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柚子,在圣经的天堂里》 (阅读893次)



《柚子,在圣经的天堂里》

在圣经的天堂里

嗅着迷迭香,聆听上帝的声音

循规蹈律

我选择的生活,类同修女

但是,那些曾经抢走我爱情的第三者

都活着_______比我幸福许多倍地

活着!

我为什么不报复、回赠、像日本鬼子扫荡那样

去反扑呢?

是因为我相信上帝,会还我

以公道

做为一个基督徒

我感受了柚汁的甜,柚籽的苦

《其实,你就是说不爱我了》


其实,你就是说不爱我了
我不还得活下去吗。我不还得攥紧手心的老茧
一个人过冬。一对人面地那些剥落的墙皮

注定,我们要和一些光线互为邻里
钻进心里让你寝食难安的,叫疼
扑在身上,若隐若现的
你说,那叫空虚

我就是日日夜夜,怀着那些灰格子
涨满泥沙的枕芯。在落潮的滩岸游离
在漂流瓶纤细的腰身,接受分娩,褪色
和米蛀的呼吸

其实,你就是说不爱我了
我也不可能马上去死。最多再体验一次雷击
最多大醉一场。或者,不哭不笑
找个没人的地方,悼念一下搁浅的鲨鱼
然后,用瓶口和烟蒂
烫死那些长长短短,上气不接下气的
拥抱和汽笛

212凌晨七点Z37到达武昌》


凌晨七点。干旱的陆地

我看到更多的鱼从出站口

涌出来。是海的波浪把它们抛向半空

还是像我一样,只是寻找浮木暂时栖息

我站在武昌火车站的广场,等一个造船的人

把我领走。岸在远方

仙桃上空的炊烟下,有我的父母弟妹

他们,还不知道我回来了

对于他们来说。我只是一张纸

打了折的一角,而春天

正用它的铬铁,把我烫平

而途经的江城

我不过是它认证后就作废的一张车票而已

在飘浮的枕木之间,寻求避难

我鲜为人知的诗句,是尘世

病态的触须


《爱情,让我们顾此失彼》


1、十月怀胎,面包生下面包
卡桑德拉大桥被复制的时候
周渔的火车,没有回来


2
、挤!中途我把自已放下
吻一个站牌,嘴凑上去
反复询问五月的消息,反复聆听,反复的栀子省亲
六月,白了,香了;香了,就近了


3
、怕,那桥
裙角,大把大把的黑色
风驰电掣的风,制造雨季
等,一场惊喜
等桥身加固,河水平息,铁轨两旁无鸟
那时,我就很乖,不触网只跳
随风而起,象多辫子的维族婆姨


4
、冰山上的来客是一次意外
杨排长说:阿米尔,冲
我不姓阿,没动
那晚的照明弹,开成霓虹


5
、继续俯冲
若隐若现的周渔一头扎进河底
满世界的疯
周渔,诗人的爱,兽医的痛


6
陶醉的青瓷,在我的手中,柔软的如同你的肌肤
这种感触,我无法洞悉
爱情让我们顾此失彼
走失的生命,除了走失的花瓶
是否,还有揉碎的心疼若许

《于是沉默》


于是沉默,于是让
月光变成断句和反诘
绽开的部分,流出殷红的血
一滴一滴,打疼去年的篝火

没有钥匙。血在夜里
凝成锁孔形状的冰河
嘴冻成O型。慢慢地走着
半截手语停在半空,一些牙齿,温度,盛开的红
不知什么时候,在某只没有起头的歌里
聚拢,分开 ,醉。不知所措

我们哭了。我们把手伸到骨头里
掏出一些血肉,再塞进一把镀锌的假设
还能说点什么呢?分杈的樟树
一左一右,两只蜗牛
分别爬过他们曾经的暖窝
说得再好,也不过是在没有明天的路上
看花凋落


《活着》


一直活在一枚半径里
像这么多年不停旋转在心头的陀螺
被往事鞭挞着逆转,环绕,拉扯时间
而我的树桩,像一个走失的春天

有时,我是破壳的茧
有时,我象卧病的蚕
我的眉心空落落的,结不出一颗桑椹
其实,我更倾心于悬崖边那些无法再长的绝望
我是我自已的坟,收集磷火涂于手掌
并盼着有一天,把那与我形单影只
遥不可即的幸福,燃成暗香

在秋叶飘飞的夜里,我可以感觉到风
孤独地游荡
和知了一起,抵着临冬的窗
可是我,走不出去
我没有门

《看!梧桐叶飞起来了》

和煦的周日,我赖在床上发呆
阳光透窗而入,风把楼下的柳树,梧桐摇的不成样子
仿佛要把它们连根拔起
操场上没有一个人踢球
这时,一片梧桐叶

过我五楼的窗口
它飞向高处,直到我的视力
无法触及,我看不到它的堕落
有多沮丧

《饥饿傍晚》

未遇知音。我不屑一顾
整个七月。沉默寡言
我大门紧闭

窗台下的槐花继续落着
石榴们鼓着眼睛,要到十月
才能把灯笼肚里我的孩子,涂成粉红

傍晚七点。我终于下楼
我饿了。白天倒空了我的胃
四楼搞装修的民工们哧拉哧拉的电钻
声,在我丢失了耳钉的右耳
钻个不停

《镜子只能亮到一定程度》

我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朝阳透过纱窗打在脸上。丁香花儿谢了
栀子花儿谢了
那些爱过我和我爱过的人
象镜子,亮到一定程度
就默默转身。把光收回来

活着是残酷的
死也是残酷的
不论爱与不爱,悄悄地走
有些人,通常招呼都不打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