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1年诗选(80首)二 (阅读1361次)



第五幕
 
 
舞台已经到了第五幕
第四幕,是一个空空的段落
隔一段时间,有一个捕虫人
拿着一个捕虫器从山下走过
 
第三幕,峡谷窄窄的,山还没有隆起
人们正在哭,河水还未诞生
火不是已经老掉牙了
而是生下来就死了
 
八点钟——革命的时间,人们
可以聊聊,相互
靠近一下,但要在第二幕
向下一幕过渡的渡口
他们给他一串小小的遗传的
钥匙,让他去开
一扇门,但它好像已经睡了,恐惧
令人兴奋
 
火车开来了,犹如
大象,是在第一幕
第一幕,才是真正的落幕
生活需要冒险,侩子手
藏着
在艺术的侩子刀后面
铃响了
每一天,生活都需要从新的野兽开始
每一天,生活都不会带走它
2011.10.03
 
 
傍晚的港口
 
 
一首诗中的嘴唇和一只蓝色的手抚过傍晚的陆地
世界空空的,只有那些晚灯中的孩子在明暗交替中呈现
 
对于陈旧的事物,人们已经有了新的理解
理解就是一天过去了,人们又重新聚在灯下喝汤,说话
 
这正是一年将尽、容器洗净的时候
已没有什么能够证明附近田野上的柚子还未成熟
 
人们隔着玻璃偶尔会抬头打量窗外的事物
对于它们,没有谁打算去移动什么,也不想让它们移动
 
在一艘货轮的腹部,有人翻找出了一对新的睾丸
一对铁的睾丸分泌出铁的激素,让世界更加坚硬、胃更适于消化
 
我走着,心里有本空空的词典,好像有人拿走了它的词语
而另一个人,正穿过玻璃回到并住在玻璃的内部
而接着是货轮鸣笛,玻璃透明,水继续思考
水继续构想着它一生所想构成的事物
2011.11.07
 
 

 
 
十个人扛着一门大炮正在过街
十个人扛着一门大炮过街
却没有开炮
他们扛着一门炮干吗
 
炮在他们的肩上
十个人就如一座移动的炮台
他们要到哪里去
 
一门炮
和它的十个人
十个人
和他们的一门炮
每个人分得一门大炮的十分之一
每个人坚持着一门大炮的十分之一
 
炮身很重
死死地
压在他们的身上
扛着这门炮
十个人
引来了更多的人
 
人们围着炮
跟着炮
每一个人
分得了一点炮的影子
然后再把自己的影子
分给别人
 
他们挤在一起
去看那门炮
和那十个扛着炮的人
 
十个人扛着一门大炮走在街上
十个人扛着一门大炮走在街上
却没有开炮
他们只是为了让人们看看炮的样子
分得一点炮的实际重力
按照炮的正确结构和影子
去想象一门真实的炮
他们或许
还有他们另外说不出的心思
2011.11.29
 
 
行李寄存
 
 
我把一个包裹寄存在那个邮局,已经十年未取
我把一个婴儿寄存在你的腹中,已经长大成人
 
我把一场暴雨寄存在一个瓶子里
已经被重新送回
 
一个冒雨行走的人昨夜
给我送来了一幅晴空万里的油画
 
我把一句话,分成两半
上半句寄存于下半句
我把一生分成上半生和下半生
把上半生分成上半夜和下半夜
 
上半夜寄存于水库
下半夜寄存于水管
 
滴答滴答的大象无处寄存
我让它走过来,再走上去
 
太阳
这个热孩子
我把他寄存在天上
有一天我去取门票
把他领回来
2011.10.13
 
 
好汉巴枯宁
 
 
巴枯宁在偷偷地写遗书
在遗书里每一个有句号的地方
埋上炸药
有逗号的地方,他种上麦子
那赤条条的,被剥光的命
 
巴枯宁在偷偷地把遗书
塞进墙缝,用蜡和泥
封上那道裂开的缝
如果墙不倒
你就不会看到遗书上都说了什么
如果你不认识巴枯宁
你就不知道谁是巴枯宁
 
巴枯宁的遗书写完了
写得很长,写得很晚了
他在纸的结尾盖上名戳
注上最后的说明:此信留给好汉巴枯宁
2011.01.03
 
 
尺子的测量
 
 
我用尺子测量我身体内部的那个人
测量他的身高、肩宽、亮度和深浅
这个以前被我称为灵魂的物体
现在我称他为人
我称他为一个自由的人、一个漫游的人
一个野蛮和沮丧的人
我测量他
我想知道他此刻在哪儿
以前那么小
为何现在这么宽大,几乎让我看不到
脸始终背向我
他的身上有一块苔藓
和一根管子
他的手,举起来
抚摸着我的头
不是我不能够认识他
而是我们从来就没有相识
我测量着他,犹如一个木匠
在测度着他的木偶
我在他的腿上写下:80公分
在他的手上写下:60厘米
在肩膀上标明:1000公尺
但也只有这些了
测量只能到此为止
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因为
我已在他的身边摸到了一把枪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弄到了这玩意
作为一个轮回者,他要这个干什么
枪属于硬度和冷热
尺子的测量只能到此为止
2011.09.06
 
