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还有死亡带不走的 (阅读772次)



这片土地如此贫穷,不仅仅是
活着时的秋天,还有后来被冰雪
覆盖的蚂蚁,巢穴中等待的暮年
不再有任何希望,既然如此
从彼此的黑夜,从不可知的黎明
从梦的唾液,不!还有那么小小的一次激灵
哭泣是苍老的琴声,这把长成枯草的骨头
别在墙上的一张张脸,看不见幸福
还是悲哀,也看不见
缓缓向上的手,和泥土中
依靠的背影。我将自己刻在
落叶上,当然可以睡去
但不再有死去的灵魂,与迷失的名字
雨水想要洗刷掉的,死亡怎肯带走?

铺开纸,同时铺开大海
落日下的秸秆一排排站立
成为无法虏获的奇迹,选择到来
还是从蓝色的风中褪去所有光阴的羽毛
地平线终于苏醒,此岸与彼岸
打渔人眼中的泪水,无法让晃动的蛛网找到平衡

此生仍无归宿,群兽举行的庆典
让森林缺席,蝴蝶找不到
他的翅膀,但归来的亲人
找到改嫁的母亲。这是体内的一枚弹片
也偶尔会痛,会晕眩于缤纷的幻象
我在平原上打更,听见隔窗有人
唤我早已丢失的乳名

纵火的和尚跑到南洋,也过了天山
空荡荡的庙宇香火持续
从此各位其主,各怀鬼胎
谁是谁的草莽?谁又会是谁的英雄?
雀鸟陷入虚无的停顿,渴望又朝一日
成为活着的标本。该到面具揭开的时候了
哪怕此时发现:钥匙不知踪迹
归途中仍在别处饮酒,莲花池中
游鱼奔向栅栏,吐出最后的水泡
手中摇动着丝巾,醉眼看灯的人
像是秦淮岸边的恋人。那是天外的浮云
没有欣喜,也从无抱怨

我梳洗自己凋谢的羽毛
风把阳光带走
不许迟到,尽管胸口抑制的暴力被时间消磨
这不是真相,鳄鱼嘴里的讣告是雾气,并非暖意
迟到的孩子藏着弹弓,藏着一只受伤的鸟

那些幸存的青草
反刍的智齿比秋色长的更快
一半是疯跑的羊群,另一半是马车
撩起无家可归的尘埃

只听见:陌上霜,锦云唱
江河日下,何处故乡。

一条枯萎的道路,遍体鳞伤的河流
还有一首诗的末端,写下记忆
和历史的供词,它们如此细弱、苍凉
而这些,死亡无法带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