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致弗里达 (阅读1634次)



 

绿雾

每个隐蔽之地都有枯败的树林

每个饱受困扰的人都在月圆之夜叹息。

我们切割彼此颤抖的双足

如灰烬,在严苛的风中向远处散去。

只有这样了,

没有谁可以要求我们在残壁下

安然度日。

即使是突然到来的一抹晨光

也无法驱赶此处密布的藓。

2011-9-13




致弗里达

不知何时,这个人

在我额头显现出面目

蓬蓬的头发像驼鹿爱吃的鸭跖草

在路边暗自丰盛,

可是雨季,还有些远。

这样一个人,瞧啊

我看着他就像是看到了自己,

任由他搅乱我的头发

在茫茫黑夜的断层上

我不能凝视他,

更不能擦去他身上的气息。

我们被困在弗里达的画中

在那胖男人的第三只眼里忧伤生活的荒诞。

“你总是不说话”,

我反复说起月下的阴影

血管缓缓钻出皮肤,

长成我们之间的一根长矛

而我活着,

像是从没有死过那样的欢快。

2011-9-14





尾记

 

午夜,

他们最后告别的时间。

寂静树影

张开嘴巴

咬住她僵硬的手臂

往黑暗里去。她不曾反抗过

从落地时,已屈服于

每一次可能的痛苦。

“这样很好……”

捋头发,翻出钥匙,她笑着打开院门

影子陷入泥里

像是要永远沉下去。

镇定道别,

如同她默默练习的爱

他们终将同活于虚无的夜里

做着客气的陌生人。

她飞快跑着,

在心怀不轨的影子里用力喘息。

后来,她来到我门前

在垃圾边睡着了

醒来时向我说起,

他们只见过那一次

甚至没有仔细看他的脸。

此时正午,

我们的身影

融在潮湿的热气里

吹出巨大的泡泡

渐行,渐远。

2011-9-9



 

结局篇

雪地里

都是死去的人。

有的回家

有的去见菩萨,

我哪儿也不去

在雪白的深夜里

看远处

安息的风景,

如镜。

什么都没有了,

雪地里

互相吞吃着。

自来到这儿

骨头中

剥出层层碎屑,

斑驳的身体

消失殆尽。

可我爱这雪山

沉寂无声。

我在最后的

风景里

想起了你。

2011-9-10



 

黑夜记

走出来,暴雨就来了

卷起纸片和我们昨日的话语

抛上天空,

摇晃间消失在视线中。

佝偻起身子

我向雨里走去,

走到风眼里,抚弄起湿透的卷发。

痛苦却像闪电

扯开我外衣,查看每一处隐秘。

地下的往事

如饥饿良久的花豹,

冲进这个暴雨的日子

舔舐我的脸,

我们交缠的血脉。

就像那一天,我躺在老房子的地板上

抚摸灰尘

与你诀别的影子,

仿佛进入刺骨的北风

冰封的湖上,你搀扶我

滑行于冰洞之间。

暴雨来了,我从超市出来

走进漆黑的夜晚。

2011-9-10


 

湖畔畸人

她有鲨鱼的嘴

到了晚上,在深水里

露出锋利的牙齿,

如匕首,如依稀的记忆

无时无刻咀嚼着。

丛林沉到湖里,

远处、近处的山陷入虚实间。

天上有轮明月

今夕何夕,

她低下头

将整个人都蜷进干瘪的乳房里。

2011-09-11



 

马路天使

良辰美景。

枯藤挂住你我

荡啊荡,

到云霄里去。

那日,

公路上靠近你

车轮缓缓

我心安稳。

鳞片落到地上,

仿佛从前

我是你掌中一个婴儿。

2011-9-11



 

失眠记

或许我坐在枝头

身后都是雾气。

或许我站在你面前

怀中有个冻僵的小丑。

这样窒息

在芒果树下,在水池边的早晨。

千万别说话,

让我像个聋姑娘

擦去额头、鼻子和唇瓣。

昨夜梦里谈论的一切

再也无法复述。

2011-9-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