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1年的作品 (阅读1127次)




 9月29日记:
九月初三,对晨风说生日快乐
 
走过秋风检索的大道
道路宽敞
新叶覆盖旧叶
秋衣又添一层,这不表示
万物的心没有着落
起落的鸽群、拖往远方的生猪
即将经霜的梅园
它们都有一枚落叶的心
 
甚至街边初为人母的女子
她怀里的婴儿
那么稚嫩而不知事
也会用眼睛找寻母亲的眼睛
嘴里跟着“啊、啊”的唱和
 
我也抱紧双臂,裹紧自己
并暗托秋风,不要吹破了
那层包裹着幸福的蝉茧
只要我足够的轻,足够的完整
我可以独自飞越一片虚无、易逝之水
 
9月23日记:瓷器之光
 
那年你送的生日礼物中,白瓷杯
有最大的嫌疑
为了不让它成为疼痛之源,我用默念
把它化成了白色泡沫。那时春天还是一个动词
关在长睫毛里,冬天亦很静美。
 
9月10日忆:四合院
 
黔灵西路34号
闹市中心不太整洁的一条小巷
不留神就走过了
倒回来,红灯笼悬挂的小院,二楼上
油腻的地面油腻的方桌,合作社时期的印记
一年四季,我在梦里反复走进那里
与陌生人——他仿佛来自街心的喷泉
也可能我错了,他的住址在南山
邻桌的食客有朦胧的眼神,不时从对面
扫过来,看起来他需要更多的酒菜
男男女女的笑浪是那夜唯一的真实
让我自忖,尘嚣又有什么
不可以。菜已凉,我等的人还在路上
迟早到来的相遇,灯下蛾子随心的扑棱
这些都不是我
向流水相求的,我只希望当它漫过我的恍惚
慢一点,再慢一点
我在等一颗树,或它的倒影
等喂的一声,把我从水面惊醒
回头时笑意已完整,仿佛不曾有泪



 青海湖
 
 
◆为一片湖泊命名
 
如果一定要为一片浩荡的水域
祈一个名字
 
为一只“花儿”的诞生命名
为山色湖光和它拥紧的寂静
 
为塔尔寺磕头的长队
为经幡和虔敬、爱与生的意志格斗
 
为清冷的山梁
为皑皑昆仑和它的白发披散之痛
 
为颠沛的王朝、苦难中迁徙的民族
为抗虐者和苦役,为泪水浇灭的梦想
 
为唢呐旁的跳神者
为神鹰和它穿梭的自由王国
 
为净水中的忍辱
为困厄的诗人和凋零的格桑花儿
 
——为所有人,为白莲和它托起的苦乐众生
从佛那里祈回一个
与幸福源头相接的名字,它必定叫青海
一片蒙受了祝福的
青色之海
 
为此我也愿意像昌耀那样
跪守在湟源
 
把魂留给这片海中之海,万美
中的大美。不要说这爱空无一物
夜籁中的海潮  一浪紧咬着一浪:
拿去,都请拿去
我今生的爱,它们都在这儿了……
 
 
        ◆蓝色湖泊
 
我想象过你的浩瀚
想象过你的粼粼光影,也猜测过天空
会为它爱恋的湖水
配一个什么样的画面
 
就是没有想到你
这样独自站在广袤的原野:湛蓝、安详、高贵
 
这样抚慰着大漠,大漠上的众生
完全不要布景
 
惊讶之下,我到底是
有了高原反应了
只是与从前想象的完全不同
我手足无措,眩晕,但幸福
仿佛一百个秋天的金叶
都装进了我的行囊里
 
从此我是一步不走了
屏住我细草般的鼻息
俯身做藏羚羊中最矮小的一只,蹄印
一步一步紧跟着你
 
从此我是不轻言爱恨了
被青海湖的风吹过
今生,再没有幸福比这个更大
我守着这个秘密像守着根茎上
活命的一滴露
周身哆嗦,但无比快乐
 
 
    ◆高原油菜地
 
要那么驳杂的色彩做什么呢
刚洗过的云儿钻出了蓝帷幔
草坡上还寄放着一些
慢慢儿往回赶
 
还有一片油菜花镶嵌的草地
——这就刚好
 
你一躺下,画面就多了点什么
可你不是冒失的闯入者
你只是想躺下,做一回失忆的人
 
群蜂向你聚拢,好像拿不准
对一块开始盈泪的石头
是该合力把他轰走
还是把整个蜂房的蜜留给他
 
 
      ◆酥油花灯
 
白酥油已送到塔尔寺
正月十五日前
五彩的花鸟虫鱼
要从封冻的河水中舞起来
佛祖神仙、菩萨金刚
要把人间的俊丑善恶
祸福荣辱,逐个盘点一番 
 
山林树木要籍着磕长头的心
多绿一程
 
那智慧的灯盏
就要点起来。酥油灯下
请把佛祖钟爱的众生:黑皮肤、塌鼻梁
饥饿的孩子、寸草不生的土地,请把
你已开始厌弃的你自己
再爱一遍
 
 
     ◆ 留在记忆里的蓝
 
经筒只转动一个信念
海天只重复一种色调
天地不言语
水就不着急流淌
那么多的白沙粒挤在一起只为求证
谁更黯淡
人间的幸福有许多种成色
最纯净的就是:在青海湖
一个人坐着不出声
也不用祷念去打扰高处的神祇
 
