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灵犀小集 (阅读1191次)



灵犀小集

去年十月始,最爱去《今天》、《春台》遣兴陶情。“鹿鸣在深草,蝉鸣隐高枝。心自有所怀,旁人那得知。”古诗虽如此说,然亦常有知言大快人心。YX为我细细收录,遂成小集。

《诗八首》

湖北青蛙:飞廉诗,无论单看一首,还是通读多篇,几年时间之创作,整饬严谨,疏密有度,此为承传中国心绪中最贴切者。这些诗,为诗玉,可时时展览,把玩焉。

《婺江路36号》

柏桦:我早已留心。差一丝丝,就成绝唱了。

孟冲之:质地很好,写得轻巧,落得沉重。

《读<梁启超传>》

柏桦:极喜欢。完美。结尾一句更是神来一笔。

阿襄:飞廉兄的诗入古出新。

辛泊平:好,气韵与语感是古意的,可感触却是当下的情怀!

《渡河》

柏桦:起首二句之音立刻引我翘望,我开始寻声而去……即后面的腾挪变幻,我还得细分辨。

《与邻叟对饮,醉后书》

柏桦:肯与邻翁相对饮,隔篱呼取尽余杯。我也想到杜甫的乡间生活。

罗羽问好远方老乡。如何写,可能我们的想法会不太一样,但依文本说话:这是好诗。

翟文杰:爱你的书生禀赋,书卷气息。

《初夏即事》

柏桦:此首虚实间出了一点问题,仅略说,无法展开,因展开说来麻烦;不过没关系,再老练的诗人,有时也会出错,而且你已写出了有你自己声音的诗。

《2011年11首》

陈律:这组应该飞廉兄坚持的风格中的精品,雅致中有生命力活泼泼在。

舒兴庆:颇多小品之味,密不透风,疏可走马。该艳处艳,该淡处淡。

罗逢春:江南气息。

红山:写得好,传统的文人气息跃然纸上。

辛泊平:读飞廉,总有古意,寥落的长亭古道,和寥落又自足的心境!

李景云属:喜欢诗里弥漫着的空灵之气、淡泊之志。

湖北青蛙:读飞廉诗,你就知道,人活着要一种情怀,它有来由,它让人觉得贴,它似乎成为了中国人的一种文化基因,它一直有传承,这一传承脉络有时明有时暗,但从未间断。

《春山晚晴》

辛泊平:以简朴安身立命,是伤感也是骄傲!

余闲:“我这旧时代的钝书生,以简朴来安身立命。”这两句极好。说尽当今书生心事。

《大雪初晴(三首)》

项丽敏:简净而有光芒。

江离:从当年的诗辞温润到如今廋硬中构筑意蕴,化古典之教养,日益精进,渐成一家之言,令人感叹。

草树:很有古意,像素描一样简洁、干净。

龙安:写得冷漠,淡定,从容。

《春日山居(三首)》

柏桦:真是好看、好闻、好听。

陈律:这三首确有早春的清新。

湖州太王:“我已到了古人闭门著书的年纪,梦里,我找到了庾信的彩笔。”妙不可言!

《题古栖云寺》

舒兴庆:古典的羽衣,几乎已经是一只云鹤了。

《乡土诗选》

龙安:有一种缓缓道来的亲切。用词朴实。

飞廉:用词只能如此。质朴如我的故乡。

陈律:喜欢这组。无论语言还是情感都显得结实、朴素,有一种时光中的持久和清新。很是耐读。应该是飞廉兄的佳作。

飞廉:这些作品是我2002年-2005年间的作品,这次回乡之后,重读这些作品,有很多深味. 这些诗歌中,有我永远的乡愁。偶而诗歌也是可以解救我们的。

文河:这组诗选读来异常亲切。在此诗中又经历了一次童年和少年的生活。

孟冲之:“又黑又硬的饼子/并不能止住我们第二天的饥饿/却每每治愈了我今天的贫穷”。这是对所有怀旧情绪的最佳表述之一。

木朵:我想,要是龙安来写乡村的一棵桑树,肯定是另外的硬朗,以及顺势建立起人与物的临时的审视与被审视关系。木朵飞廉这首诗是其写作风格的一个缩影,有点哀婉、清甜,欲言又止的乡愁。这首诗其实是一种笼统的写法与观察,甚至都不能说是观察,而是一种回想;可以说,回想导致了笼统。这首诗中出现了多个时间点,看起来太多了点,似乎不能一下子击中要害。他需要在写作观念上另树一个模型,把注意力放在一个场面上,直接面对人与桑树的关系,把握一个短暂的时机。

《小寒,山中遣怀》

柏桦:此诗好听亦好看。

红亚坪:山中自有大全世界。

陈律:西子湖畔沉潜六年,必当振发呵。

龙安:写得清冷,秀丽。

潘以默:“西湖迥且深,凤凰山六年,我把自己弄成了哑巴”兄当鸣于碧枝!