 
我开始逐字逐句地解读你
 
 
我在你的身上写满了字
我开始逐字逐句地解读你
我读到了“山”
它写在你的乳房上
我读到了山一样的乳房
我读到了“水”
它写在你的大腿上
我读到了水草一样的私物
接下去是一个句子:
“去年春天”
写在你的肚脐上
我读到了春天的风
另一个句子是:
“在这儿”
写在你的小腹上
我读出了“在”是何物
我接着读下去
让你翻过身来
在你的后背上一字一句地读出你
我看到了“其他”
它写在你的屁股上
意思是总有看不到的地方
看到了“爱”
一个孤单的字,写在脚底上
它意味着心灵必须行走
你的身上,还有很多的字
密密麻麻,像一本我昨夜印好的字典
我还想读下去,但是你却睡着了
你趴着,像一个刚刚被造出的
象形文字一样,很快
在床上睡着了
由于在读这些文字的时候
我是边读边用手抚摸的
你在我的抚摸中睡着了
我抚摸着你
天黑了
我继续向你的深处摸去
摸到了那些没有写字的地方
不能写字的地方
我不知道那些地方能写上一些什么样的字
我不知道它们的名字
我摸了好久
感到它们是一些裂缝、沉默、粉末
但不知道它们能叫什么
我还想试着再读点什么
借着窗外突然进来的灯火
但它们已经开始反过来摸我
它们一起顺着时间
摸进我的内部时,我也睡着了
2011.11.10
 
 
滑冰
 
 
孤独时我会想起一些朋友
这些朋友,我并不认识,我只是看过
他们的照片,或读过他们的诗
 
我会想到这些人一个人拧灯泡的样子
独自走路的样子
刚买好了车票,或许他们也不知道要到哪儿去
 
这正如我在想象一头我并不认识的犀牛
犀牛住在犀牛的丛林里
我一直想到再也不能想到它们的地方
 
冬天了,故乡野外的河流里结了厚厚的冰
我独自去河里滑冰,我在冰面上
越滑越远,越滑越自由
 
我站在冰面一样的窗玻璃前
我望着窗外那些静止不动的事物
我不断地滑动,我以自己和身体的移动
让它们也随着走动起来
2011.01.03
 
 
墓前沉思人
 
 
我坐在我的墓前
我在思考
我在思考什么
思考者如此孤独
 
也许我并没有思考
只是坐在那里
像一个自由的守墓人
等着墓被墓盗空
 
也许墓还没有挖好
我还要进去再劳动一会
天色将雨
我将进去躲雨和狍子
 
天色将晚
狍子也不来了
想要看见狍子也要长久的沉思
唯有思想者委身于冒险和墓地
2011.03.24
 
 
声音与表达
 
 
那辆车已经开走了,只留下了它的声音
一部旧法已经不用,只为了证实一个时代的疾病
 
一个孩子深夜出生,只是要把一声啼哭献给他的邻居
一个哑巴寄来一封书信,只是让你看清他的表情
 
一只老虎回到了山里,只在证明它也有家可归
一本词典已经无法相识,只是请你再写一遍,署上同样的名字
 
一架钢琴已经无人弹奏,只是说明它也能保持沉默
一场战争提前结束,只在暗示新的战争已经提前开始
 
一场暴雨下在非洲,只能让那里增添一条新的河流
一家银行还未被抢劫,只能假设三个劫匪正在与一个女孩相爱
2011.10.25
 
 
手势
 
 
我在举手
但我手里并没有握着一个手势
我在制造一个听众
但我不能制造他的耳廓
我在诉说我的过去
但我并没有亲自说出
我在赋予一个杯子熟悉的形体
但我不能赋予杯子陌生的意义
我将去会见一个孩子
但我首先要向世界陈列一个孩子
2011.10.26
 
