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 2012年的诗 (阅读1199次)



冬天的大海

没有比这更昏暗的时光
没有比这更浑浊的人生
没有比这更悲凉的风景

冬天的大海,就这样在眼前翻滚着
——仿佛我,也可以死一万次


送信的人走了

送信的人走了
很久后,我记不起
那是一封什么样的信
但我知道送信的人走了
在发现之前就走了
走到人群里
我永远认不出来了
他带着我的秘密
他自己的秘密
也带着其他人的秘密
甚至带着上帝的秘密
送信的人走了
他不知晓信里装着
什么。也不猜想
究竟是鲜花、炸弹
还是病毒、罪证
或者一个巨大可耻的阴谋
他送来之后,就走了
他完成了他的使命
当他心满意足地坐在
桌子旁喝着啤酒
注视着孩子趴在地上玩纸牌
他不知晓,他改变了
一个人的命运,很多人的
命运。更不能想象,很久后的我
为他写下了这一首诗
而他几乎就是,我过去的全部



雪在说

我无法说更多的话
面对群山顶上茫茫白雪

站在无雪的山腰
溪水在谷底日夜欢腾

——还有什么使人颤动!
——还有什么永无回答!


神秘园

我不知道,一切消退之后
悲伤的风笛
成为我的全部

黑暗中辽阔的草原
和远古的岁月
都可以变成清澈的歌声,涌向我的未来

——什么是本质,什么又是虚幻
我倾听着
就会感动和肃然

那在绝境中才呈现的美
死去过才听见的乐音
是真正的雪花,落在无雪的世界里

 

 

 冬夜

那么漆黑、安静。我像守侯
一场雪那样,坐在灯下

灯下,星星垂落,月光荡漾
我几乎伸手可及

而野花,已开满不久之后的山坡
像是时间对世界的怜悯,穿透我的心灵




背叛

流浪回来后,我随便在一个地方
居住下来。和很多人一样
扑在工作和日常生活中——这地方
离故乡不过一个半小时
所以也是故乡。有同样的
山水、乡音和风俗。可为何
走在街上,依然觉得是
走在远方。住在
一个居所
依然像是流浪途中
短暂地停留——仿佛有了
一次流浪
就注定要流浪一生
有了一次离家
就再也不能返回。而这一切
我不能告诉任何人。仿佛一种
背叛,叫人难以启齿




麋鹿


深夜途中,遇见了麋鹿
当然它,不是麋鹿,只是一只小兽

当时,我驾车飞驰在山道上
它就站在马路中间
我放慢了速度
它平静地与我对视了几秒钟
然后转身没入林中

我不能说,这不是平凡、忙碌生活中的
一个奇迹
它虽然只是一只小兽
而不是麋鹿
可我还是愿意相信
它就是麋鹿

而其实——
是与不是,都不重要

我更愿意相信
生命的奇迹无所不在
哪怕忘了好久
哪怕还带着满身的伤痕
但只要你愿意
只要你睁大眼睛
就像这只小兽,这只麋鹿
它随时可能,出现在你的途中



途中的白云

一直会有大块、大块,或者
小朵、小朵的白云
在漫长的旅途中漂浮着
在山道上,在平原上
在乡村的早晨
在城郊的黄昏
它们一些快速前行,疾步如飞
一些慢悠悠的
一些索性凝滞不动
像潜伏着的狮子
一些全身洁白
一些一看就知道充满了
黑色的风暴
一些坐在那里交头接耳
一些低声叹气之后
慢慢散开
一些悄无声息地经过我们
默默远去
总之,对于我这样的旅人来说
它们比尘世亲切
比内心辽阔
比灵魂安静。我看着它们
不必思考什么,担忧什么
或者期望什么
它们以各种变化的
现状、色彩和声音
充实我——仿佛上帝通过它们
传达着旅途的幸福和秘密
以及对生命、山水无限的垂怜




石头记

说好了
去一个地方
就带一块
石头回来
各种颜色的
直到我们
老了、死了
刚好砌成
我们的坟墓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