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画论:艺术起于本源,创作止于无限 (阅读1089次)



 艺术起于本源,创作止于无限
 
                            ——哈尔滨画家刘钻的艺术创作
 
                                       冯晏
 
 
      如果对一名技艺日臻成熟的画家的创作不用极限的褒奖词语,是否就会遮蔽掉他的出色呢?不会的,在对艺术前景的追问中,当代许多艺术家,正在内部孕育的作品或许比已经表现出来的更加精彩呢。站在创作经验之上的每一个画家,都在为下一个高度计算着时间。当代艺术的繁荣,可以说明当代艺术家已经承担起了这个历史阶段的特殊使命。而面对展现精神景观的下一步,所有艺术家都同样会坚信自己拥有着一个值得期待的更高的前景。
     思维决定着艺术的未来。而世界上只有思维可以随时深入到宇宙的任何一个地方,去占领远在的空间。而落实到创作上,意想不到就是我们对艺术创作的期许。在探索中,对于所有当代艺术家,我们都同样可以称其为:“在路上”。
     艺术史的高度一直被后人所仰望。借鉴可以使一名艺术家在技艺上避开弯路,找到捷径。也可以说知晓的越多越扎实。一名真正的艺术家在创作上绝不会被丰富的知识所影响,他对于事物真相的思想能力,知识视野,对灵魂的认知,对宇宙神秘性的感悟等等,对这些无限的领域,追问和思考,决定着一名艺术家大气和高度,创作前景当然也在其中。你站得越高远,你呈现精神景观时思维得到的帮助就越多。思维越是深邃而辽阔,触碰灵魂的探索越是深入,在创作中,越是接近于艺术的真理。
艺术真理,其实就是把富有个性的审美推向极致。如果想达到艺术创作的精品效果,就应该让每一笔都精准,厚积薄发对于成就再大的艺术家,也依然是一个值得期待的词。我认识的画家中,刘钻就是一名具有着深厚积累,感悟独特并且令人期待的画家。
在当代艺术领域,可以说鉴赏标准远远高于创作水平,因为对于鉴赏者,经验来源于东西方艺术的历史长河,所以没有人能够逃避在比较中被挑剔,但是,创造力应该是一名艺术家的基本气质,潜在能力就是看天份中创造性才华是否强大,而刘钻就是一个创造力强盛的画家。
     刘钻这本新画集《刘钻画集 》中的作品,与上一本画册相比,创作上又有了急速的超越。在我看到的他的新作品中,与他前期的作品相比,不仅是技术上的超越。从他时尚而犹豫的色彩个性的形成,到叠加与互现造型技巧的自然运用,那些山水植被通过群体性的展现所形成了图式、现代和传统理念的相互牵引,完成了一名画家探索中的又一个新时期。这本画册中的另一部分文人画,依然自如的以不同的形式输入了他这一段探索的理念。表现出了他在更加辽阔的思维中提炼出了更高一个层次的精神景致,有经验的人完全可以从一名艺术家的作品中,看到他一个时期对艺术视野的打开范围,探索方向,所受到的影响,甚至也可以他看到他还没有真正得到实现的新艺术观。
    当一名已臻于成熟的艺术家创作上又有新的起点时,我总是不自觉的沿着我所了解的他的思维形成线索,重新进入一遍我们这个时代的艺术家所经历的观念变化的过程。
在刘钻的气质中,一名艺术家深入时代的痕迹比较明显。宽阔的信息来源,时尚的前沿性审美,赋予真诚时的创作自信等等,浪漫主义在他的绘画中体现于他诗意的语言和构图上,自然主义体现在他水墨画中的人和物的表情中。刘钻的绘画,气氛大多平和,不同的是,那些草木,山水,动物和人的安静情绪,表达的恰恰是一名艺术家对世俗生活以及内心忧郁的逃避。