 
对于骚货的信仰
 
 
在世界上所有的骚货中
我最喜欢那些俄罗斯骚货
这些产自伏尔加河
或勒拿河边的骚货
和那些美国骚货
法国骚货
巴西骚货
奶子几乎一样大
屁股几乎一样圆
大腿以及眼眯里
几乎一样充满了海水
但在穿着内裤
跳着艳舞
撩起裙摆
或者微微翕开唇缝时
她们往往扎着两条金黄的
俄罗斯辫子
那辫子就像两条真正的黄金
来自天上
来自每一位
站在幕后的俄罗斯母亲
2011.01.16
 
 
比如两个人盯着桌子上的柚子:丰富性与语法制度
 
 
比如两个人盯着桌子上的柚子
一个人看到了两个柚子
一个人看到了两个柚子的不同
 
比如两个人走在路上
一个人在路上走着
另一个人在走着自己的路
 
比如这两个人在人群中遇见了另一个人
一个人,和这个人构成了新的两个人
另一个人,作为另一个,独自走了
 
人们没有看见当时的风向、手势、面色和表情
也没有听到他们分开时的声调、话语,天空呈现了什么颜色
 
比如两个人曾经在生前若有相识
一个人,碰见一个多年不见的人,已经素不相识
另一个人,遇到一个多年前见过的人,已经无法回忆
2011.09.30
 
 
嚼着云朵飘走的人
 
 
你想象那个人在收购云朵
你想象黑夜中所有的云朵都是黑的
他在收购黑色的云朵
你想象他把大块大块的黑云扛在肩上,在路上一个人走
从天上看,他就是地球上的一个黑洞
你想象他扛着一个大洞在深夜走来走去
你想象他既不是我们的朋友也不是我们的敌人
既不是我们的邻居也不是我们的客人,我们用刀把他剁碎
你想象我们谋杀了一个人,谋杀了一个收购后云朵的人
许多年来,我们都在谋杀一个人,集体
用集体的机器和理由在除掉一个人
你想象你并不认识这个人,你让他死后在桌子上还要吃掉他的云
你想象他越吃云层越厚,他吃着吃着成了一个胃里塞满了乌云的人
你想象他吃着吃着就在自行车上飘了起来
成了人世中第一个嚼着云朵飘走的人
2011.11.03
 
 
骑着猪度过时代
 
 
许多人骑着马过河,我骑着猪在度过一个时代
时代比一条河要宽,比一条河要长
我不能飞过,也不能一跃而过
只能骑着一头猪慢慢走过
 
我骑在猪上,猪在沿途吃草
我观看着时代的金子和它的金字塔
以及塔尖上彻夜竖起的漆黑的烟囱
和它飘出的时代的炊烟
 
我看着一个时代在向另一个时代飘去
一丛面影在向另一丛面影飘去
在时代里,我和我的猪几乎什么也没参与
也被称为时代之人和时代之猪
 
骑马的人在那条河上很快过去了,不见了
水面上只留下了一个马蹄模糊的涟漪
在这个时代,我却只能骑着猪度过
对于一头猪的比喻,也是因为我和这头猪和这种忧伤的距离
2011.11.18
 
 
孤筏重洋
 
 
我想有一艘船从远处驶来
黄色的帆,白色的甲板,船舷上刻着S
我想它是来接我的,不知名的陌生人
在他的船上写下我的名字,不知名的鸟儿
在桅杆上鸣叫
我走上去,它就会带着我离开
 
我想我们会在海上行驶很久
四十年,也许是五十年,但不会遇上
雷雨,也不会遇上风暴,整个的航程中
看不到一艘船,也看不到一片陆地
 
四十年,我向人类挥手告别,我向我生活过的土地
告别,我向我曾经认识、爱过的那些人告别
和他们一起生活了多少年,就用多少年来和他们告别
他们也许都认为我已经死了,其实我还活着
那个来接我的人认识我,我们一起沉默,一起孤筏重洋
2011.10.28
 
 
手风琴已经收回手和音乐
 
 
好了
已经到了
不再往前走了
所有的幸福与不幸
所有的匮乏与完美
 
草歌唱着山脉
波浪从海里上来
夜晚拍打着瘦瘦的树木
人们有了黑暗
提笔写下天国下的日子
 
好了
不再说什么
不再坐在椅子上昏昏欲睡
看着那些已经发生过的
对着一个婴儿出神
所有的悲伤都不曾完成
所有的知觉都已
被时间的边界捕获
 
人们在时间中抚摸分散的一切
并在早上用嘴唇念出
手风琴的声音已经收回手和音乐
我在生活中接受雷雨,并搜集它的神迹和遗忘
2011.10.03
 
 
海和墓园
 
 
我们常常沉默,面对大海和海边的那片墓园
因为它们是那么的切近,那么的遥远
没有谁能把它们带来,也把我们带到它们的跟前
万物相约同时来到这一片大地,而人在大地上更显孤独
 
