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1年诗存 (阅读1714次)



写作
 
 
必须闭上或睁开眼睛
必须打开或永久拘禁
身体。养气,练习在水底呼吸
如果可有可无,一定是
可以无。必须承受
技艺漫长的苦役,在幽暗的
角落打磨命运的
矛和盾。必须经受虚荣的
诱惑和烘烤——
那最后出现之物,不过是自由
 
 
 
论过得去
 
生活充满了痛苦、孤独和折磨——而且总是那么快就结束了。
——伍迪•艾伦
 
 
有什么过不去的有多少行尸
走肉难道你找到了自己的
绝对如永恒的爱人
事实上你不过遭遇了一个骗子或
一个并不反对一夫多妻制的人而你
长期生活在童话里你需要
一个绝对之物你抓住了
你不放手,或者随时可以
随之而去为之殉葬
你用心造的幻影
装饰它如用小小的水晶灯装饰圣诞树
节日过后一地的纸屑
只剩下痛苦的时间
每分每秒都是地狱的火焰
一个人在你心中腐烂
一个挥之不去的人
感情从无逻辑感情自负盈亏
自愿赔本但你内心翻腾着
耻辱和绝望的黑色波浪
一代代人类永远不会腻味的情感故事
如此而已所以在他人的鼓动下
你咬着牙你出了门你看了大海
你回到家一切都白费
爱情已成习惯如内分泌
幻影不依不饶
以泪洗面生命开始倒计时
日子成为刑期所有的文字成为遗书
怀抱玉石俱焚的心情
深夜独自复习爱情的小路
循环播放已被颠倒的海誓山盟
拒绝幽默拒绝和解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终于被自己感动终于被虚无诱惑
死亡多么宁静死亡多么安祥
你不走了你走不动了
你决定到此为止
于是救护车一路闪着红灯飞奔而来
复活于急诊复活于医术复活于亲情
复活于我们伟大的荒谬时代
疲倦不堪的老医生扶了扶鼻梁上下垂的眼镜
和蔼地问:“下一个?”
 
(2011年)
 
 
论不朽
——昨晚得刘、梁教授赠书,其著颇类新世纪湖北文学史。席间说笑,今记之。
 
 
诸位,进入这本书就进入文学史了吗?
进入文学史就不朽了吗?
诸位,这是多么令人激动的事情
——活着而得知自己已经不朽。
 
天才的伍迪•艾伦并不这么想。
他说:我可不想不朽我只想不死。
假如你死了,以你的名字
命名一条大街对你的新陈代谢有什么帮助吗?
 
 
论处世
 
 
不可得罪小人设若捅了他的马蜂窝请迅速摆脱
不可曲意逢迎身在屋檐并非不可保持尊严
不可张狂,不可苟且
不可以怨报德
背叛、轻慢、冷嘲热讽并非不可接受
不可敏感,更不可麻木
至爱之人偶尔也会显露不可理解的势利眼
至善至美固然不可苟得
却也因此尤其值得为之殚精毕力
 
 
无题
 
 
真是深不可测呵你不知道
如何小心翼翼才能避免
碰到他人心上那一根倒刺
有时,抚摩也是
一种伤害。记忆
原是一道日久弥新的伤口
十三岁以后
不再懂得幸福的含义
三十岁开始,必须重新定义爱情
开设一座梦工厂
天空一无所有,所以无所不有
 
 
阁楼里的哲学家
 
不要哭,不要笑,只要理解。
——斯宾诺莎
 
 
有一本书,书名如是
民国时的海归黎烈文曾经翻译
哲学无非一锅调制问题的汤
够好的话,外加一勺
哲学家个人体验的盐
多少次我落寞在武汉的书城 
满眼都是金碧辉煌的垃圾
和放一把野火的冲动
无限厌倦地回到我的阁楼里
研磨一点必要的清高
从来就只有一个时代
一个斯文扫地的时代,或许
除了希腊,遥远、古典的希腊
 
 
木心先生
 
艺术广大,是以占有一个人。
——木心
 
 
木心先生大器晚成
事实上仅仅是因为我们知道得太迟
江南的流水,异域的风物
一个艺术的信徒
自我流放于世界广大而陈旧的美
叶落归根,最后死一个我们向往的死
 
 
与一匹狼狗对视
 
 
猛犬证。爆发户
内心难以安慰的不安全感
它徘徊在幸福大街
路边的香樟树,半径一米的自由
铁链与狗粮保证的忠诚
 
在我眼中,这畜生
道德不如狗,野性不如狼
仰赖于两头讨好的生存哲学
在它眼里,我,一个居心叵测的路人
来历不明,气味陌生
 
宽广而匆忙的幸福大街
凋敝而冷漠的香樟树
对视。片刻。陌生和陌生互相打量
敌意和恐惧彼此撞击
火星散落提早降临的黄昏
 
 
大海
 
 
我热爱大海,它象征了永恒博大的精神。
在精神的海洋穷尽一生是多么幸福!
虽然太多的人并不这样认为也无法理解
并因此一直生活在远离大海的角落。
 
我选择了诗歌。我为它深邃迷人的光芒
所征服,至今仍在诗歌所属的
那层海面漂泊,像一个辛勤的渔夫
成年累月的打捞赋予我内心无限的收获。
 
我也目睹了太多诗人的命运;但命运
并未垂青于我。我也无意成为未来某个
为人打捞的目标。但我时常感到一种幸福——
我不是大海而我的生命已化作水滴融入了大海。
 
 
发现 
 
 
有一天
你发现你插翅难飞
你被一群世故的人包围
他们是氮,构成空气的主要成分
他们是塑料,不导电
在你出生之前他们就已包围了你
在你出生之后他们驯养你
所以他们有权将你拿下
但种种声音
你姨妈的你同学的你笔友的声音
无不提示着你
他们不坏他们都是为了你好
他们性格温和他们持家有方
他们勤勤恳恳他们没有不良记录
于是,道德判断代替了价值判断
于是世界无处不好人世界无处不真理
你终于倒向他们一边但你无法原谅你自己
 
 
 
蚯蚓传
 
 
他生于土
他吃土
他经过土
他经过……
 
 
 
早晨的分行 
 
 
愚人总是要将自己弄成一个笑话 
无能之辈总有一件事他会干成
活着,迟早你会听到失道者败北的消息
 
我从未这样平静:要来的来,要去的去
当太阳升起,我对自己说——
世界是他们的,就算是吧,但我也看见过日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