逃避忧郁是许多杰出艺术作品的创作之源,也是一名艺术家在创作中所体现出的力量所在,刘钻气质中的忧郁所带给他的是多视角的灵感来源,他在自己性格的处理上,总是把明亮放在表面,而被它深藏的那份忧郁几乎完全深入进了他的内心。在绘画中,他喜欢在一些淡雅的色彩上慢慢带入他对世界的忧虑,所以,他的绘画中明亮的色彩总是给人一种无法放弃灰暗情绪的感觉,他的山水,画面散碎而唯美,他的文人画,思考和情趣相结合。看来,淡雅的粉、蓝、绿、灰、紫是他喜欢选用表达他自相矛盾性格的色彩,他的色彩语言回避了尖锐,似乎是在有意隐藏个性。就像时尚越过了夸张之后所进入内涵层面达到的效果,一名画家血液中所包含的脆弱和敏感,其实就埋藏在这些艺术品色彩的交错之中。色彩表达忧郁,有时比实物本身更具有语言的力量。
在看刘钻一批新的水彩画时,却让我想到诗人艾略特在一篇诗歌评论中的一段话,同样适合于其他艺术领域:“诗人不是放纵情感而是逃避情感,不是表现个性而是逃避个性,自然,只有有个性和情感的人才会知道要逃避这种东西意味着什么”。是的,画家也一样。
自古以来,画中的诗意,本身就是画家逃避情感和忧郁的出口,而忧郁的情感,恰恰是浪漫主义艺术创作的根源。山水替代焦虑和世俗的一切,一名出色的画家,越是对世俗敏感拒斥,在绘画中涉及的意境就越是深邃、空灵。因为,在现实生活中被嘈杂覆盖掉的意识越来越多的退回到了人的潜意识之中,而创作,表达潜意识恰恰是艺术生命之魂。
     刘钻所掌握的绘画形式可以说宽阔而丰富,他来自民间美术、剪纸等技术的造型训练所带给他的是艺术创作的基石,而西方美术又赋予了他思维的另一个领域。超前观念的教学,实验性的种种创作体验,再通过一系列学院体系的影响,刘钻的创作之路越走越宽。
可以说,我国当代艺术家目前已经被历史带入了一个全新的思维空间,这代艺术家,与老一代有所不同的是他们经历着东西方艺术相兼容的影响,这种影响,打乱了传承古典的艺术创作之路的秩序,对这代画家来说,思维调整期的适应过程人人都在经历。越是博学的,自我的碰撞与粉碎越是强烈。所以,东西方艺术相互融合的艺术探索对于一名当代画家来说,完成审美上的全新视觉,仅从观念上的突破,就需要历时许多时间。
     我国老一代艺术家在古典哲学思想的影响下,沿着近乎专一的思想路线把中国画推向极致,可以说一代大师已经完成了他们的里程。中国的传统绘画充满了诗性,而画家刘钻在他的绘画中继承了这份诗性,只是这份诗性体现出来是现代的,他的新作《五谷园》等系列,画面散碎而唯美,时代元素突出。作为一名当代艺术家,在创作中的确应该把融入时代元素作为一种责任。
    哲学的诗性是哲学的最高境界,所以中国传统绘画,应该说是把我国古典哲学的这一诗性境界已经完美的呈现出来。就像西方的绘画所呈现出的是西方分析哲学的艺术背景一样。而与传统国画不同的是,我国当代画家置身于一个信息繁荣的时代,多年来经历着的西方美术思想的影响,而西方艺术是在西方哲学思想的影响下产生的,这与东方哲学思想给艺术家带来的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思维。在我国当代杰出的画家的作品中,我们完全可以辨析出那些经历了两种不同的艺术思想的影响、碰撞后,重新相结合而创作的作品。目前,我认为大多数当代画家,都正在向重新维组合后这一新的思维原点上调整自己。
    东西方文化的相结合,西方从亚里士多德追溯到两百年前的苏格拉底诞生,而中国从庄子去世追溯到孔子诞生也大体两百年时间。这期间,西方的柏拉图,中国的老子、孟子、屈原,印度的释迦牟尼等,他们虽然相互交错的存在于地球上,但是却给人类留下了两种完全不同的思维:东方的感悟与经验和西方的逻辑及分析。随着信息速度的加快,这一切,在当代艺术家的头脑中应该说已经越过了磨合阶段,这是信息带来速度的,两种思维叠加在一起,这就是我国当代艺术家的不同于传统画家的最大优势。当然,在西方的毕加索,我国的张大千,徐悲鸿等等绘画大师的作品中,我们惊叹的也依然是这两种思维的超前结合。
