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1月17日,怀念一个人 (阅读1014次)



突然就七年了。七年的痒,七年的痛,
足以让美满的婚姻支离破碎,让华美归于平淡,
但对于逝者,七年,仿佛只眨了个眼。
更漫长的二十二年,也仿佛只眨了个眼。
我记得你的音容,和广场一起,停在了那个瞬间。
但我真的模糊了七年前的记忆:你离去时,
是晴天还是阴雨,是否格外寒冷
有没有雪落下来,雪落黄河静无声——它只白了
你独自的世界。逼仄的灵堂,在一条逼仄的巷子里,
来去匆匆的人影,不说话,不哭泣,
他们放下白色的花儿,鞠躬,祝福你一路走好。
更多的人,并没有因你的离去,
而有片刻停顿,他们继续把火种埋进土里,他们继续
把梦埋进土里,他们继续把谎言埋进土里,
他们继续把自己埋进土里。
你知道这一切,但你已离去。
真的,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放下自己,放下生,和死,
也不是所有的生死,都来于尘而归于尘。
七年后的今天,我路经空旷的广场,想起今天是你的祭日
心里竟生出源源的暖意来。
但我只想了你一秒钟,你知道的,我的身外
是轰隆隆的长安街,是灰霾紧锁的冬天,我只能看清
一百米之内。百米之外,世界等于一座废墟,
但作为一个诗人,我拒绝罗列心中的悲伤去怀念你,
也拒绝被灰尘蒙着近视的眼睛。
你死了七年,但我们活着——不是替你活着。
我写诗,不是为怀念,也不是替所有的人写诗。
                            2012.01.17晚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