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无像之年 (阅读748次)



一年年疯长,砍伐过后的灌木
蝴蝶雨水灌溉中的凉
那是春天的监狱,披着
陈旧的围栏与镣铐
和从不滑落的鸟
在此保守身体的位置
墙上壁虎以泪水清洗
弥留的道路,她还未归来
就在此刻,我将作为一个人回到
家乡。整整十年
光阴长成别人的模样
而书写着履历,被时光拖曳的火焰
情愿相信枯萎的落日

蚂蚁啃着它的老树皮
像活着的人们还在啃着一个
王朝的尸骸
大地的心
死亡从不说谎
我几乎忘记,你临走时
春天点亮最后的闪电

溪流掩埋在此,老者的额上
有落雪的痕迹寻找光明
我们彼此依存,无法阻隔
山河之中,日下西凉

这无疑是我最难驳斥的真理
乌鹊扑向阉割后的广场
呼啦啦一片片海水,像那时
反复尿过后的墙根之上
留下的盐湖,与秋风中细小的道路

一些光着陆,另一些光却在
深锁的手掌中,咀嚼反哺的玻璃

此生还有多长?谁的荣耀
与过错?就在藤架上的知了陷入睡眠
就在此刻:总有人
沿着长长的街道漫无归途

然而,没有重量,也没有尘埃。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