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黑乌鸦丛书 (阅读960次)



黑乌鸦从来木有想要感觉地有多厚,
因为向来他只知道天有多高,不比某些
庸俗的人类,比如脏的东西就从来不知晓
这一点。他没有飞越生活迷障的翅膀,
因此,他所能做的,只是愚蠢的测量
词语之间的间隙,并且申辩诗歌不适用
测不准原则,快感是其最大的副产品。
诗歌的双脚紧紧抓住的不过是词语和标点符号,
这不是犬儒,狗只有在月亮被吃掉的时候
才狂吠。很明显,他的周围
满满一杯“最好的时代”,不要北岛愤怒的
鸡吧,他只要鸡尾酒吧。
从现在开始,除了体内的荷尔蒙之外
都是多余的。小丑就要上场了。
皮肤光滑得像情场,想爱我就说出来,
不用惊奇于我竟然偷偷摸摸的代表你,哦诗人。
不用惊讶于你以前从没见过白色的乌鸦,
他在我的笔下飞了,我似乎也消失了。
多么精心的准备,就好像蝌蚪
从朦胧的丝网里突破,孕育出新的火种。
它立足于我的无耻
其实无耻并不像你以前想象的那么单调。
从公心飞向私心,除了滑翔,还可以是
一只白色的响箭正在它自己的歌声中清醒起来。
所有的《时间的玫瑰》都是影子,才不矛盾
我带刺不带刺呢。着落之后,
弱者比强者似乎有理,饥饿更接近于永恒——
意思就是,从唯公心走向私心,我只是
肚内空空如也,仿佛自己一直站在
风景的尽头,前面有个影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