它们在这贫瘠、隐秘的地方挥舞着柔和动人的光辉
仿佛一切都会随时结束,一切都将重新开始
海水在用嘴唇梳理永不定型的身躯
而一片坚强矗立的墓碑更加惊心夺目
 
它们在幽深的视野中献出美的岩石为何又回归原位
它们把自身升高到顶点为何又在相偎中留下一片松软的空隙
徐徐的西风吹来,吹过了岛屿依旧苍郁的浓荫
在一块小小的田地的中央,庄稼收割之后,孤单的稻草束在等候燃烧或烂去
 
面对大海、把海水阻挡在岸边的事物,它们相互的问候和回应
人以第三种事物的身份伫立在中间眺望着这纯粹的宁静
为一种永恒的事业和开端之后就要到达的完成和未尽
人在傍晚之中,呼唤那颗清晨之心,也呼唤所有的逝去、所有的曾经,都从前方回来
2011.11.25
 
 
他的诗
 
 
我想象你们在后来的时代中读到他的诗
一个说话者已经走了
你们的时代
向一首诗敞开
 
你们带着你们静下来的沉思
带着对于物之本质的探镐
我们的时代不曾有过的心情
和蓝色,深入那些依旧活着的词句
 
大地宛若一场婚礼,它生下他
也生下他的那些诗歌
他坐在一件诗歌的筏子上
思考一生
 
作为一个不久就进入了
事物的内部的孩童
他和那些事物一起公平地看着世界
从内部看,并抚摸着人的整体
 
我和他,曾一起生活了许久
我知道他其实并不是一个诗人
而是一个在书中返乡的战士
他看见人世中还需要一条诗意的河流,顺手写下了那些诗
 
一种道路缓缓结束了
路上留下了那些幽静的火山石
从那里落下的新婚的金星
让人世间的房顶都染上了黄金的光泽
 
如今我再读着这些诗
所有的心,都集中于一个位置
2011.11.25
 
 
野猪到来
 
 
有一天你起床后你看见窗子上站着一头陌生的野猪
你想写一首关于野猪的诗歌献给这头黎明的野猪
你想说野猪你好,你什么时候来的
野猪你干吗站在这里
为什么站在此处却把脑袋歪向一边
你想给一个朋友打电话
告诉她你的房间里进来了一头野猪
只是暂时还看不见它的眼睛
所以还不能算是一头完整的野猪
你说野猪你下来吧,我打开窗子
我们聊聊
或者你进来
我站到窗台上
换一个位置
让你像我看你一样看看我
你说野猪你好,我们商量个事
把你的衣服借给我穿一下
我借给你我的屋子、地板、厨房、生活和情人
你说野猪你应该高兴啦
即使你什么不干总归会和我的情人
睡上一夜
你看她多么漂亮
她多么动人
多么让人着迷
她的小奶子
多么柔软
就像天使的卷心菜一样
她现在还在睡觉
但一会就会醒来
一会就会冲着你笑
一会就会让你摸她
让你抱她
让你要她
你和野猪聊着
窗子外的野猪一动不动
一头黎明的野猪它的头扭向一侧静静地蹲在你的窗台上
你打开窗户
摸摸它的毛
它一动不动
摸摸它的耳朵
它一动不动
你说你要和它共进早餐
它一动不动
你点上了一支烟
问它抽不抽
它说它正在擦眼镜
野猪的眼镜是两片窗子上的碎玻璃
它说它正在合计着到一个山谷里去旅行
正在和那里一个乡村野店的老板娘打情骂俏
正把手伸进她的裤裆里
它正在写一本书,叫《野猪秘史》
一头野猪正在山谷里独自步行
正在边走边想着去买一双新的皮鞋
正在想着要不要撕一页经书得罪一下它的上帝
正在盘算是不是随便到哪里喝一口水不给什么人钱
正在给另一头野猪写信,说只爱她一头猪
正在树林里撕着树叶,把那些信纸随便文绉绉地吃掉
正在挖坑说只要有了坑野猪就会喝上自来水
正和老妈在浴池里一起听着交响乐
用一个番薯讨好人心
这天早上,一头野猪只是随便跳上了一个窗台
在这里出一会神,对一头野猪来说
这只是一个遐想和冥思的早晨
这只是一个没有逻辑的早晨
这只是一个没有想法的早晨
野猪扭过头来
看了你一眼
走了
你问野猪什么时候回来
它没有回答你,你自言自语
说野猪一定会回来,你自言自语
说野猪明天会来,自言自语,说明天会来
2011.11.11
 
