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1年兰雪诗歌小辑(25首) (阅读1084次)



2011年兰雪诗歌小辑(25首):

◎镜子说

在这个世界上
除了镜子,还是镜子:
一山一水
一草一木
一虫一鸟,甚至
一只蚂蚁,一抹星光,一粒浮尘
包括——
我自己



◎奇迹

这是清晨
这是鲁西北小城初夏的清晨
一滴鸟鸣
滴落下来,一滴鸟鸣
穿过薄薄的晨曦,仿佛从天外,滴落下来
轻轻滴进一个女人的睡眠
就象一滴药水
滴进深深的伤口
女人醒来
女人从万丈红尘中
醒来,一开口
就是赞美——



《》

在这个世界上
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尺子和圆规
你——

要么成为尺子
要么成为圆规
要么既是尺子,又是圆规

——尺子和圆规之外的天空是不存在的


◎她把世界画成一只苹果的样子

她画苹果的香,苹果的味儿,苹果的色
乃至,苹果光线上的一滴晨露……
但是——
但是,从没想过
要画一只虫子
一只从苹果果芯里钻出来的虫子
然而——
一只虫子,还是从苹果的果芯里钻出来


◎天空

有人说,天空太空了
其实,天空和大地一样
也能生长庄稼和梦想
当造物主在一大片蔚蓝上,种下太阳和月亮
种下一个个神灵
天空就长出云朵和霜露
长出雷霆和闪电
长出风,长出雨,长出一群,又一群的小雪花儿……
就象一个等待收获的人
如果爱它
爱长满庄稼的天空
请允许它,以自己的方式
向你
向人间示爱





◎面对一祯历史照片

我相信——
这是真的:光脑门的列宁
大脑门的列宁
和正襟危坐
一身军人之气的斯大林之间
有着千丝万缕的纠葛
与友谊
课堂上,我曾不止一次
向学生
如此陈述:政治天才列宁
和军事天才斯大林的相遇,是天才和天才之间的相遇
是天才和天才之间的友谊
是天才和天才的
珠联璧合……
我也相信——
这是真的:其中一个
对另一个的妻子说:你再乱说话,我们就宣布你不是列宁的妻子!
——尽管,这是列宁同志死后的事儿了


◎疯女人

她锈了
刀口,有着明显的伤
刀口有着明显的伤,还是被生活
重重地抛到了马路中央
“当——”
刀尖着地
你就这样,直直地戳在马路中央
这是中午
这是中午的十字路口
正值下班高峰
你就这样
直直地戳在马路中央
寒光闪闪
所有的车辆
都绕行:汽车,摩托,电动车……
所有的行人
都绕开:好人,坏人
空中的神……
你手中
还提着一把刀
那把刀,提在你的手中
寒光闪闪;那把刀提在你的手中
在中午的马路中央,寒光闪闪
那把刀,提在你的手中
在中午的人潮中
寒光闪闪——
你,你你——
你是要去找谁复仇么
你杀得了他
杀得了生活么


◎最伟大的地方

大隋朝的人说,洛阳城是古往今来最伟大的地方
唐朝的人说,长安是古往今来最伟大的地方;宋朝的人说,汴梁是古往今来最伟大的地方
而元、明、清三朝
包括今人
又说,北京城是古往今来最伟大的地方
由此,也就不难理解
俺婆婆
一个农村老太太的说法——

她说,全世界就中国最好
全中国就山东最好
全山东
就临邑最好,而全临邑
就中店子最好——

那是她
土生土长,七十多年
从未离开的娘家——


◎饭碗小传

被一位蹩脚的魔术师
握在手中,依次变出三种花样儿:

粗瓷碗,细瓷碗,小巧别致的青花瓷

这种由大到小
由粗到细的变化中,我看到了神迹
也看到了自己

看到自己,由碗底深处
渐渐,浮出水面——

直至,获救
——需要,一辈子



◎一个人忘记春天的N种方法

不妨这样设想——
我已忘记了春天
忘记了春天,就等于忘记了你
忘记了你
就等于,忘记了
我自己——



◎叶的故事

风,在秋天
如何把它从树上吹下来
就会在春天,如何把它吹上去




◎捕蝉

一棵粗粗壮壮的高粱
剥光叶子,缠上细长的马尾
然后,绾个套儿
剩下的,就是耐心了
就是蝉儿
被套牢后,那一声惊叫了
其实,被套牢的
除了那只又黑又亮的蝉儿
还有那个盛夏
那个盛夏的午后
小树林里,歪脖子树下
一直仰着脸儿
一直仰着脸儿,盯着美好的大胖、二丫、三小
就象一道微弱的光
照亮我——
中年的凄惶


《》

葱茏的七月
她的诗歌近乎绝产
说的好听一点儿:在休养生息
说的不好听一点儿:关于诗写,她已丧失了应有的敏感
她的精神
由于长期陷入绝境
而困顿
而麻木
一个精神陷入绝境的女人
一个精神麻木的女人
允许诗歌
对她说:“不”
允许生活
一次
又一次地颠覆
与背叛
而只能沉没
绝不说:“不!”



