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秋日诗札 (阅读1087次)



 秋日诗札
 
 
 
 
 
 
《为这一年的七月而作》
 
 
七月过后
再没有写下一首诗
我的手上,扎满尖刺的愤怒
每当拔出一根,我就在黑暗里流泪
我的众多的父母
宁肯被遥远的月亮漂白头发
也不愿回家
我的兄弟姐妹,整夜敲打骨头的车厢
我的孩子,多余的孩子
被狗吃掉
最坏的时代
妇人在荒芜的花园里对着我吼叫
因为得不到爱
因为,爱不完整
 
 
 
《没有没有的时光》
 
 
我愿意这样坐着
没有期望,没有等待
没有湖,没有像样的房舍
没有树
没有晒得温热的萝卜叶子的田地
没有干草堆上洗澡的云
没有错误地,走上秤盘的鸡雏的爪子
没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没有你
没有世界
没有黑暗和一朵哑巴的花
远与近
没有没有的时光
 
 
 
《门的背后》
 
 
我犹豫了很久
是否敲开他的门
事实上,走上楼梯
我就想到了他
 
他是一个人
很多个人
 
他是站在镜子前涂剃须膏的人
他是蹲在厨房里剥小葱的人
他是从沙发里起身,换碟片的人
他是赖在马桶上翻动画的人
他是靠着阳台抽烟
一个喜欢看树的人
一个慢人
 
他是进了另一个房间
检查作业的人
他是回来喝水,停顿下来
报与女人微笑的人
他是吹口哨,讨好猫
甚至想来一个舞步的人
可是后者,眼光很冷
看着他,在意念里摔跤
注定失败的人
 
他是轻手轻脚
溜回书房的一个小偷
他是坐在那里,身体
像空心的瓮,那样的人
他是满脑子铜臭的人
分不清月光与大腿的人
骑墙的人
他是王
手执钢鞭敲打木鱼的人
 
他是忙着偷渡的人
摇橹的人,水温18度
全速,驶向外星球
他是非法的人
未被验证身份的人
一个模糊的人
很多个人
他是没有把心掏出来给我们看的人
他是一个害怕敲门的人
 
现在,我把手势变了
变成了推
我不是推门,是在推墙
我在用力推
整幢关紧的房子
 
我把房子从楼梯上直接推出去
 
我看到很多人在围观
我的尸体
 
他们咒骂得十分痛心
第一次,他们不为他们自己
 
  
 
《祖母的忌日》
 
 
祖母从神龛上走下来
轻易地穿过了我们。
她轻手轻脚,参观每个房间
并且扶正了蛋糕上的樱桃。
 
像她生前一样
我们拥有幸福的生活。
一把香菜,平静地搁在碗口
未关严的龙头淌着水滴。
 
不仅仅是这些。
下个星期,中秋节来临
我们会集体去动物园
父亲,将抱紧最小的孙子。
 
而我们呆到很晚,在草坪上
玩扑克牌捉强盗的游戏。
直到节日的焰火点燃,一瞬间
看见整个家族,狂欢的血。
 
今天,大人们脸色落寞
孩子们挤在一旁吃喝,满嘴奶油。
祖母和胡桃树握完手
不说再见,回到了光的中心。
 
 
 
《木仙》
 
 
在国王的宫殿里
永远没有一扇重复的门和窗户。
各式各样,奇特的家具
摆满了梁柱间,留下的空白。
 
——让他们安于自己的生活
他说。
而这一切,仅仅
是一个华丽谎言的开始。
 
在宫殿外
所有的树木
排着队,心甘情愿地等着牺牲。
 
一场毫不含糊的谋杀
惊天的阴谋!
动用了斧头的勇武
尺子的精明
凿子的洞察
和墨斗的算计
以及,刨子的挑剔和推演
没完没了,岁月里的漫长拉锯。
 
只有一个一戳就破的理由:

与不朽。
 
让他们停止思考,他说。
他建造了桥
遇到水不再止步。
让他们无所事事
他发明了车。
让他们放纵
于是,造就了顺流而下的船。
 
让贪欲和战争来临
他制造了云梯。
让灾难和疾病产生
他雕刻的木人指向吴地
大旱三年。
 
最后,他说:
让他们在永生的幻想中死去吧
于是有了木鸢
在天上飞了三天三夜……
 
晚年,孤苦一人
为年青时的孟浪深感后悔。
他绝了后。
他焚烧了《鲁班全书》
他把那双沾满了恶的
美的手一起焚烧。
 
 
 
