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2010年6月份诗歌练习(12首) (阅读880次)



  
豆浆机
 
豆子放进去
就能出来豆浆
挺好玩的
放进更多黄豆
出来更多豆浆
放进太多黄豆
出来太多豆浆
怎么办呢
 
天黑了
我想把豆浆变回黄豆
2010.06.11
 
 
寿
 
“寿”字巨大
占满山崖
上前抚摸
被老K摄入镜头
 
照片中的我
依附在“钩”画凹槽中
犹如一滴
随手可抹的污点
2010.06.17
 
 
割草机
 
割草机在窗外啊呜啊呜地响
割草机在草地上来回奔跑
割草机将断草抛向天空
 
我倚在窗口
一边咒骂嘈杂的声音
一边贪娈享受浓郁的草清香味
2010.06.18
 
 
我是个有着深深怀旧情结的人
 
不得不承认
我是个有着深深怀旧情结的人
用过的东西舍不得扔
穿旧的衣服依然挂在衣柜
三年前从王家庄搬出来
义无反顾
发誓不再回去
心里却时时念叨往昔的点点滴滴
明月当空
凉风习习
今晚我挤上316从城西到城东
转274,再坐十五分钟摩的
敲开那扇曾经熟悉的门
门里的少妇问我找谁
我说不找谁,只是来看看
“神经病”
紧接着“啪”的一声
大门关上
我坐十五分钟摩的
挤上274转316
从城东到城西
发誓不再回去
2010.06.18
 
 
哪也不想去
 
这个月我想去北京
想见见刘不伟、李飞骏
见见大凯、消除、朱琨、水云烟、纯玻璃……
这个月我还想去青岛、武汉、成都
见见我所有想见的朋友
可是每一个地方
我不想见的人
总比想见的多那么几个
几十个、几百个
甚至更多
想了想
还是哪也不去算了
2010.06.19
 
 
天涯比邻
 
她要到我博客看诗
问我更新了没有
我不知道哪些对于她是新的
便让她自己过来看看
她说如果没更新就不来了
怪麻烦的
让我贴新诗后及时告诉她
我说好
第二天,我拿起电话
拨出她的号码
我说“刚炖的排骨冬瓜
中午过来吃饭吧”
她在电话中沉默许久
慵懒地说:
坐火箭也赶不上
2010.06.19
 
 
哀悼者
 
她赤身裸体,面目安详
静静接受人们的痛哭和哀悼
我置身其中却置心其外
拒绝被忧伤的乐曲牵引
拒绝走进忧伤的世界
我是那么格格不入
特立独行
在他们低头默哀,泪流满面之际
满脑子竟是她开心的笑
婀娜的身姿
和我们在一起时欢乐的片断
我甚至想到
如果她此时突然醒来
看到这么多人围观她洁白如玉的肌肤
她的双手
先是捂脸、遮胸,还是挡在两腿之间
这问题消磨我太多精力
致使我的眼泪
在眼眶打转三天三夜
仍然没有丝毫要掉出来的意思
2010.06.24
 
 
死尸
 
呼吸的死尸,行走的死尸
五颜六色的死尸,七嘴八舌的死尸
一睁眼看到许多死尸
闭上眼看到更多死尸
 
我在死尸们的注视下安然入睡
俨然一具肢体残缺思想腐朽的死尸
2010.06.25
 
 
 “半亩悲欢”里的张美丽
 
我让她把温度调低一点
我让她把温度调高一点
 
“请给我杯中加点水”
“先生,你的杯满的啊”
“那就先倒掉一些再加”
 
她温柔地说:“好的”
2010.06.2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