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出走记续 (阅读1328次)



 

《寺》

眼前与远处的枫树

遮蔽了原本醒目的庙宇。

路上,僧人快速移动

我悄悄隐入石壁

湿润青苔里

看这眼前的、远处的

在下一刻消失殆尽。

我也曾走上这条去向寺庙的捷径

心中一座大佛,佯装虔诚。

嘘!树林里吃吃的笑声

无法阻止我愈加飞快的脚步。

那寺,在那里

伸手即可触摸。

但我知道,我不能。

2011-6-15



 

《喜鹊登梅》

——致风行水上

其实它始终在地上。

看着前方,不呱噪,不展翅。

偶尔仰望梅

不试图跳上树梢。

我拿尺量过树与雀的距离

短而遥远。

梅花落败又开

喜鹊在原地踱步。花瓣傍身,未后退半分。

上个风雪夜晚,

它羽翼尽毁。

我关上窗户,弃这园内景色。

天亮又黑

它会死在那里。

2011-6-19



 

《一个隐居的时代》

下雨的时候,适合喝茶、抽烟

我们是这样做的

围在空无一子的棋盘边

谈笑风生。

案几堆满书卷,角落处处灰尘

白头翁停落窗外。

此情,此景。

若画之高远,若诗之境界。

无人想起我们所居桃源外

人兽苟合与世,

镣铐捆缚常人心口。

你我尽知

山中闲人早已手脚全废

哪里有心妄谈世事。


 

 

《出走记续》
 

从桥上下来

手还放在胸口的洞上

轻拂过这黑暗

城市在远处,

我们在无穷无尽的后退中。

树木漂移,

光束扭曲在空中。

每个人都穿白衣,

在我身边

在野草丰盛的湖边。

“以前,

常去这个地方。”

我们谈到往事,

客气有礼。

那个湿漉漉的人却爬出来,

走到了岸上

走过来。

我捂住胸口,低低的笑着

什么也不敢看。

这天还是来了,

那人捆起大口喝水的我

拖回湖里。

不必思虑,接下来会发生的

就像湖底的淤泥

终年沉在那儿,没有活过,也没有死过。

多么短暂的故事

从桥上下来。

2011-9-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