直不能原谅W
在K,我一直不能原谅老L
在QG,我一直不能原谅C
现在我在HX,我越来越不喜欢老N
我不能原谅的人越来越多
前些时,我一直在想,我应不应该原谅他
今夜,在回家的路上,我一个人走着
像飘在空气中的塑料袋
我的手上拿着几片杨树叶,我想
我应该尝试着原谅老N
连同小H、老Q、W、老L、C
今夜,我看到一栋房屋的影子,我原谅了他们
从此以后,我和他们没有丝毫关系
 
2007/12/17
 
 
 
后记
 
2007年是写得比较多的一年。删减后,留下了34首。我不想对每个留下来的一一说明理由,但是理由肯定是有。
用“涌现”作为年度标题,一直使我激动,直到现在。这也许是这一年写得多的原因之一吧!
这一年,和阿吾见面,是我值得记录的一个个人事件。很多被删减的东西,可以整理成一些日记。那应该是有些意思的。
 
 
槐树
2012-3-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