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北京,有关西八里庄的片段》 (阅读958次)



  四月,西八里庄的春色

四月,抽丝的新柳

摇摆细腻的风情

梧桐

一夜之间、脱掉

枯黄,大叶的绿色之美

昭暲于世

比槐叶的细碎,更大气更迅捷

我手抄裤兜,背双肩挎包

走过西八里庄

喜鹊衔枝飞过头顶

让我一会兴奋,一会烦忧

没有翅膀

更没有飞的自由

来消解凌空的渴望

喜鹊,我羡慕、嫉妒、恨

你有

半空之上的吊角楼

  爱着天空

天马行空,独来独往

在四月,我有三盏矿灯和一株茉莉

在丰满的水滨,桃花的红和梨花的白

互为补角

我缺少粘度,耐性和时间

去练习拥抱

拿着弹弓,我无益于捕捉

不打飞鸟,也不善骑射

我在心底爱着天空,却不能翻个筋头伸手

去触摸白云

我是风,有气无力

我是一道假设的命题,只缺少电钮和机运

来成全和煦的四季

当尘世的风刀霜剑

以鄙视和漠然之姿,反复贯穿

我曾经炽热的心

我的冷,必定反弹

以筑逆反之墙

来抵抗宿命

亲爱的,我还不够爱你吗

你的名字就是一座围城,我常常

从里面杀出来

再杀回去

◎可以说,在山边上

窗外的西山

远在天边

近在眼前

窗外的西山

也叫香山

离八大处不远

有缥缈的云

和湛蓝的天空,让我在四月的清晨

常常以为自己,置身仙境

没有雾的清晨或黄昏,山里是晴朗的

我能确认

远的墨绿,是四月的春姑娘

在织绿毯,

绿毯边,是成群的铁蚁,在拥堵的高速路

列兵布阵

我为此写出挤,倒车和热爱

我为此写出你,怀念!