 
死而复醒
 
 
我在唱一支歌,一支充满
欺骗、谎言和残忍的歌
 
我在唱要把这块石头
放在哪里,它才是一块抗议的石头
 
穿过马路的高压线
它离路上的行人只有几米
 
我在唱电流流到了哪里
那些顺着电流流走的人
除了脸是脏的
还有哪些部分是不洁的
 
请问在一根电线里,除了一个
用铁丝卷起的失魂落魄的铁丝人
还有什么
 
我在唱着他的歌
来自祭品、癫狂和风向的歌
我在唱星期天的小帆船
海上的浮云多么可爱
看到了吗
故乡的月光,那不是由灯光汇集
而成的一本相册,受骗者
他唱出了
每天都要被抛入废墟的街车与心象
 
我唱着石头没有未来的日子
也没有过去
被沉入海底
还在水面上漂着
 
唱着刚刚出炉的面包
落日中的城镇、轮船的推进器
 
它刚刚把一个女孩
和她的轮渡推到了大海的
另一边
 
我唱她的装饰物、汽笛、悲伤和顺从
语词一样的寓意、故事和脸
我唱着她走了就不会再回来了
当我们死而复醒
 
死而复醒
是一种下午的不现实和看法
是一个信仰片段里的无信仰和描述
 
我唱着此刻的幻想是我
已经死了
是死后沿着一条
已经被死亡神化的小路
我试着与路两边的杂草结上亲戚
 
那些草围着我,犹如一辆草卡车
给我运来了一所房子
它们在门槛上和我看着同一本书
在同一本书里看到了同一个草种
 
我唱着草变成了书中的女孩
穿着草,也吃着,带着一个
草丛里的丈夫,很快就被草吃掉了
 
我幻想被吃掉的并不是她们
而是她们身上的气味
没有什么能比一位女孩
身上的气味更加好吃
幻想中
每一个女孩
都是一个新阶级斗争的水果
都是人们坐在草地上
对于草地的舞蹈和罪行
 
我唱着我是无罪的
我没有犯罪就已经死了
有多少无辜者
就有多少女孩在世上流着眼泪出生
 
我唱着多年后的
一个无政府主义者
他和你在一条公路上邂逅
相遇时天气有些冷
风正从家乡来到我的家乡
他有些模糊
正带着他无政府主义的女人
和一条素不相识的蜥蜴
走在傍晚的公路上
 
我唱着那时好多事物
都已遗忘或者已经看不清
你比任何时候都年轻
 
多年不见,我们一起坐下来
仿佛死而复醒
好天气如此漫长如此寒冷
一切犹如死而复醒
2011.09.03
 
 
身体,身体的
 
 
病房里只有病人在来回走动
 
其他的人都蒸发了
 
所有事物都是能蒸发的
 
只要你加热
 
正如一切都是问号
 
每天晚上,窗外遍布了鸟叫
 
但没有鸟
 
鸟叫和鸟不是一回事
(夜晚中听到的一只鸟
那是一只不存在的鸟
这只鸟有声响
但是没有心事
 
这只鸟不愿意来到你的跟前
肯定有它的原因
 
它和你有一段的距离
距离产生鸣叫
那是对一个名称的思索
它不愿显露自身的形体
 
人们穿过密密匝匝的雨林
通道
走向树林的深处
看见枝条晃动
迷雾重重
 
这只鸟白天回去
夜晚出现
(世界被涂成两种颜色
一张白纸处于黑—白的门槛之间
从一粒骰子的方向看
世界是一个尚未完成的圆)
 
这只鸟不愿让你从外部认识
也不想让你在林中相遇
它肯定有它自己的一种想法)
 
冬天的寒冷和烤栗子的气味交织在一起
 
人们排着队冒雨经过商店的门口
 
另一个人,很像她自己
 
一个问题被从外面提出
 
停下来,就是受到威胁
 
到处都是枪声,但没有开枪的人
 
他的枪声,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
 
剧院中,只剩下剧本和剧情
 
身体,身体的(不是肉体),身体
2011.11.08
 
 
图示1—13
 
 
1
桌子上只剩下了一个桃子
我们吃掉的只是一个水果
 
2
病人住在医院里
医院是一些咳嗽的房子
 
3
到达书店时我已经迟到了
早上出门我忘记了先迈出右脚
 
4
中午好
卡车下午会来装走所有的土豆
 
5
我向你问好
十月里你是唯一的暖瓶
 
6
口香糖不是糖的一种
牛奶在春天散布着春风的气息
 
7
所有的女孩都要怀孕
因为太阳每一天都是圆的
 
8
在遇到熊的秋天
并且动物园刚刚刷完墙漆
 
9
我看见了蓝色
八点钟大海曾是一片灰白
 
10
这张纸既不是黑色的
同时也不会是一只渡鸦
 
11
我有一枚硬币
可能张卫国并未死去
 
12
如果橙子是圆的
那么水在八十度时就要沸腾
 
13
电脑关机时
我正在一个脑子里,你不在此地
2011.10.25
 
 
一首诗歌能保存什么
 
 

