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平原的苦楝(20首)。。偶真是太能写了。。 (阅读1428次)



平原的苦楝
 
为什么我们不断书写苦楝
栽种于旷野和路旁。
误食果实的人们昏睡
一切的误会消散在白日。
没有什么,比谈论爱情更让我厌烦
往身体里注射糖
只为寻找甜蜜的幻觉。
可是苦楝,生于房前屋后
剥落的树皮将我们圈禁。
有时平原过于乏味
一览无余的寂静,在苦楝林里
折磨着我们迷失的日子。
 
2011-10-3
 


 
 
也许
 
也许,我该留在原地
尽管没有遮挡。
面目模糊的人
在云层里变成虚构的胖子。
也许傍晚,不属于海边
沙堆里失去被掩盖的真相。
我的头发
不曾尝到咸味,也许
那拉长的黑影从没有来过。
也许这个海滩,
只出现在我的诗里。
 
2011-10-3
 
 
 

 
 
好天气
 
这天,我在田里看到两个人
像是锈铁做的,沉滞,只露出侧面。
他们张着鱼尾般的嘴
望向远处。
 
我在树上不曾挪动,还是有风
从他们那儿带来腐味。
这两个人,安静坐着
稻谷跌倒在他们的前胸后背
鸟儿也驻足了。
还有我,在啃苹果。
 
天气好的没话说,拿叶子盖住脸
眼睛也像被火在烧。
所有的人,所有的景色
 
在燃烧。
这片田地,在蓝天下缓慢升起。
他们自然也是。
那么昨天的事是否可以遗忘,
在这样的天气里。
 
2011-10-3
 
 


 
小镇寂静
 
马儿失去尾巴
向主人求饶。
菱形的房子没有门。
我们来到小镇
尽遇到奇怪的事。
 
前面过来一个瘦子
比电线杆高。
他形影不离的伴侣
双目失明
只剩下无依无靠的脑袋。
 
沿唯一的路走下去
就是我们的目的地。
 
还是先喝杯吧。
 
2011-10-4
 

 
 
 
独裁者
 
这个人,
睁眼的猫头鹰在肩膀上。
权杖在手中,
金子般的盔甲
每个亮片上都有阴郁的花。
请让我,
触摸下你的胸口
那里有张欢乐的鬼面
吐出猩红舌头。
 
2011-10-4
 
 

 
 
云山居
 
住在这儿最大的好处是
所有人都睡了
我还在窗前看台风的到达。
山上的乔木林同时俯下腰身,
仿佛不堪一击。
每一季的风暴,都这样残酷
从不相干的海上来,
在这小山岭中徘徊不去。
下午的时候
我在山脚,没有找到一颗果子。
也没有一点儿风。
那个入山的斜坡还在。
几年前,我怀着孩子
从这里走进一片无人的灌木林。
夹竹桃鲜艳,变色龙有狡黠的眼睛
当蚂蚁胡乱啃起我的脚背,
前方一座座荒坟
突然轻轻的笑起来。
多么有趣。
即使,我仍在窗子里面
也被风掀起
穿过邻人的屋顶和水池
向那躁动的风眼去。
野猫适时叫着,
它们吊在榕树的长须上悲伤。
其实不必,
白云山下风景独好。
 
2011-10-4
 


 
 
小步舞曲
 
果树里的人又在跳舞
搂着刚捕到的鲩鱼
一个花丛,转到另一个。
 
潮湿的地上
许多熟透的果子
谁会去捡起,或是烂在泥里
让死去的人尝一口。
 
那件事还在延续
我在你的身后看着。
小溪里夺目的光芒
胜过我们往日闪烁的话语。
 
跳个舞,好不好
别再这样沉默的睡着。
 
2011-10-5





 
天使在人间
 
娃娃脸梳个髻,成了社交女郎
露胸便被人揣测。
一切罪恶都在眼睛里流淌
比最好的眼线液防水。
左手一朵玫瑰
右手伸给黑寡妇
它咬上一口,还是怕这人间的苦。
端坐哲人面前
也遇不到完全美好的天气。
什么也不用担忧
早晨仔细化个妆,就发现不了悲伤。
 
2011-10-5
 
 
 
 
 
