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致大碗 (阅读882次)



《醒来世界变海洋》

我的好奇心被埋起

无知无觉

走过那些黑暗的地方

花鸟喧嚣

小女生着短裙

2008-7-2

《若乱世》

今日,我决然不想忆起

某个人卑微的、渴望的

眼神

有年暴雨之夜

引我掀开厚重帘幕

2008-7-2

《绝尘而去》

我在轻轨上给你打电话

一切,都轻飘飘

没有人看到我

你已哭的无声

2008-7-2

《我们会死很久》

她立在屋内

头发盘得老高,像鹿角

这个房子实在太乱

死去的人

摸不着自个儿

2008-7-2

《谢谢你,给我空欢喜》

你为何

带我来到这蝇虫聚居之地

又转身而去

2008-7-2

《死于心伤》

如果能从废墟中找到我的灰心

请洒在山边

那是你回来的必经之路

每一年

总有段日子十分寂静

2008-7-2

《梦回巴黎》

我并不爱你,奥尔嘉

安乐椅上绘满盛开的花朵

黑裙子里藏着什么

而我多想

将手放在这圆润的肩头

2008-7-2

《就叫我孩子》

亲爱的

我愿意泡在油彩里

体面的睡去

请你不要

再大声说话

2008-7-2

《致大碗》

蝙蝠在我们顶上盘旋

很低,很低。

这一日散步的时刻来得太晚,

暴雨过后

路上落满红色果实

软如即将溶化的橡皮球,在我们脚下,

腐烂的,暗香的,无法惊起你。

正午还很晴朗,一些孩子石子路上玩耍

我与你,在窗前假想某个故事的结局

并不知暴雨将至。夜色、蝙蝠

遥远不可及。虽然,“我总是看到

它们飞得这样低沉”。

2008-7-14

《再致大碗》

前几日在郊区

你轻轻打开我们的身体

暴露在急速的风中

就要奔向无人之境

在郊区,是这样快乐

恰如今日的彼岸

2008-7-14

《黑皮书》

两条蛇水塘里快活的游着

我望了又望。要下雨了

瘦弱的那条,笔直的变换方向。

我扑过去,沉下去

粗壮的那条游来,火红芯子

触起水面波澜。落荒而逃。

离那里

越来越远。

奔到一条小巷中,卖席子的女人

抹满油漆,鲜艳如妓。“请问,

你是谁”。她在我身边晃悠,

说,“便宜”。席子上斑驳的痕迹

让人犹豫,女人斜叼烟卷再不出声

天渐渐黑了。                                

我抱着那卷烂席子迷了路。

鸟兽们出来觅食,它们个个都有翅膀

轻视我只有手和脚。

辩解无方,被暗夜中的蓝天慑服

清澈如某年六月的海水,我沉下去,沉到海底。

发如乱藻一样生长,没有谁能来到。

2008-7-2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