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没有爹 (阅读848次)




没有爹
 
你爹没有了
在我没有爹一年以后
角色离开,戏台空旷,风吹帐篷猎猎作响
我们的戏继续
脚长草
草长露水
露水长光
我们一边走一边编织
草和露水和光
背着竹篓
竹篓的背带叫做「幸运」
「幸运」接连的竹篓越来越重
我们的戏继续
吃力
有一点变慢
越来越深了现在我们的呼吸
能闻到呀:

梦的钩子深入肺部
我们的肉体冒泡
(医生说完一句简洁的台词后,我爹就没有了……)

肺有那么多空洞
足够容下各种钩子(……肺癌)

竹篓的背带叫「幸运」
仔细检查「幸运」的编织
河的流向一段显露,一段隐匿

戏继续
音乐转换
后台我们正要吻到一起
我爹没有!
你爹没有!
轮我们上场
我们骤然分开
还得分饰两角
(我还得女扮男装)

我们正要吻到一起
你爹没了……
这次是你
是你
为了这个凑巧我的嘴角弯曲
用它擅长的方式赞颂
该死!

你爹没了

戏台上的孤儿越来越多但还不构成拥挤
拥挤其实是一种难得的机会、境界

帐篷猎猎作响

因为中断撕开痂皮的

风叫它冒泡
冒泡,长眼睛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