《沙》
 
 
夜色黯淡,我的亲人
彗星的尾巴拖曳
一群渴了的,饥饿的小嘴巴。
凉风如水,不舍昼夜地
冲刷。银河系里的一刹那
短暂地抵抗,我们还要耐心地挤紧
不知疲倦地磨损,消耗。
 
 
 
《麋鹿》
 
 
在沼泽地
瓶刷似的狼尾草,伸进
空气中的时候
我常常能看到它的侧面:
 
挂满泥浆的毛皮
一张展开的世界地图
密密麻麻的人群
无声地聚集
 
一条路
从它的脊背蜿蜒到头顶
 
它静止不动
眼睛平视远方
仿佛已经洞察一切
 
它的角,向上扬起
不落的星辰
高过这个时代所有的建筑
 
 
 
《打烙》
 
 
当我还是少年
在竟陵城南转悠
他们给一匹小马打烙
 
是怎样的岁月?
它拉断缰绳
撞垮了铁匠作坊的顶篷
它冲翻包子铺
踢倒了青菜篮子
它径直穿过树林,趟过了小河
 
它被眼睛里无边无际麦苗的海洋吓得止住脚步
 
谁还记得那样的温驯?
他们在哄笑中绕着小河回来
谁又在使眼色,看你抽搐的屁股
哦,我的小乖乖
他们用粗糙的手指抚摸缎子似的脊背
捧你的脸
 
又是谁在夜里流下眼泪
为一种严苛的教育,相似的命运
失眠至今
 
 
 
《日常》
 
 
晚餐过后,一对金鱼的表情
好像一不小心
就会蹦达出来,在桌面上噼啪
印上红漆
 
回忆这东西
九月,溃烂的紫背萍
为她喉咙里的那口浓痰
困住,如今依赖于一方手帕
 
嘿,他坐得那样地端正
那张嘴不以为然,努了努
似乎要远去
亲吻远山上的雪线
 
她试着去揩他脸上的油渍
啊,米粒,灯豆一样地晶莹夺目
但是,对老年斑的识明
尚且要求,掌握精湛的手艺
 
为了那无休止的折磨
黄昏,他们决定停摆休息
四只手,四片枯叶
竟然互相忘记了抚摸
 
他的大腿,还有点劲儿
像粪叉那样凶狠地斜插过去
她蜷缩在一边
像一小捆干草收束
 
为他们春天里爽朗地大笑着
拉开窗户,阳光伸手进来
握住瓶中的玫瑰
现在,失眠更像是场祷告
 
这两个幼稚园里不肯安睡的主
今天被我称之为父母的人
曾经在火的撞击中溅出了我
却需要漫长的时间,凉透躯体
 
 
 
《裸体女人画像》
 
 
她的脸被一束强烈的光线殴击
五官缺席
留下了掷铁饼者
脱手的证据
 
头发,随着风飘扬
一片旗帜
仿佛还弥漫着畅快的汗息
 
她的右臂
手肘处形成夹角
演绎了一个小提琴手的浪漫情怀
 
左边的胳膊抡圆了
像虚化的桨叶
不,被吸附进一扇敞亮的翅膀
被牵引
 
天啦,奔跑中的乳房
抬到了最高
乳头,恰好表明
达到了那一时刻的顶点
 
那样光滑的小腹是致命的诱惑
阴柔得
像蛇,溜过了热玻璃
 
而隐秘的美
沦陷在大面积的湖水
与一片草地之间
 
气势磅礴的大腿
挂满了汗水与露珠
洋溢着乐观主义者的情绪
 
皮肤光洁,有肉
代表一点文艺
紧绷,过于霸道
显然缺乏思考
 
思想!在抵紧了的膝盖上
那是填充了血液
平滑板,和骨头的
 
另一个大脑
成为整幅图画的支点
 
只有那样
才会明白那种引导
 
小腿并没有跃离大地
光明,自由,充满希望的世界
需要设计一溜小跑
 
 
 
