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孩子 (阅读925次)



《孩子,我与你说》

当我痛苦时,你能感觉到吗

而我,在这样的时刻是察觉不到你的

太安静了,一切

都沉寂的像是不曾存在

你,风,空气,面包皮,还有我

只有那尖细铜黄的铁丝留在世上

静悄悄的刺穿空洞的平衡。

疼,不是吗?

我无法触摸到你,但我明白

这种痛楚,正如

你早已将我的肺腑看透。

孩子,与你说出这某一刻的内心

我需付出坚忍,只能是坚忍

才能完成某些事

但你不必,在性格中留下这种特质

我一点儿也不希望如此。

2008-8-8

《三致大碗》

忘却不小心看到的、听到的事

不因之苦闷、折磨自身。软弱

在活着时,偶尔能成为让人惊讶的

品德。相信这个说法么,

你还那么小,瞧不起世人的折中。

我不会责怪这样不成熟的表现

如果这一生,你都在软弱的对面

那该是多么值得庆幸啊。

2008-8-8

《来自孩子的警示》

我读福尔摩斯,不是为了你

这样自私的母亲不爱读童话

即使为了你,也无法找回稚嫩的心,虽然我

一次次的寻找过那颗干净的、透明的

完整无缺的心。它在哪里,现在如何,

没有人知道。我们要学习理性分析

在福尔摩斯里,在花斑带一案中,

来自印度的毒蛇沿着长绳即将到达你的,

或者我的床头。它可能咬,也可能忽略过我们。

该怎么办,孩子,我要请教你

沉默?窜起?还是

把自己送到它的嘴边。

你为什么挠我的心却不说话

我在等待答案,亲爱的孩子,

如果你继续撕扯那个破损的海绵体

大概福尔摩斯,也不能找回你母亲的生命了。

你很聪明,当然知道我在说些什么,也给过暗示

我早该明白的,却选择视而不见

孩子,请求你,再给出一个警示好吗?

2008-8-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