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死而复醒 (阅读925次)



死而复醒
 
 
我在唱一支歌,一支充满
欺骗、谎言和残忍的歌
 
我在唱要把这块石头
放在哪里,它才是一块抗议的石头
 
穿过马路的高压线
它离路上的行人只有几米
 
我在唱电流流到了哪里
那些顺着电流流走的人
除了脸是脏的
还有哪些部分是不洁的
 
请问在一根电线里,除了一个
用铁丝卷起的失魂落魄的铁丝人
还有什么
 
我在唱着他的歌
来自祭品、癫狂和风向的歌
我在唱星期天的小帆船
海上的浮云多么可爱
看到了吗
故乡的月光,那不是由灯光汇集
而成的一本相册,受骗者
他唱出了
每天都要被抛入废墟的街车与心象
 
我唱着石头没有未来的日子
也没有过去
被沉入海底
还在水面上漂着
 
唱着刚刚出炉的面包
落日中的城镇、轮船的推进器
 
它刚刚把一个女孩
和她的轮渡推到了大海的
另一边
 
我唱她的装饰物、汽笛、悲伤和顺从
语词一样的寓意、故事和脸
我唱着她走了就不会再回来了
当我们死而复醒
 
死而复醒
是一种下午的不现实和看法
是一个信仰片段里的无信仰和描述
 
我唱着此刻的幻想是我
已经死了
是死后沿着一条
已经被死亡神化的小路
我试着与路两边的杂草结上亲戚
 
那些草围着我,犹如一辆草卡车
给我运来了一所房子
它们在门槛上和我看着同一本书
在同一本书里看到了同一个草种
 
我唱着草变成了书中的女孩
穿着草,也吃着,带着一个
草丛里的丈夫,很快就被草吃掉了
 
我幻想被吃掉的并不是她们
而是她们身上的气味
没有什么能比一位女孩
身上的气味更加好吃
幻想中
每一个女孩
都是一个新阶级斗争的水果
都是人们坐在草地上
对于草地的舞蹈和罪行
 
我唱着我是无罪的
我没有犯罪就已经死了
有多少无辜者
就有多少女孩在世上流着眼泪出生
 
我唱着多年后的
一个无政府主义者
他和你在一条公路上邂逅
相遇时天气有些冷
风正从家乡来到我的家乡
他有些模糊
正带着他无政府主义的女人
和一条素不相识的蜥蜴
走在傍晚的公路上
 
我唱着那时好多事物
都已遗忘或者已经看不清
你比任何时候都年轻
 
多年不见,我们一起坐下来
仿佛死而复醒
好天气如此漫长如此寒冷
一切犹如死而复醒
2011.09.0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