《乌鲗》
 
 
应该有一根钢管
不为人知
在那样的舞台,在深海中央
 
成群结队,穿着透明舞裙的
小甜心,游过来
在吧台前大口地咽冰
 
我凝神倾听,她们的
喁喁心事,但海水
很快缝合了细碎的黑暗
 
一个声音在大海上空呐喊
像月光:跳下去
爱她们的缺点,爱全部
 
但是月亮,依然没有穿透
海底,而她们
只是闪耀的,燃烧的霓虹
 
瞧瞧她们,游得太快了
不停地变幻颜色
在众多中,掩藏了自己
 
当心!那雪白的
小肚皮,以及曼妙得
柔若无骨的触手——
 
这些没有教养的小东西
受伤害已久
手腕上,带有烟头的烫痕
 
她们等着你跳入
撕碎你
龁啮眼睛,和整个头骨
 
她们是有毒的!
尽管,在一团喷射的墨汁后面
你不知道那种血泪
 
黎明前,她们泅回浅湾
产下了鱼卵,但没有上岸
海面上浮起死去的天使
 
 
 
《麻雀的可能性》
 
 
从麻雀被嘘走
到麻雀飞进我的大脑
找到鸟巢
这一天,我等了许久
 
麻雀飞不高
也飞不快
麻雀,是赶在路上的
一些逗号
 
麻雀
站在一堆糖纸当中
在垃圾场
有亲临节日的幸福感觉
 
但麻雀站在谷仓顶上
带本地口音
也是外省身份,需要
提防一杆土铳
 
麻雀的亲戚
是稻草人
在它的手臂上
也许,能啄到一只苍蝇
 
麻雀被孩子们活捉
放开
起劲追赶的时候
腿上的白线,特别醒目
 
麻雀在檐下
只能用一块破布
当作暂住证,非法居民
随时等待拆迁
 
麻雀有民工身份
在城市森林里
麻雀是木工,泥瓦工
麻雀有搅动油漆的激情
 
为什么要把一首诗
写这么长呢?
因为只要是麻雀
就具有多种可能性
 
麻雀是文艺青年
沙窝里的摇滚歌手
麻雀飞进夜总会
一样胜任钢管舞
 
麻雀进了群艺馆
是从窗子里飞进去的
麻雀的脚印
差点成为稀世大作
 
麻雀,本身就是艺术品
枯枝上的八大
麻雀坐禅,踩着
380V电流的高压线
 
麻雀很小
但作为一首诗
麻雀很大
麻雀的内脏是整座工厂
 
麻雀在城乡结合部
是无产者
麻雀进了城,是临时工
潜在起义者
 
拍电影的人
考虑应该为麻雀制片
麻雀是小个子列宁
穿短大衣
 
麻雀的本能是教授
在黑板前
在粉笔盒里
经验丰富,学会了饶舌
 
麻雀可能不知道
它代表了中国人的命运
从洞庭湖飞到深圳
麻雀可能是位成功的商人
 
从秦岭飞到西安
麻雀当中有只王维
讽刺的是,麻雀在火车站
可能是个扒手
 
麻雀最不可能是警察
麻雀想象过
最多是位兵马俑
麻雀不够光鲜,调子太灰
 
麻雀从东海开始飞
飞到杭州
麻雀是西湖长椅上
摆弄粉饼的小资
 
麻雀从坝上
飞到故宫
飞到天安门
接受欢呼,供奉为国宝
 
麻雀从这里
到那里,其中的变故
完全可以置换
麻雀有007系列的专辑
 
麻雀不是瞎子
不用担心出不了门
麻雀飞到泰山上
就可以封禅
 
不要再写了
写不完——麻雀会叫
也会抗议
麻雀集会,占领了华尔街
 
麻雀的朋友
下海变成了鼠标
麻雀钻进夜里
也当不成一只乌鸦
 
麻雀做做游击队员
这还差不多
麻雀那么灰暗
其实灵魂,和你我一样
 
麻雀是会飞的
麻雀有自由的羽毛
麻雀在盘子里时,剥光了
有枣红色健康的肌肉
 
麻雀可以是棵树
树上的疙瘩
麻雀在风雨里,在我大脑里
飘摇,麻雀在孵蛋
 
麻雀几次跳下来
教我写诗
麻雀的超现实主义
像极了一位潜在的大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