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又做了一次 (阅读948次)



我又做了一次

我又做了一次
在这么多人做过了之后
我不是模仿他们
也不是模仿你
「我又做了一次
每隔十年」
你说谎
十年太长太齐整
太像一道护身符
太像人工呼吸器
它缓慢地进行急救
但这是真的:

你是
普拉斯
普拉斯不可以模仿

我又做了一次
为了对诗更好的了解
结果有些诗变得容易
有些变难
但没有一首变成你
我找不到一首是你的头发
你的牙齿
你收集的瓶子
你的病
你的海
找不到一首是你爹地
你是
真的
普拉斯
普拉斯不是诗

所以我又做了一次
现在我成为共犯
成为做了一次的我的共犯
成为命运的简单的复数
成为共犯的共犯
关于命运呢眼睛很少懂得
耳朵却往往很敏锐
难怪你坚持要读出来
你坚持不要先看
忘掉那些纸
我念
普拉斯念诗给你听

在这么多人
包括许多上升许多下沉许多
进行中的女人
许多高烧许多发冷的女人
做过了之后
我又做了一次
起初我想我是为了对女人更好的了解
但哪个女人不是为了这
哪件我们女人做的不是为了这
结果有些女人我更懂了
有些女人我更近
更能去抚摸
去爱
但对女人
没有更好的了解
普拉斯
是你
普拉斯你是有些女人
普拉斯你是女人

普拉斯念诗给你听,给我

会的,我一定会再做一次

跟最早的一次感觉真像
也许就为了回到
去再次抓住最初的感觉
那一次我没动手
我不用动手
什么也不做
就有什么抓住了我

我记得带一群朋友回乡泛舟
激流把我们一次次抛向到处削尖了的礁石
一个很懂水性的女朋友和我同坐在小艇的右边
一个大浪来了
大得就像最后一个浪
我不会游泳
完了!我想我撑不住了
石头和浪果然选择我们这边咬下去
把我按向很深很深的喉咙
突然她掉下去
那来自渔村,善泳的女同学
小舟因此恢复平衡
裂隙缝合
驶向大海

我什么也没做

什么也没做

我又做了一次


 
 
 
 
注:這首不是寫給Sylvia Plath,而是寫給女人,寫給上升、下沉、進行中的女人…高燒的、發冷的女人……

「我又做了一次
每隔十年」
譯引自她的詩,她指的是自殺:
Lady Lazarus
I have done it again.
One year in every ten
I manage it─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