患者日记
 
它们真的在。无处不在。
门缝、茶杯盖儿,我的家具上到处是黑色压痕。
好像沙漠里的骆驼,倒下前的脚印
我没有看过沙漠。虽然它们带我去过
沙子还停在嗅觉里。
有凿子在我脸上敲打,像是雕琢艺术馆里新的藏品。
干裂的风灌进伤口,下一刻会怎样。
学校的杂种们瞧见了
又该躲起来笑吧。我很在乎。
但我会趴在地上学蜈蚣摇摇屁股。
“做个流口水的孩子”,它们在地下小声说着
并且鼓励的捏捏我。
睁开眼就看到这些日夜所思的人……东西……
我不愿意。
只让它们活在眼皮里,活在我的父母、邻人之外。
我仍是个安静的白痴少年
明天或许可以去踢球,如果能从轮椅上逃出去。
 
2011-10-5



 
 
 
木匠先生
 
两只麻雀在楼顶攀谈。
一小时前,下过场雨
有人在它们依偎的位置
张望下面的花园。
鹅卵石繁复,棕榈叶折去一半
 
他早有动摇之心,扔下块木头
从花园的树上锯的。
这是个好木匠,人们都知道
遗憾的是,
有些不合时宜。
 
四季穿短裤晨跑的瘦老头
举着小哑铃神秘指点
“他就像木瓜树没有了白浆,
桉树不再无穷无尽的喝水。”
 
木匠的妻,四川胖妇人
天亮带脑瘫的儿子买菜
晚上为健康的女儿做饭。
他们在山脚挖个洞穴做卧室,
潮湿的日子睡在船上
木匠的手艺。
 
还有条神奇的拉布拉多,
当然是假的。一个手艺活儿
只在木匠面前撒欢。
 
不合时宜的木匠先生
你在哪里,
童话不断出现在你手中。
 
在雨天的楼顶上抽双喜,
在麻雀占据的地方小憩,
在空中花园里寻找新的木头。
 
好吧再见,木匠先生
你的工具掉了。
 
2011-10-6
 




 
怪妹妹话爱情
 
(一)
 
山上的大叔
坐在绵羊旁。
他没有恶习
穿上牧师的袍子。
大叔,
今天多云转雨
异时空鸟人在天上捕日
你手中经书hold不住了。
 
(二)
 
住在山后的日子过得飞快
日生夜死,我还活着
又见他从天上经过。
白死这么多回,
千万别只爱过这个鸟人。
 
(三)
 
他们是情侣
在这个小山头种了一辈子杉树。
我偷看过他们嘿咻。
两对黑眼珠互相啃食,像是仇恨了几生。
我他妈也飞累了。
 
(四)
 
拍拍我的脸,玻璃做的。
胸是铁的,肩膀铜铸的
牙齿选择又轻又结实的贵金属。
可是求你了,表挖我的心
那是这房子里唯一还冒热气的。
好贵。
 
(五)
 
为了公平,鸟人和她幻化成
一模一样的两个人
他们照镜子,就如同看对方
他们抽对方也会自怨。
这样过了许多年。深深的爱着。
某天,她突然发现
鸟人只剩下一堆烂壳坐在那儿衷情望她。
她抱住门口的杉树,
妹妹,不要哭
还好还好,他仍愿意做个假样子。
 
(六)
 
他们死了,
在杉树下。
我可能还会在这里住下去。
鸟人,
你够种就回来互殴一回。
 
2011-10-9
 
 

 
 
 
再入沼泽
 
我们在冷沙上歌唱,
盖着薄被。
小岛将海浪阻挡在无人涉足的另一面。
狗的咆哮中,你到海里游泳
 
我只能在岸上,
等待沼泽从两山之间显露。
不用怀疑当时的困境,让你消瘦
我夜夜咳嗽,
在地铁的人潮中宛如身死。
那段日子后,我们不可避免的疏远
 
最近特别想去看你
再入沼泽妙不可言,葬身泥与泥之间也是美好。
好像爱丽丝旧地重游,在倾斜的
摩天轮下等待故事重复。
“时间不长,不欢而散”。
 
2011-10-10
 




密集恐惧症
 
野刺生出无数的小红果儿
天鹅被不断描绘出白羽
 
还有,
美人们遍布花纹的脸
让我们无时无刻的战栗。
不能在安静时,看到这些
时间因此蒙上血色光晕。
 
我不能放开自己灌铅的眼神
铸铁般
将我们压在如此密集的画面上。
我不能这样,
抠住喉咙呕吐也无济于事。
 
在南方,
会有许多意想不到的状况。
夜晚回家
遇到暴露癖丛生的毛发,
白云深处的说谎者纠集在门前。
 
我们在米兰肆意的香气里
嗅到危险气味,来自
你不断诡辩的猜测。
 
2011-10-11
 
 
 