  西八里庄的云

我常常面对湛蓝的天空发呆

西八里庄的云

飘向山坳

大朵大朵的白

从容,淡定

它们

莲步轻挪,细剪窗花

有时,它们是一列驼阵

有时,是一群岩羊,有时,是打座的高僧

有时,似一只吊额的大虎

在我窗外的天界,表演

皮影戏

西八里庄的喜鹊,是最有灵气的小东西

像那些悠闲的云,它们也在我窗外的世界

招摇着他们的自由,拖长黑的

燕尾装,高昂头

在我对面的红瓦楼顶

走猫步

  望京桥东,和服装设计师小聚

周日晚上,我坐983去望京桥

和一个名叫余辉的时装设计师小聚

我们相约一起去看她家附近的家居

从望和桥西

到望京桥东

那一站,983没有站牌,我只好在霓虹的辉映下

大步流星的走过去,风很大,霓虹阑姗

北四环的真美

是我上周去燕山种树时发现的

那天傍晚,回程的路上,我对着四月北京的新绿

以及公路两旁的紫丁香和白梨花

不断的发出赞叹

那样新鲜的绿,心情不好的人看了

应该不再有自杀的念头

余辉住在月光之城

小区的名字很美,与月光之城相对的

是鹿港小镇,让我想到两首流行歌的小区之名

极富浪漫色彩,让我在见到余辉之后

心情大好

我们一起去了她家附近的宜家吃瑞典西餐

虽说食物的味道,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好

但是一杯类似红酒的饮料,让我止不住喝了三杯

因为它不止颜色柔美,味道还很不错

打破了我以往只喝王老吉的先例

宜家家居里的东西,更是让我流连

回京后一直住集体宿舍的我,对家的概念早已淡漠

宜家家居里的东西,一下子揪起了我的渴望

努力生活,过好日子

是我们活着的权力和选择

余辉是个细心周到的女子,她

送我一对红贝壳耳环

她有大包的饰物和服装裁减图

她还有挑剔的认知和低调的谦逊

让我看到,她内心的骄傲和美好

◎距离

离现实的镜子越近,就越能照出我的悲哀与不幸

镜子深处的瞳孔,反射我的孤独

下班了,新加的同学QQ群聊

上的脑袋,一个一个

全都黑了

只有我,还亮着

◎人情薄如纸

我始终是个怀旧的人

不论小时候,北塘港居住过的

少年的小屋

还是废弃的军营,缺少了黑豆及马厩的马车班

都让我留恋

我曾几次三番跑到北塘寻找少年的玩伴

找到高中同学的下落,就兴奋地给他们短信

以示激动之情

但是,有人表现的很冷淡

似乎发现我这么一个人,就跟他们家隔壁

突然多了一个卖菜的

差不多

◎水费与喷头

我是二月二十一号

搬入定慧桥北宿舍的

四月一号

楼下物业查水表时,前面的室友共欠水费三百六十元

这是一个老板旗下的两个公司员工

混居的结果

我通知他们交水费

四月十一日,发工资当天的晚上

有七人离职

他们是收藏品公司的销售员

离职的七人中,有四人当晚

没打离职报告,就坐火车回了河南

余下的三人还在宿舍暂居

四月十一日宿舍没电了

四月十二日交过电费的当天

我回到宿舍

发现卫生间的电热水器喷头

被人用钳子掐断了

宿舍当天有三人在家

两个离职的收藏品员工

一个是离职多天未走的人

他们均是来自河南某高校的实习生,为此

我对河南的人看法,有了新认识

◎正与反

电水器喷头被损坏的当天

我就找到五金电铺

买了新的水管,接上喷头

让宿舍恢复了正常

我对他们说

有人搞破坏,就有人搞建设

你继续

拆,

我继续

◎段伟丽之二

段伟丽到公司领工资

人事经理说,按规定

离职人员,也

得到四月十号才发

我说,赶紧给她发吧,这人神经不正常

离职快一个月了,还赖在宿舍不走

倒不是怕她花几个水费电费

而是这位大仙

神经有问题

从来不见她洗澡

从来不见她洗脸

也不洗衣服

还没事跑到晾衣间晃来晃去

睡觉不脱衣服,脑袋上还戴着帽子

有时坐着睡,蒙着被子

象尊神,竖在我的背后

让人从骨子里就发毛

人事经理说,你给董事长请示吧

我说好

但董事长来了,管工资的人又几天没来

一来二去的,就到了四月十一号

我对发工资的说,赶紧给段伟丽发工资吧

你不发,她一年都不会离开我们宿舍

这位大仙没事就玩失踪

出了事,与我们没关系

也会让人感到不轻松

终于发了工资,那之后的第二天

我对段伟丽说

五十几天,你只上了二十天的班

赶紧回河南吧,再跟北京晃悠一阵子

你连回家的路费

都没了

 

 

  良知在夜里哭泣

我常常为做过的错事,后悔不迭

为透支付出的虔诚,在夜里痛哭失声

我越来越薄,底气

越来越少

我曾

为过路人一次随性的赏赐,一次雌黄的赞美

为三月,开在虚荣枝桠的一朵小花

耿耿于怀。我较真,和自已较劲

我把草

种上,再把绿

从四月的怀里,拔出来

我怀疑天才,伪知识分子

读死书的人,把文字埋在规则的土堆

还要为它的墓志铭,挂上

烫人的金字招牌

今夜,我又一次为昨日的错行降下雨来

泪水打湿了良知的外套

诚实的前襟,涂着软弱

我为我的左右摇摆,过于尖刻,刀一样迅疾的语言

曾伤害过生长期过慢的稻谷,而悔恨

现在,我停在返朴的镜子前

我信誓旦旦,在动荡不安的水边

不置可否

  你且忍受

不要难过,他们还不认识你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境界

他们还达不到。安于闲适

养尊处优,他们把世侩的水杯

端给红牌牌,绿本本写就的

庸俗

你个绿豆蛙,大嘴巴

一点小优越算得了什么

你要成大事,就得往高处走

海拔不俗的山坡,路陡人稀

你且

“蹲下来,再蹲下来

像青蛙生在夜里的卵,像一阵

不准备在白天拐弯的风”

  段伟丽,你想干嘛

你在我的背后,呵呵呵呵

一个人发

笑。你戴白帽子

又戴黑帽子

睡觉

不脱衣服,不洗澡

洗头不用毛巾,水

从厨房滴到客厅,就象刚发过一场水灾

哦忘了交待,你根本没有毛巾

你想干嘛,与世隔绝

把自已还原成野人

你蒙着被子坐在我后面的床板上,象一尊不想呼吸的菩萨

神啊,救救我吧

最好,不要在我的背后,用异样的眼神

盯着我的后脊梁。审视一株

将开,未开之花骨朵

这不好

你不穿袜子,冲过水的脚

直接就捅到长统靴里

不是我说你,你个女孩子家家

以后总得嫁人吧,可是,谁敢要一个

要么不洗脚,臭轰轰就钻被窝,熏得我凉气倒抽

要么洗完脚,不擦,不穿拖鞋,不穿袜子的女人

我说你神经有问题吧,你却让我学三从四德

三从四德就是你这样讲的啊,才洗过的衣服

拧都不拧,直接就搭在升降杆上

滴水的衣领直接就覆盖别人已晾干的风雪帽

你眼瞎吗

瞎了就不可能玩电脑,可是你一有钱就天天夜里泡在网吧

一晚十五,你还说便宜

你又让家里给你打钱了,你又请假不去上班了

你说这份工作谁也干不长

你辞职了

可是,两周了,你还不肯离开我们的宿舍

人事部让我带话,你要是再不走

一天按三十元收你的费,直接从工资里扣

我把话带到,不是怕你在这里住

浪费一点水电这么简单

我是怕哪天你一高兴,一把火把我们宿舍烧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