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把仇人的恩情再想一遍》 (阅读1110次)



《苹果说》

如果有一天,我有幸被举过枝头

面颊痱红

那必是被云翼俯瞰,因卑微而生羞臊的廉耻之心

厚重

如果有一天,我不幸飘零半空

你看到我落魄、孤单、贫穷

那定是我厌倦了争夺,甘愿为淤泥萎顿

而俯首大地

《把仇人的恩情再想一遍》


放下屠刀,先想你的好:

你送我的鞋。刻着东巴文字的绣花荷包

荷包里的媚眼和耗子药。角落里的矛

我必拿着你送的矛去刺你的盾吗

或者,我必拿着你送的盾去磕你的矛吗

如果你必死于我的无情剑下

在结束恩怨之前

我要把你的恩情,再想一遍

把该还你的,全还了

不欠你什么,再,动刀

你以为这就叫恩将仇报?感恩

你以为就是你给我一个金质的笼子

我就要把自已放进去,做幸福的囚鸟?


《掂量》


他们掂量草的初绿、浅绿、深绿、墨绿

泛泛而谈,侧身的绿

掂量一棵草,同蚂蚱的黑市交易

掂量黄昏,一个滚烫的背影与草的亲密关系

掂量一棵草发黄的直径,坐姿,地理位置

占地面积,对市容市貌,沙尘暴及降水量的影响和危机

独独不掂量一棵草,被践踏过的

蜷缩着隐忍、戗害、疲惫的心

轻贱的草,要活下去

不易


《秋天最后的树叶》


秋天牵着冬天的衣角

边走边压低了帽檐

一路上,它们

把白露的泪水弹出声响,还

从口袋里把置换的零钱掏出来

随风,还给大地

银杏叶纷飞

这季节的通行证

在春天出生,在冬天

随禁声的蝉

哑口,说出委屈


《挖空》

亲爱的
河水在流动,月光在变凉
孩子们在玩捉迷藏
树在掉它的叶子,我在想你
我拿锹把想念的泥土挖成了坑道

你秋天的土堆越来越大
而我越来越灰,越来越薄
亲爱的,如果你一直袖手一直旁观
如果你不把最后一枚落叶捡起来,还给春天
你会看着它把自已掏空
薄土连同灵魂,一同垮掉
再也返青不了


《高原上的风》

高原上的风,我爱你

你吹红了高梁

吹白了羊垛

你让

昂首的向日葵,吐出金黄

他们整齐的牙齿

正齐整地

嗑开这个秋天

秋麦成熟

倒地的镰刀和它背面的锈

也被你擦拭的如同,不曾相遇

只是,风

你吹走了瘪谷,留下了饱粒

请把瘪谷怀揣的我

隐秘的爱情,还我再走

我单薄的爱啊

弱不经风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