一片大地
以及那些大地上的事物
 
一个月份
以及天空中一支云的曲子
 
一顿晚餐
以及时间的餐桌旁一个孤伶伶的孩子
 
一个语词
以及故乡的泉水中那些流动的银器
 
以及
一个人走过街道
 
他不但是那个人
还是那条街道
 
以及
听到一个世界
 
它却不说话
不使用人的语言
 
以及
人借语言惩罚自己
 

有些诗只能在白天读
有些诗只能在晚上读
我只读那些在晚上才能读的诗
 
有些诗可以在电脑上读
有些诗只适合在纸上读
我只读那些打印在纸上才能读的诗
 
有些诗吃着水果就可以读
有些诗要嚼着干草才能读
我只读那些透着浓浓的烟草气味的诗
 
有些诗读完了可以什么也不想
有些诗读到中途就要慢下来看看自己
我只读那些令人反视、也让人透视的诗
 
有些诗读着读着可以发出声来
有些诗读下去会让人一言不发
我只读那些悄无声息的诗
 
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听到其他的声音
才能听见诗歌被疯狂的手突然写出的声息
一只华南虎在咆哮着追赶这首诗
 

晚上,我对着一首诗说话
在我给它说话之前,这首诗还没有
我一说话,它就有了
我说出了第一句,它就有了第一行
我说完了第二句,它的第二行已经出现
我停下来,不说了
想起了这些年我对一首诗说了很多的话
多年来,我把那些想说却找不到人说的话
都说给了一首诗
把那些要说却不能说出的话
都说给了一首诗
朋友们都在写诗,我却在给诗说话
就如一个孩子,拿着他的显影液
在那些诗的窗户上涂来涂去
我把我的话说给它们,作为应答
它们显示给我看
我把我的心里话说给它们听,放在一首诗的旁边
一些话,我对着心念和血说
一些话,我只能对一首诗说
这些年,我也想听听一首诗想对我说什么
可它什么也不对我说,无论我说什么
不论它听到了什么,它都是一个听说的静默
除了这样对着一首诗在半夜说话,这些年
我也不知道我还能对这个世界再干点什么
敛尸匠在快乐地唱歌,我只在给一首诗说话
 

一首诗写不完
是因为它没有终点,也没有回忆
不是被写,而是自己在写
 
没有白天,也没有黑夜
它没有过去,也不到达未来
 
它不是一首抽象的诗
而是一首实在的诗在空气中涌动
 
它是事实、现在、看到和
一个被长久注目的对象
不同于数字深处以及
未经开采的矿石中隐含的事物
 
它不是一个来访者
而是一旦现身就从此永存
没有人死去
埋在风景模糊的山上
生活在一种不同的空气里
没有世界从未开始
也没有世界要到达末日
 
一首诗写下去,掉下去
永不落地,没有终点
就是要一直写到世界末日
2011.11.29
 
 
低语
 
 

世界寂静了,不再释放一个词语
它已经完好无损,独自享用着人世之水
从一口深井里,它目视自己的倒影
来自太阳的画像
它用一捆行李捆扎好
送给一位歌唱身影的诗人
他将在明天醒来
第一次看见这高大的礼物
它将挂在岛屿雄壮的犄角上
让他对生活重新领会
停住跑动的步伐
看见山和大地的统一
如果要应合心的跳动
他将谛听天空那最无声息的雷霆
如果要说出言语的归宿
他将指向那最近的夜幕
当一切都归于平静
万物都在寂静中聚集
因此也亲密地向后传递
空气中那些古老的季节也随之即将过去
旅行者搏斗着路途
犹如历史搏斗着一头公牛
荒野里那些最为粗糙的笔法
曾来源于召唤中一个清白无名的真理
随着思想在空白处中止
太阳将烤热那更为凶猛的岩石
 

所以,看吧,那群星
它们在海岛的上空如灯汹涌
它们意味着少女的俯瞰
和光的吹拂
每到夜晚
太阳离去
火沉入地下
它们在头顶上出现
让人抬起头来
仰望真正的天空
并为那些还在行进的人们
带来幸福的旅程
他们认识天空
并知道它的方向
因为星,那幸运的命运之星
在天穹闪烁
向他们指明着海的出路
和心灵对于光的热爱
因为星的吹拂
他们被卷走了一切
只剩下灵魂和唯一的家
而灵魂也没有在家里
而是随着形体四处游荡
如今他们只维系于这星群的汹涌
热爱于被微弱的星光烤焦
而重获新生
现在他们思念那些故乡的河流
永不停歇的庭院
在河岸上生长
在彷如新婚庆典的夜晚中
他们忠诚地仰望
这些古老者神秘的话语
 