 
    ◆ 西宁晚风
 
 
在西宁我想遇到一棵红柳
我们的攀谈将从正午的酷热开始
我想告诉它西宁的晚风真好
越野车扬着沙尘穿越正午的速度亦好
那是西宁之美的A面和B面
 
晚风把我的抒情吹送到远处
我看见小草、树梢频频点头
看见诗人杨然从花圃的那头走过来
华灯在他头顶,晚风在他身后
喜悦在他的脚尖
 
他说刚从酒吧出来西宁的晚风让他觉得
回去他一定会写点什么
他的邛崃自古舟船争路、车马喧道
而八月在青海,朋友们的盛情
也多过了巴蜀古城的雨水
 
我们在街口道别并相约
明天的会场上再见
我熟悉的那个杨然、我忽然感觉陌生的那个杨然
他们一起消失在傍晚的路灯下
 
晚风吹拂我的长裙
我猜它把我当成了一只玫红的飞虫
我同意,我乐意在秋风的鼓惑之下
既交出翅膀又迷失掉方向
 
很久不用浩浩荡荡这样的词了
那是杨然式的霸道杨然式的诗酒热爱
但晚风它太像一页涂满的稿纸像一个
密不透风的拥抱
它爱全世界的诗人爱他们易感的心
我知道从此我欠西宁一份浓稠的思念
而西宁左手挥送我,右手已将祝福的星辰挂上了
远处的山巅
 
 
 
 
青海湖:
 
  ◆给托马斯•温茨洛瓦
 
八月我与你在彼斯捷尔街一次又一次
错过。我忙于鹊的要务:从沼泽
和灌木丛里收集一日的食粮。与此相反
你捡出石头城里的钉子或榫子
并安之若素。我终惊讶于
神灵也住在那些石头里,由你看顾。
 
 
    ◆说与海浪
      ——给奥登
 
幻觉袭来时
觉得你在我耳边说话,说个没完
我听起来就是:那些盘诘和追问
终会停止,冬天会带走诗人
留下青铜光泽。青海湖
它波浪下的微笑有些人毕生看不到
 
 
 
    ◆夜色中的仓央嘉措
 
侧门响动时我听见他闪身出去
披一身月辉。惊起一排排看院灯
它们不明白
一颗23岁的心怎么会有如此的
抵达
他径直就打开了莲,并遁身于其中。
 
 
    ◆ 格桑花开
 
直到我离开
也无缘看见传说中开得正艳的
格桑花。有人说她们殒于秋,坠于海
有人说是她们曾是菊,曾是梅
在我看来都未可信。她们全都凋谢在
仓央嘉措的歌声消失后的那个傍晚
 
 
  ◆马修•连恩以及《布列塞侬》
 
起初它们不叫丧家犬,只是一些
失去了原野、又失去了同伴的狼群
惋惜之余
我有莫名的恐惧和兴奋:上帝
会再造一个什么样的同伴给人类
在最后的童话消失之后
 
    ◆ 风
 
有风的原野上,感觉自己的耳朵
也会竖立起来,像狼那样
其实压根儿没有风,是狼在逃窜
树一动不动。这让我想念
昔日风吹狼群的原野。我知道
与狼重逢的期待会萦绕一生
 
 
青海湖:
           给昌耀
 
◆8月7日寻昌耀不遇
 
于是我决意离开
青海湖遣一浪拍在我肩上
说你连一粒沙
都不愿带走,你值得我目送
你有他离去时的决绝
 
 
  ◆船夫
 
自从船夫去了远方,大海
失去了暴虐的冲动
要么等船夫回来,要么
一起沉寂,直到世界自己晃动起来
 
 
  ◆在塔尔寺
 
我的许愿是不是太贪婪
像一个个拥挤的漩涡
那么我只保留一个好了:求他们归还
世界亏欠一个船夫的那把棹橹
 
 
  ◆日月山
 
一个叫日山,一个叫月山
 
你看见的双峰,在相互抵消
你也抵消肉体的存在,因为喜欢霜风
你没法不露出满身体毛
 
 

               ◆十月之诗:给宝贝

 
十月我问你,什么时候长大
你仰着脸蛋说快了,明天长大
又一个十月我问你什么时候长大
你说,你已经老了猪妈妈啊
可我爱你,永远爱你
 
我看着变矮的枝桠低垂在你的额前
我看着最娇艳的花朵
在你的面前黯淡
我藏着天大的秘密怕人发现:
一只蚂蚁的惊喜和惶恐
 
仲秋我把你藏在桂树丛里
盛夏我把你藏在向日葵的迷宫里 
我把你藏得那么深,那么绕
连天牛的小雷达都探不到
 
我祈祷让我继续做穷人:谷仓空空
只守着你
我只有一滴蜜,我把它献给小溪
直到波浪将它拍打成一片大海
湿地上禽鸟欢喜唱和,此起彼伏
我想要你知道,人间的爱就是这样
你数也数不清
抱也抱不过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