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迷人景象 (阅读969次)



《爱人》

这会儿,我先是亲了你冰冷的嘴唇

然后是额头。

我的手像刷子一样扫过你的眉毛

浓密而柔顺,虽是夜晚

它们弯曲向下的路径,仍是一目了然

就像你必须存在,

就像我的身体不断衰败。

我贴近你的人

我在如此安静的时刻贴近你

几乎要屏住呼吸,

心里两块粗糙的铁皮互相打磨

它们扼住我发怵的喉咙

我在哪里?

这是漆黑的夜

四处空寂的高地,越来越小的身影

我再一次深深的亲着你的嘴唇

2009-12-23



《变形记》

         

今晚,树叶虫要将我杀死。

从林中谣言四起,

我对两个挚友谈起此事。

一个说正在山中漫步。

另一人早不存在,先我一步

被春风掩埋。

我将要死去

死在亲自布下的陷阱中。

多年以前

我在此地辛苦劳作,豢养大虫。

“你们都爱我——

我知道。”

但仍为这一天的到来暗自欢喜。

2010-3-29



《总是在夜深处》

总是在夜深处

发现你的存在

无形,

无声。

在我的窗外

排列着树木、阴影

呱噪的鸟儿折磨脆弱的日子。

我年纪小时

从未注意过真实的景色,

如今

依然被幻觉吸引。

《我感到害怕》


我听到公园里的叫声。


“还是去年夏天
我去过孔雀园。”


遍地冷清。
白塔下,鸟儿失去羽毛。


“……面目丑陋的人”


我拾起发硬的玉米粒
扔进嘴里,午后


我将脸深藏入双手中
背上如火烧般的痛苦

《致美好时光》

我热爱你

在初夏

时光多么好

护城河的桥

锈迹斑驳

我怀揣对你的爱

在光影中

来到这里

若不是天上

落下鸟粪

我必定走过这座桥

去找你


《迷人景象》

你了解这一切

“——
 
好痛苦”。总是晦暗的季节
我多么缺乏自信,谨言慎行
用铁链穿过牙齿。
除了爱情,不讨论别的
屋后,异常死亡的槐树也是禁地。
白天我泡在游乐园里
和畜生嬉戏。人们都爱欢乐的身体
“我所爱——将藏于阳光照射不到的地下——”
我常看到怪事。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