在夜晚,倾听那些词语
看那些逝去的人们
在古老语言中的行走
春日中
美好而忧伤的植物
重返大地
以另一种土地
语言举起它们
并留下它们的种子
 
看见那些时光的节日
以及对于人们劳作的
总结
夜幕中降临的
明亮的月光
和大地对于女儿的应接
人们相互靠近
产生岁月的声音
 
在柔和的灯光下
它们给灯以光
让它来重新照亮人世
以新的家具和生活
来抚慰孤单的身体
 
它们平衡着幸福与不幸
新生与丧失
庇护着树林与船只
为那些若有所思的人
留下步行的小径
为幽灵和醉酒
留下翅翼和浮力
 
以遗忘的方式经历记忆
以黑夜的形式重现光明
经历水
和火
却没有成为被焚者
而是解散火和在火里诞生
 
除了温暖和热
人们理解火
是因为这光亮植物的
唯一的果实
然而灰烬,犹如人类肩上最重的背负
同样需要保存
 

于是在春天里
人们建造起房屋
让亲人们在里面居住
让房子
像花朵一样
在大地上盛开
 
从隐藏的酒杯中
产生出关于未来
和远方的见识
为已去的灵体
留出宽大的床铺
 
人们在房屋里
为屋顶和天空
献上思想
和早餐
递上自己的孩子
请世界收下
 
让他们学会言语
开口说话
直接捐赠出心灵倾听的闪光
首先投身于周围的田野
和太阳的劳作
 
为那不能言说者
人们在星光下献上舞蹈和诗作
实现世代的愿望
为那远离庭院的漫游者
人们为他,也为你
为那些对睡眠总是失约的人
准备好方言和归宿
让他们忘却异乡与落魄
忘却劳苦与追忆
 

而我们都要走向这一个位置
在一棵树矗立的荒野上
风通过另一棵树
依次传达清晨的话语
从前的对话
惟剩下倾听中的
倾听
在弥久地实现
 
人们已经
不再相互追问
只有没有手的抚慰
还在邻居间进行
并传来呼唤起床的
钟声
但无人响应
 
悬而未决的世界
已经落实为重新的土地
出现在城市和村子的一侧
世人在另一侧生活
建造太阳最大的画面
等着秋日的收获
来自于友情和时间的成就
 
有些人,依旧心存幻想
看着身后的家园
对反的一侧
脸上包着闪光的铜
和铁
形同我们
于泉水旁生还
但一切已经不是
对于问题的回答
只有旅行者
还在继续开垦未见的旅途
赶往下一个中点
在大海的出口之处
河流与海水合成整体
 
只剩下回家的麦子
依然为人们献上面包
呈放于黎明的餐桌
人们围着桌子与餐食
回目田野以及那些
与人生死不离
窗外的恩德
灯火彻夜不眠
 
然而人们已经不能不去翻开土地
撒上种子
呼唤那个人
以及他的同伴
在恶劣天气与神龙斗争的日子中
故乡随着诗人的天职再次升起
因此,夜晚中看见的一切
在游历的历程平静的演奏中
难以确定
庄严的语言
依旧允许一切冒险的船桅通过
即使历史的画幅
只描述景象的汇聚
进入黑暗浓烈的丛林
取回本分的记忆
而金匠舍弃坚实的思索和成熟的孤独
2011.11.23
 