在这样的经历下,我看懂了画家刘钻艺术思维中的复杂性。他在大学交当代国画,创作过许多观念绘画以及雕塑,刘钻虽然创作水墨画时间不长,但是他的高起点却被业内同行关注,他的造型能力起步时就充分彰显出优势。几年下来,在不同系列的作品里,包括现在画的新一批人物画中,笔墨表达准确而灵动,我认为这里的功底不仅是来自学院,重要的是他最初是从学习民间美术开始进入艺术的。我对一名现代画家拥有学习民间美术的历史有着厚重的认知。应该说民间美术在我国是一种真正扎根于生活土壤深处,其内涵更加接近于人的灵魂深处,包括宗教、巫术等等那些探索人生命本质更深一层的精神世界,都是离艺术最近的本源性领域。
     每谈到民间美术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毕加索,他是把东西方艺术思想在绘画中结合得最精确最完美的典范,一代观念性的世界大师。他在东方美术中提取的就是民间美术的空间观念和结构意识,完成了他在世界艺术史上所构成的变革性的立体主义流派。 
      一名画家的情感历史和所受的影响,决定着他的创作个性,而刘钻在绘画中体现出的出色的构图能力,也恰恰受益于他在学习民间美术时所受到的训练,而他那些山水画的诗意空间,正是他师从于当代画家卢禹舜门下多年而形成的。他的老师卢禹舜的绘画,著名的唐人诗意系列,即把我国古代的哲学,禅境,诗意集中展现达到了一种完美境界的一个代表画家。同时,他“八荒系列”又把西方绘画的色彩语言在中国画的诗意背景中推向了极致,而刘钻既学习了老师的思维方法,同时又跳跃性的提取了最接近于他自身特色的细节部分,并加以重点研修。
      海德格尔说”艺术作品和艺术家的本源是艺术,本源即是存在者之存在现身于其中的本质来源。作品之现实性是由在作品中发挥作用的东西,即真理的发生,来规定的。此种真理之发生,我们思之为世界与大地之间的争执的实现。在这种争执被集合起来的动荡不安中有宁静,作品的自持就基建于此“
    艺术和哲学一样,在寻找美的创作中发现的是真理,一个成熟的艺术家对真理的悟性决定了它的高度。
就像那些记录着我国的艺术历史的经典作品,目前,许多当代艺术家正处在重提古典的新一轮觉醒之中。在东方文化精神的土壤中出生,东方古典哲学思想的渗透下学会了传统,之后又在西方文化和艺术的冲击下,补充了东方哲学思维中所缺少的细密的分析能力,在这漫长的相互转换过程中,无论是绘画,还是诗歌、音乐等等所有的艺术,似乎都是站在一个更高的起点上。画家刘钻也一样置身其中。
      艾略特说:“艺术从不会进步,而艺术的题材也从不会完全一样,他必须明了欧洲的心灵,本国的心灵——他到时候自会知道这比他自己私人的心灵更重要几倍的——是一种会变化的心灵。而这种变化是一种发展,这种发展绝不会在路上抛弃什么,也不会把莎士比亚,荷马或马格达林时期作画人的石画都变成老朽,这种发展,也许是精炼化,当然是复杂化。”是的,只要你创作,历史就附着在你的身上。
所以,鉴赏艺术作品,其实也是对一名艺术家综合艺术素质的鉴赏。追溯一名画家的成长,不同程度的可以提炼出一个时代的艺术发展缩影。一方面是看已经创作出的作品,而另一方面,是一名艺术家内心中所拥有的世界以及思维的宽阔性。对一名当代艺术家的研究,也许了解他的潜能,比了解他已经获得的成就,具有着更加深刻的意义。
     作为一名当代画家,刘钻所具有的艺术思维丰富而成熟,这让我相信,在不久以后的艺术鉴赏中,我就会看到他新的杰作的诞生。
 
                         2011年9月18日于哈尔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