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被伤害的人们。。。 (阅读870次)



你好,胡子
   

松果躺在路上,一直等你来
你去了许多地方,是不会再到这里了。
说实话,这里,没什么好看的
几间低矮的平房冒着炊烟,每个窗户里都有肥胖的大婶在诅咒。
如果让我来,我也只会站在那唯一的树下
想些让人忧愁的事情。你抽烟、说话都背着一个大口袋
许多不让人看见的秘密,有时会随你的呼吸到天上去
很快又落回来。我说胡子,你好
你的松果还在那儿。只是昨夜下了阵暴雨,地上有许多泥。
 
2011-9-27
 
 

 
 
嫌疑
 

红脸的骡子拉着握弓大叔
花母鸡在石子路上张望。
树上的每片叶子
都有偷窥者的脸。
妈妈,请你抱紧我
钻进雪地里。
那儿很干净。
这个小镇,还有许多紫红的房子
像是我反复洗过的地板
留下让人疑惑的痕迹。
 
2011-9-28
 
 
 
 
 
交叉的小径
 

走过那条长长的走道,我知道再也没有人来打扰。
不久前,我还和一堆人在饭桌旁
从黑暗里来,坐在微光之中。
两条交叉的小径向更深的暗处伸去
寂静的荒草在废墟旁召唤。
那前面有许多不为人知的事件,像突然失踪的人在咆哮
像我在公路上快速的奔跑。“我们已不再年少,
却从没有走出这幻觉密集的荆棘林”。
这个夜晚啊,我在众人前欢笑
却在这条走道上驼背伏行。
你无须折磨自己,我并没有忘记你在我的心里
时而掩面,时而捧腹,
弯曲成一个骷髅头在镜子前注视
我平淡无奇的生活。“你总是做错事”
夜是如此长,我在浴缸醒来又露出美好的笑容
只有那长长的走道,无时无刻扼住我的呼吸
像是已经夺去你的命。
 
2011-9-28
 
 
 
 
 
 
月末书
 

每双眼睛里都有洗不掉的黑色,
我无法用它看清秋天。
花丛里的人并不相爱,
他们拥抱在一起为了别的。
这个秋天太长,
布娃娃长成小妈妈
在天上东奔西走。
她爱这美好人世,
在花丛里点上照明灯
在屋顶上铺满奶昔。
我的小妈妈,勤劳的主妇
别再用自己的血去浇灌土地
那些花儿无法开过秋天。
我也不能总是卧在湿地里
看注定的结局。
 
2011-9-30

 
 
 
 
月食
 

月食那天
他们藏在裂缝的木屋后面
与一条仰望的狗做伴。
 
残存的干花,一把铁锹
在老榕树下沉默不语。
 
我经过时,
当作什么都没有看见。
他们的手,正放在各自的私处
行刑一般决绝。
 
2011-9-30
 
 
 




失踪记续

 
你为何辛苦追随
到这河边。
野草怒放,秃鹫向更高处飞去。
我的唇边,有你的芳香
在这荒野深处。
时间停在我们手中,
枯死的松树让出逃生之路。
可我们捧起自以为是的心脏
反复打磨。
 
2011-10-1
 


 
 
美丽人生
 
我们终将同眠于一个墓穴
在盖棺时达成和解。
当黑暗笼罩,
我们在彼此的怀中让恨意腐烂。
我们凸起的肚子硕大,
孕育过孩子和痛苦
还有爱,以及不为人知的秘密。
都过去了。
此刻青草在坡上摇曳,
而我们再也不愿去看风景。
如果,有人怀念曾经的真实,
请在寂静的风中刻上:
这里葬着她的少年、青年和暮年,
可惜她们都对这个世界知之甚少。
 
2011-10-1
 


 
 
被伤害的人们
 
那个故事里
我们没有看到藏在毛毯里的女人
腹中有只小狼
从脐处伸出带刺的爪子。
 
只有女人的旧相片扔在炭炉里
瘦削的肩膀、捂住眼睛的手指
依次消失。
 
总是这样叹息某人的遭遇,
却忘记我们也在采摘
同一朵恶之花。
 
2011-10-1
 



 
叛逃者
 
那个地方
在我梦里出现过许多次。
扁嘴兽有巨大的翅膀,
哽咽的黑桦生在水里
根部已变形,
弯曲着向深水的幸存者捕去。
也有少许的光亮
在被遗忘的顶上。
那些人,无一不低首自语
只有他们撑船前行
试探着看向光,
看向我。
接下来,是怎样的
当我忍不住大喊醒来
只记得那两个人最后的身影
像岩浆一般浓烈。
 
2011-10-2
 
 
 
 
 
 
乌有村
 
在我们家乡
驴会打伞,黑狗对主人咆哮。
夕阳般的屋顶上有偷情的人
法官大人藏在暗处
一群傻子在家里拍手欢庆。
多么有趣的生活,
每个人都有热爱的事
每只羊都会下奶
每一天,都会重现。
 
2011-10-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