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父兄   (阅读3941次)




落大雨彼一日 所有的飄浪一起靠岸
我同夢中其他男子長出了髮鬚
夜夜抽長的檜木林深入雲端
我們共用一個身體 目屎像落雨
昔日港邊的船隻 一一被打醒
衫褲淡糊糊 思想在此獲得飲食
啊 你們創造我一個肉身的意象 卻未嘗賜予庇蔭

天星粒粒明 行到寂靜的深更
山路突然變成懸崖 運命親像春風寒
一個人走向思索 花謝落土不再回
這便是人生的難題嗎 可以用詩抵抗嗎

到如今生活猶原是這呢寂寞
荒涼的街道深處 原應有巨大的星光
扶起哪些酒醉的行船人
父兄啊請撤下你們的面具
這本不是我的森林 不是我的海域

歲月無限多個深谷已經過去
在生者的驚駭中 憂鬱由花岡岩切割而成
我的無頭戰駒啊我的氣概
甘是男性傷心傷心的所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