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天边忧思绽放,落花有词语迎接 (阅读2044次)



 天边忧思绽放,落花有词语迎接
                ——感受戴小栋诗歌中的精神力量
                                
 
    在深入自我,探寻精神实质这条路上,戴小栋所选择的是通过诗歌。诗歌,是被新意驱动的创作,精神的外延在创作中得到无限扩大。在空气隔壁,被灵魂雕刻的语言,试着发出最有力量的声音。在他的诗歌中,词语,穿过了他内心忧郁的景色,其张力和强度,紧密连接着他的情感和艺术个性。
    生命暗处,或许,恰好适合灵魂栖息。在一个努力使真理面对面的空间里,思维的枝蔓常常缠绕着忧郁,继而获得了更大的突破。突破生命好奇而进入又一个全新的世界,这就是诗人要通过语言去充盈的精神世界。
    是的,小栋就是要通过诗歌写作,来打开自己精神的日月之城。当身体在远离通俗的移动中,他对生命的珍惜,已经从生活的磨损中醒悟过来。他的真诚和爱,经过沉淀之后更加真实。这样的生命轨迹,对于小栋来说,也许是通过诗歌写作才尽快清晰起来的。
   在小栋的诗歌中,似乎透露出这样一种艺术观点:了解自己就是在了解世界,艺术的高度就在一个人的灵魂深处。所以,他的诗歌始终围绕着对生命思考这个范围。
诗人,是被语言的独特效果以及思想的多层内涵所点亮的人。
   对一个智慧和敏感的人来说,或许厌倦情绪,就是他无法摆脱的最大隐私。写诗,这逃避焦虑的出口,一旦被选择,一条疏导困惑的路径,就会在时间中宽阔起来。诗句,那些经过对心灵的整理而伸向认知的锁链,小栋从生活嘈杂和工作繁忙的另一个侧面,躲进锁链被风儿晃动的寂静里,从诗意中去聆听那份诠释生命真谛的声音。他从中感受的是被自己心灵所驱动的写作。在他看来,被心灵驱动,应该是诗歌写作必须依附的标准。
    小栋在写作中,还同时完成着调整破碎与修复中的自我存在状态,就像他在《牵牛花初开的时节》中的诗句:“秋天是离天国最近的季节,对空洞或灵异的声音可以假装并没有看见”。在想象与现实之间,诗人应该是一位心灵和美感的修复者,在生活之上,创造新意,用来献给世界。生命中尚未消失的岁月之痕,加上气质中的忧郁与空气相互交融,呈现出的全新精神景色,就是小栋的诗歌。他诗歌中词语组成的亮点,那一个个燃烧掉忧郁之后的星光之笑容:“……我不想知道慧美的眼睛/为什么会透出丝丝凉意,华丽的转身/为什么要在暗地顽强地妖娆,反正/当周围的一切都渐渐黯淡下去/冷香,一阵紧似一阵/飘升上来” (《冷香》)。
    忧郁,艺术创作用来栖息灵魂的一片碎瓦,星光洒落却无法将其覆盖下去的精神阴影。或许,忧郁就是诗歌本身。
    在这里我所提到的忧郁,也是专指诗人戴小栋的气质,他在探索精神世界过程中,诗歌把他带入一个超越了忧郁的更加辽阔的空间里。可以说,小栋生命中所具有的丰富,沉稳,以及他的浪漫主义和神秘主义的精神内涵,恰好在他的诗歌创作中得到充分的调动和挥发。
小栋是一位在创作中体验生命意义的诗人,但是,他追求完美的性格特点,给他的写作带来了更大的难度。所以,对语言的认真、严谨和敬畏,是他抵达精神本质过程中始终研修着的,他知道怎样训练自己,才可以更好地实现对真理的表达。
    小栋的诗歌意象富饶,灵感与词语的互助,让他在更加宽阔的空间里,解答自己对存在的疑问,探寻宇宙的隐秘和自身的创作潜能。他对诗歌意象的选用,大多都是在自己思想和经验中提取的,当潜意识在他诗歌意象中越来越多地得到绽放,他感到从中获得了更加深刻的写作尝试。厚重,真实,他尝试着把对世界的留恋之情镶嵌于灵魂之中,所以他的诗歌色彩沉重多于明亮。谦虚的思维方式,反而赋予了他诗歌创作上更大的前景,以及内容和形式上更加丰富的可能性。
    小栋在诗歌中对嘈杂生活的提炼和真实情感的细节深入,让我看见了他思想的尖锐性和语言对事物的穿透能力。他精神宇宙里所汇集的万物图景,在他的诗歌中跳跃着。那些闪亮的词汇视觉以及细腻的情感深入,使他在诗人中个性明鲜,可与之擦肩而不过。
