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七首(2月) (阅读901次)



【大雾弥漫】
 
机场和高速公路关闭
飞机和汽车停下来
即使汽油还在钢铁内部燃烧
这说明不了什么
没有人在大雾里迷失
外出时,他们甚至
懒得抬头看看天空
这让我发现了秘密
大雾迷漫,这是障眼法
隔壁的刘大妈也这么说
这是开春之后
最为常见的迹象
 
【洗澡歌】
 
三天不洗澡比猪还脏
五天不洗澡不如一条狗
洗澡时我常这么想
这么想的时候
我就往身上多抹一遍香皂
重新冲洗一遍赤裸的身体
但我觉得还是脏
恨不得扒开皮肉
翻出心肺和肠胃
我试想过往喉咙里插入高压水管
这好比服毒的人在医院里洗肠胃
但我发现,洗过肠胃的人
未必干净,甚至更脏
我不得不放弃
也不得不屈服:没有谁能洗得干净
这自慰的话我说过无数遍
但不管用——
这注定的一辈子的脏,难以洗净
 
【老柳】
 
一枝细柳,在清末
一场清冷的春雨中
插下去,在民国
隆隆的枪炮声中
扎下根,再到万缕丝绦
飘曳在共和国的戏台上
锣鼓响,铙钹闹
物不是,人亦非
挑花懒得笑春风
唯有老柳不移步
一站百年
岁岁吐新绿
年年长新枝
所谓老树成精莫过如此
 
【赌徒】
 
你半边峨眉是半壁江山
那么,我的额头
必是我一个人的江湖
你壁立千仞
我说到春江水暖
我夜来风雨
你说起煮酒驱寒
唯一秘而不宣的
是你我早已把赌注
押在旋转的轮盘上
 
【地球上】
 
昨晚,我梦到了
两只饱满硕大的乳房
一只是北半球
一只是南半球
北半球毁于一旦
站在南极上
或者说,站在
残存的另一半地球上
我还是一只
快乐的小企鹅
 
【守护阴茎】
 
还乡的道路险且阻
兄弟,你怕窃贼
但更怕阴茎萎缩退化
尾巴已经消失
屁股上,能摸到的
仅是几块细碎的尾骨
兄弟,唯有你
把戒指戴在阴茎上
你身体力行
用金属框住阴茎
以实际行动守住
一个男人最后的根底
即使头顶王冠
十指戴满戒指
若阴茎失去
那也是阉割的太监
扯着鸭公嗓
空翘兰花指
 
【祭奠贴】
 
新春的炮竹还没停息
炸开的纸屑被送上高空
落在屋顶和树桠上
小雨从年前下到年后
像撒开的网,道路泥泞
没有鱼可漏网
包括空中的鸟
门前的榆树刚冒新芽
棉衣还在身上。但立春已过
她迎来了她的第八十个春天
八十个春天呀
多么庞大的数字!
在殡仪馆,我看到了
她那张安详的脸
当她被推出焚烧炉
那一小堆灰白色的骨殖
在这个咋暖还寒的午后
渐渐冷却
当铁锹挖开
松软潮湿的泥土——
那不是一块块
纯粹的泥块
它们内部盘杂着
一条条新鲜的根茎
当它们重新归位
回填那深挖的坑
几场春雨过后
这些草茎将在这个春天长出来
而埋下去的骨头
在根部簇拥着……是的
这个初春,我见证了
一个老人的死
是多么的彻底和干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