 
 
沉静的病人
 
我想说的远不止这些:
干净的眼睛,
出现在他脸上。
 
像勇敢的游击队员先生
只是没有朝天的雪茄。
他有
脖上雪白的毛巾
和厚嘴唇中慌乱逃命的词语。
 
瓦砾中
对着废弃的消防器材
吹起长号。
这不是在缅怀过去
 
他专注的样子
与远处
埋在裤裆里的大个儿
组成了最新的明信片。
 
2011-10-11
 


 
 
小提琴手睡着了
 
我所有的话都留在
他死去的琴声里。
 
小提琴手睡着在暴雨天
鸭舌帽盖住水洼里蹦跳的鲇鱼。
 
松树伸出尖脑壳,
不明身份的调查员从天上飞过。
 
静悄悄的黎明,我们喝呀喝
屁股下面的青草
有残酷的气味。
 
我们同享今日
可是永不会再见。
 
2011-10-13
 
 

 
 
蝙蝠先生的热爱
 
勤劳的蝙蝠先生
沙沙的扫着落叶。
 
这不是舞台,我却在偷看。
他在拆沙发,
他在梳小胡须。
 
祥云升起的这一日,
自沉的人们也从河里回来
而我挂在奄奄一息的天鹅上。
 
他在修剪黄杨,
他在铺地板。
 
蝙蝠先生
停下手里枯燥的活计
和我谈谈爱的算术吧。
 
一只天鹅。
一只刚死去的天鹅。
 
我的房子刷了红油漆,
只剩下它了。
 
2011-10-13
 
 


 
练习曲
 
1)
 
卡拉斯唱歌——
我会难过的
吃许多。
 
 
2)
 
喝酸奶,
是早晨的事
现在吃你的话。
 
 
3)
 
我爱——
说情话
如果没正经事做。
 
 
4)
 
我要打爸爸。
因为他——
抱着妈妈。
 
 
5)
 
玩了一天回家
畏缩的
像失败的小偷。
 
 
6)
 
好久没有礼物——
原来的,
老鼠偷走了。
 
 
7)
 
噪音!
锯子割我的
耳朵。
 
 
8)
 
雨后乌云——
理发师修了
大叔的脑袋。
 
 
9)
 
你——
眼睛乌黑
我在溪边饮水
 
 
10)
 
东东说话——
雨水掉进我眼里
蓝色的
 
 
11)
 
看不到雨。
声音——
在氧气罩里。
 
 
12)
 
回去的路上
我想烂醉——
吃了两条鳗鱼。
 
 
2011-10-13
 
 
 

 
 
谎话
 
松柏陪伴我们的谎话
狗与夕阳,也不能淡忘。
 
每一个背影都在提醒
事情的发生。
不在被雨水浇灌的伞上
不在郊区,
或小贩聚集的人行道。
 
从早晨,到晚上
穿过工厂区
土黄色的房子,许多注视。
 
我剪短头发和
软骨头。
咔嚓,咔嚓
气味留在手心里。
 
我们在明天,还是会说话。
就这样吧。
 
2011-10-14
 
 
 


 
她是个陌生人
 
甚至,
没有人仔细了解过她。
 
旧家具在房子里,她在弹簧沙发里。
绿色地毯上,只有
她手里的烟还活着。
 
街上有人游行,粉红女郎穿过云彩。
好时光也来到她
挺直的身体里。
 
不要去想此时的来历,
请随意。
 
2011-10-16
 
 


 
 
天文爱好者
 
睡到午后的人,夜观天象
行星脱离椭圆的轨道,无序的探索。
 
新手遇此事,学习新仪器的使用
寻星镜在黑夜里发出
令人战栗的声音。不要胡乱揣测
这次异象如何善终。
 
沉寂的屋顶,乌黑的天文镜
看见最远处的暗淡。
两个仰望的人,彗星隐现中
 
他们头上极力支撑的白光,
仿佛要瞬时熄灭。
 
2011-10-1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