    他是一个为了追求精致而惜于笔墨的诗人,在他数量不多的诗歌作品中,已经明确地表现出他的艺术探寻方向:从内心深处的忧郁出发,在新意的词语中深入思想内涵,在情感与生命的隐秘之处打开空间,在一个纯粹的精神情景里,建立起自己与世界万物、与宇宙之间的联系。是的,他通往精神的路选择了艺术创作,尽管他在复旦大学读书时,学习的是理工科。
   诗人之间,通过语言,相互是完全可以认识对方的。
   在这条路上,语言决定了你是否超群,能否达到与平庸脱离,是否有能力在无限中拥有超验的体会。是一种神秘的力量,让你的语言在可遇而不可求中解读日月,驱散阴霾,你的新意,你的深刻,你的潜能,你在探索语言中被扩展的智慧,让你享受到了什么?只有达到了的人,才能相互说清体验,没有登上的那个台阶,也就意味着,那个台阶还在放弃着你。正如海德格尔所说的:不在同一个屋子里的人是不能对话的。
    在创作中,技术问题是可以学习的,而精神宇宙的高度和宽度,只能自悟,或者说更依赖于天分。在读小栋的诗歌中,我深知他为自己所找到的这个忧郁的出口,他将以怎样的标准对待,而他丰富的感觉和阅历,已经构成了他在宽阔的艺术领域中的厚积博发。
    小栋在对语言的敬畏和对情感的理性提炼上,通过他的诗一看便知:“能清晰地听到节气转换的声响/鱼儿按兵不动,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地板上的疤痕被凝视成眼睛、音容/和隔世的眺望。立春以后的日子更加虚无/面对那片‘朦胧的温馨与寂寥’/每个人都走在回去的路上/”。
   在创作中,或许正是忧郁从暗处强化你去达到艺术上一种力量。而那份力量不只需要冲破内心,去和别人的心灵接通,当这份感染又返回自己内心的时候,或许需要的强度更大。艺术家的忧郁气质对艺术创作的强度,起着重要的作用,或者说是对深入思索的促进:“平庸。肥大/又一个春天看到的冥界真相/又一位长辈在洞察后为自己买好了墓地/。”小栋在他的许多诗歌中也涉及了死亡,但是,这些与生命本质有关的思索,在精神上,与天地万物的联系更加密集而直接,这些可以找到诗歌语言强度的范围,小栋在写作中深深地领悟了,在读者眼里,他树立了自己沉稳厚重的诗人形象。
   小栋是想在诗歌中了解自己生命的本质,或者是想在语言中把忧郁的部分点亮。他曾写道:“在一处简易停车场/我抬头看到了闪烁的霓虹灯/和其它一些秋天司空见惯的场景/一瞬间我分辨不清是哪一处场景哪一个秋天/一切都似曾相识又面目全非/。”绝望似乎比死亡的颜色更加灰暗,他仅选用了一个场景和一个季节就把绝望推向了极致,从而使浪漫主义的现代性在这里得到了最好的表达。
   对于诗人来说,想摆脱内心的黯淡,需要你创造出更加强烈的黯淡来覆盖它,这就是写诗所需要的能力。作为诗人,小栋就是在这样的诗意中,创造出生命和这个世界的联系途径。无论一位诗人一生创作诗歌的数量多还是少,首先亮点部分必须强烈,这就是创作的难度。当然问题还并不只是亮点这么简单。
   对于艺术创作来说,或许忧郁就是生命的亮点,就像在大千世界的嘈杂中,突然在暗处有一束烛光唯把你引入了一个可以追问灵魂的僻静之地。“身体与天空保持T字型/不动声色。顺便拉直不能再弯曲的脊骨/悬浮。飘升。春天的原野上/响彻着亡灵们次第而去的脚步/突如其来的光,鹰一般盘桓着/一辆汽车突兀地站立在面前/黑色的表情—— 一种阴影/沿丁香花开的方向渐行渐远/。”
    面对世界和感情的未知,诗歌创作,所需要的是诗人的直觉和潜意识,那份有价值的预感,或许也藏在其中。生命的边缘,灵魂的虚与实,这些都是向精神世界探入的永恒主题,小栋的诗歌或远或近的始终徘徊在这个中心的周围,为自己创建了一个踏实的具有未来性的写作方向。他更好的诗作,正在被期待之中。
 
                                  2011年12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