 
我们还能干什么
 
 
我们已经相互厌倦,但是厌倦是什么
我们已经相互认不出对方,但是对方是什么
我们已经流干了血,你还剩下一滴,但是这一滴好干什么
一滴水好干什么,一斤人肉好干什么,一块陶土
能捏出什么,如果世界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人
已经不是人的样子,心已经再不逃跑了,还要一座监狱
干什么,我们还在我们的坟头上,挖土,捏泥人干什么
还在坟上哭鼻子干什么,还提着脑袋,在脑门上开一个小洞干什么
用手提着灯笼把一个孩子送进去干什么,孩子已经睡着了
孩子在喝着新鲜的血做着不一样的梦,孩子在梦里已经做好了
另一个世界,另一个世界里有酒,有馒头,有女人脱光了衣服
用手摸着金色的私处,我们哥俩还不喝点酒趁着夜色一人搂着一个
去广场散散步,踢踢足球,还愣在这里干什么
还演奏什么,还制造什么,还点点人数
说少了一个,说丢了一个,说下半场还没开始
下半场就是下半句,下半场就是下半生,下半场就是一个陷阱
每一个瞎子都要掉进去,我们背着这个陷阱就像背着一口大锅
锅里煮着一块红色的肉,我们停下来吃点自己的肉,高举着剩下的肉
还留着这些多余的肉的干什么,还往肉里种土豆干什么
还在门口扫落叶干什么,还往落叶里掷骰子干什么,还笑了
还打碎了一个暖瓶,还抱着一个暖瓶,把母亲和老姨装在瓶子里
在瓶子的外面给她们发电报,报信,报喜,报告秋日的
天气,还把一条凌晨的铁路紧紧抱在怀里,像抱着一根肋骨
打着雨伞,站在法庭的外面,明知道法律里的雨已经不会下到
生活的外面,还扛着一具无名的尸首,去张贴寻人启示干什么
还不脱下裤子,在人群中撒一泡尿,还让一泡尿愣憋着干什么
已经憋了三十年,一泡尿已经炼成了一块足够的结石
像一块已经在火山口冷却的大理石,还不把它挖出来
雕成一匹木马,还藏着它干什么,还愣着干什么
还把书翻到第一百五十页干什么,还仰望什么,还弹唱什么
还犯傻什么,还等着一辆从头顶开来的卡车,在冬日的晨雾里
运走另一辆卡车,卡车击毙了卡车,还怀揣着对于卡车的忠诚
与信仰干什么,还往身上塞火花塞干什么,还坐在楼梯口等着有人
从楼上下来,往她眼里扔一根火柴她就着了,还不喊她下来
只是像一把椅子那样,坐在那里干什么,只是蝴蝶一样在草上
飞来飞去,壁虎一样,在墙上爬来爬去,已经老了,老掉牙了
还不死心,还去医院去看望自己的牙齿,还和牙齿深情地说再见,还觉得
没有牙了就是一个卖国贼,相信自己是一个有祖国的人,还去银行存款
去遗骨上存骨气,去文字中存骨灰,还存了一封遗诏和一个遗腹子
还是怕死,怕鬼,怕有人走了,就不再回来,屋子里只剩下灯
和最后一个点灯的人,屋子里只有遗忘,却忘不掉与生俱来的一切
还死守着这个屋子干什么,还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不弃城而走坐在城头上干什么
深夜了,一个人,焦土和子宫中升起的孤魂野鬼,还死死地拽着自己的衣袖唱什么
还摸什么,还哭什么,还从地上捡起一块肥皂,擦着冰面,看起来
冰更干净了,干净得就像一场绝症,干净得就像一位临终的医生,让人想走上去
用一生和他握握手,就像一段没有人的历史,让人想走进去死在里面
还不跳下去干什么,还等在外面干什么,还想了那么多的问题,却被一个问题
给问住了,答案等于父亲,把已经睡熟的一个老人用鞭子揍醒干什么
历史等于反面,把头伸进他的后背,看了看,却只看到了一个包袱一样的瘤子
如同一个悲伤的孩子,于是带着他去吃了一顿早餐,吃完了,还坐在那里不走干什么
还想什么,还说什么,还要给那些迎面走来不打招呼的人递上一包什么
还要在纸里包上什么,什么都是包不住的,除了伤口,既然人们都是负伤的
都在一边喷农药,一边喝农药,一边打长工,一边打破自己的额头,一边买房子
一边买墓地,一边吐血一边卖血,一边死去一边出生,一边看电视
一边被电视电死,一边回家一边无家可归,还缺什么,还问什么,还看着路边上的
田野出神,神已经不在了,神已经变成了一阵现实的蒸汽,回到了锅里
还在张望什么,还在搂着一个放荡的女人,不好意思进去
不好意思出来,不好意思既不进去又不出来,不好意思
闭上眼睛,不好意思睁开眼睛,不好意思按照原来的样子
再捏出一个女人,按照原来的工艺再生下一个孩子
按照原来的光,再开一次灯,车轮再回去一次
按照原来的瓷器,再烧一次纸人,因为光,主要烧好它的眼睛
烧一本书,放在它的手里,读起来吞吞吐吐的,有些不好意思
还吞吞吐吐的不好意思干什么,还叼着一根烟卷,仿佛卷烟厂的小伙计
看到一张还未冲洗的底片,就走了进去,仿佛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就这样
回到了起点,就这样,说到这里,我就不想再往下说了,可如果我们不说了,还能干什么
2011.10.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