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去国之诗:闻作家余杰移居美国 (阅读1425次)



你去国后,不会有洪水滔天,
不会六月飞雪,蝗灾接着干旱。
在这个国度,自由在法典里睡觉。
在舌头上开花。它不是衣服,给你体面和温暖。
也不是阳光,照在想照的地方。
甚至不是污染的空气,
让你苟延残喘。坟墓之火在地下蔓延,
我看见了骨头幽蓝的闪电,
那些面朝黄土的农人,
听到飞机的轰鸣,只抬了抬头,继续用光辉的种子
照亮一日三餐的生活。
而谁想你继续呆下来,继续被锁紧嘴唇,
谁目送你离开,去另一个陌生国度。
那些恐惧你的人不会心生怜悯,
如果你乘坐的飞机跌下来,他们也许会带着鲜花
去清理现场,祭奠,或诅咒,
作为一个诗人,我从纸上站起来,
用文字为你送行,用窗外阴郁的天空,轰隆隆的街道,
用被冻僵的手指。
我想你并非心如死灰了——
“只有灰烬知道被烧毁意味着什么。”只有雪知道死亡,
知道死亡和冬天的关系。而我们继续呆下来,
至少我还有一个完整的白昼和夜晚,
如果这时有杂沓的脚步响起,
我会走进卫生间,对着镜子,整理好邋遢的自己。
       2012.01.11凌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