◎水仙

不需要酒,不需要肉,不需要名声,不需要地位
甚至,不需要一粒土壤
只借助一汪清水,几颗石子
就向这个世界献出周身的葱绿
并用一颗金子般的心
开出一朵朵洁白的花儿来——

亲爱的,在这个红尘滚滚的世界
我不知道,是我养活了你
还是你养活了我……



《》

好了,现在你可以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了
下雪了
黑可以变成白了


《》

不为麻醉
不是陶醉,一个未老先衰的女人
自酿干红
每晚睡前,有意无意地
来一杯
并且,尽量将品尝的时间拖得长一些,再长一些
长到往事的迷雾
从杯底,袅袅升起
袅袅升起
直至,越过酒面的冷
从杯口,一点点儿散去,散去……
迷雾散尽
你会发现——
女人体内的激情,已被生活渐渐蛀空
而被蛀空的那一部分
正是一只——
高脚酒杯的大小



◎有这样一条狗

有这样一条狗:白天蹲在门口看家
夜里出去觅食——

一天,两天,三天……
一年,两年,三年……

门上的锁已经锈了
门上的锁早就锈了,主人还未归来——

全村上上下下
老老小小,都知道——

狗的主人不会回来了
狗的主人,那个四十多岁的寡妇,三年前就带着两个儿子改嫁了

这条狗还蹲在门口,白天看家
夜里出去觅食——

一天,两天,三天……
一年,两年,三年……


◎母亲和我

不用走到地平线
远远一看,我们就是一个人
走近了
才发现,原来是两个人……

其实,我知道——
在黄土地上,跪下去的
那一瞬间
我们是一个人
直起腰来
我才是我……

又或者
四十岁以前,我是我
她是她
四十岁以后
我们越活越象,越活
越接近
越活,越象一个人
——简直就是一个人

其实,本来
我们就是一个人!命中注定——
我就是她,她不是我……


《》

不为麻醉
不是陶醉,一个未老先衰的女人
自酿干红
每晚睡前,有意无意地
来一杯
并且,尽量将品尝的时间拖得长一些,再长一些
长到往事的迷雾
从杯底,袅袅升起
袅袅升起
直至,越过酒面的冷
从杯口,一点点儿散去,散去……
迷雾散尽
你会发现——
女人体内的激情,已被生活渐渐蛀空
而被蛀空的那一部分
正是一只——
高脚酒杯的大小



◎灰烬说

世界,仿佛——
整个地聋了!多年来
只有一个女人——
一个女人,夜深人静时
听到体内纠结了多年的声音
掂着脚尖
悄悄,溜出来
先是随着灵魂
到处游荡
然后,对着苍穹
对着大地,对着这个满眼疮痍的世界
大声质疑——
现在
现在,终因嘶喊过度
愤怒过度,而一寸,一寸地
熄灭,成灰——

《》

我冷落你,疏远你
一次,又一次地,驱逐你
借用后半生
掩埋你——

下雪了
望着北方的天空
我一脸茫然

直到——
一个人手提一盏雪花灯
恍惚来到我面前

直到——
一个人顶着一头雪花
真的站在我面前:“嗨,亲爱的,我回来了——”


◎静夜思

“哗——;哗——
哗哗——”

一条思想的大白鲨
摆动着漂亮的蓝尾巴
游出来


◎雪花

不是你
选择开,是寒冷

不是你
选择飘落的方向,是风——

你能选择的
只有:随遇而安


◎《》

——这是一块凹陷之地

我一会儿
看见感恩;一会儿
看见邪恶……


◎距离

三十年的距离
有多远?是小渔村崛起为现代化城市深圳的距离,
还是童年到中年的距离?
整个晚上
我们试图借助手机
抵消陌生
抵达对方
寒暄之后
除了徒劳,惟一的收获是:
我们发现——
我们还爱着,还一直爱着
一个记忆
那一小片儿,遥远的水蓝色:童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