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明器;暗器 (阅读903次)



明器;暗器
 


睡了犹不放开
最贴身的

横跨木、石、铁、青铜、电器五大时区
这武器长青

最青

我还没睡
听见吗?我身上游走几重呼吸

两样武器挤压、放开
裂隙的呼吸浅浅深深

斑马呼噜呼噜喝水
水弄乱斑马的文弄乱

我喜欢凝视这双重混乱
不想错过藏在斑马皮肉下真斑马

可我的凝视总不持久
我的武器有时反对我像所有天下武器一般

不能驯服
美又带种

我该叫它们什么
我的矛、盾?

这武器最青

有时两个一致对外同心同德
街头醉汉国际罪犯宅男宅女熟女烂男

这繁花似锦这秋水时至这幸福围城

这随手扔来的脂肪球糖塔
淀粉战舰蛋白质航天飞机

出得去就是一块肩膀
出得去就是半条胳臂

带皮的毛毛腿
多汁的头

拉萨路

转蛋

我的矛和盾阴阴险险
多棱多角合作无间各养小鬼无数

扫将过去打成一片


收进坛里酿酒

一喝就露出尾巴
那是因为――你 听 清 楚 了――刚好姑娘我今天酒量不好

得儿当~~~得儿当~~~

绕着我的歪尾巴转
两样武器彼此包围

圈住天空全黑

天空里好冷的云
天空里好冷的鸟

星星很硬,彩虹很僵

我拉紧被子
呼呼大睡

你冷醒了
醒得像最后那个1

那个
我的武器所伤的今天最后一个人类

别抱怨啦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