菱角:感觉到诗里的清厉之气。

田桑:潜心云水,清冷修行方可得人生和艺术之真谛!

孟冲之:诗歌韵奏清冷。。。。但有个疑问:小雪之时是否确有杜鹃之声?记得湖南家乡,只有暮春初夏之际,才能听到杜鹃之声。西子湖畔或四季能闻?

飞廉:一年不断,如同家雀。

《2010年诗选》

陈律:最喜欢《月蚀》,古意的追求与现实的渗透两者的强度皆备。

蒋雪:飞兄的诗自成一路,日臻成熟。

《微雪,读〈黄仲则传〉》八首

陈律:这组大多看过。形式超然,且自有时代之音渗入。

上接冰天:这组很有味道,快节奏地处理文本时间使人惊异;手法亦自如电似幻。

菱角:再读这组散发着雪寒气的诗。

晓米:雪飘起来,散发往事的清香。新年问好飞廉。这样清冷的诗篇,我愿意读一生。

朱成:廉兄诗好,都喜欢。胸中之势脱出,隐有超拔之意,古今互为互促,也别有想法。

卓美辉:飞廉兄已自成一调。

红亚坪:“女儿的脚步声,惊飞了/盆菊上一只寒蜂。”这里自然天成,有古诗歌之韵律。

湖北青蛙:飞廉到如今,可以不说,只需读了。是传统?是旧情绪?是没落?是升起?都无需说了。

飞廉:蛙兄好,近来我沉迷于吴冠中的画,有一点点领悟,也许在诗歌写作上能酝酿出一点变化。

《黄昏,鵩鸟,贾谊》

杨典:这一篇确有新意,在语言的运用上,力求寻找到传统与当下的缝隙,写得很精。

湖北青蛙:贾谊在长沙第三年的一个黄昏,有一只鵩鸟飞进了他的住房里。鵩鸟就是猫头鹰,当时人们认为这是一种不吉利的鸟。贾谊谪居长沙,本来心情就忧郁,加上长沙卑隰,自以为寿命不长,如今猫头鹰进宅,更使他伤感不已。于是就写了一篇《鵩鸟赋》,对世界万物的变化和人间世事的沦桑作了一番感叹,同时也借此来宽慰自己。此时此地,贾谊思想感情是十分复杂的。

飞廉:蛙兄,贾谊与鵩鸟对望的形象,是中国文学中最打动我的形象之一。

《箬溪》

项丽敏:听到兵器与寒蝉交错的声音。

《雪夜风雨茅庐》

潘以默:飞廉兄的诗总能和自身合契,能见知其人,一直喜读。

菱角:诗中散发雪夜风雨之味,“愧”字可见诗人洁净的品格。

寂静:飞廉兄的诗,有历史的浩然之气。

《书愤(两首)》

湖北青蛙:飞廉的诗,现有一种特别的旧江南气息,也有一股子旧书卷气。于我,是喜欢的

飞廉:唐人写诗往往托汉,对我,写民国意在今日之共和。古汉语离今人已远,不管别人,我总难以割舍。

湖北青蛙:飞廉兄与我所喜多有相类,古汉语是我喜爱的。但我总喜爱将它作为佐料,主体成分仍是现代汉语,即现代的书面、口语、介俚语为主,再佐以古汉语或古旧字词,充分搅拌之,新旧交替,使古旧与当下语都放出光来。江南一带,此类人等已可数矣,然而好坏自己判断。兄弟自是不错。

飞廉:青蛙兄,写诗,我更看重性情,性情不同,语言自然不同,面目自然不同,这也是唐诗气象万千的缘由。我选用的古汉语,也自与他人不同。

《凤凰山秋居等九首》

湖北青蛙:飞廉的诗写得越来越好看,但属江南的一个路子之一。反正都是开出花来,是自我的便是。

飞廉:呵呵,可以说是江南的路子,也许说是古典的精神更合我意我手写我心,自己写来舒服就好。

陈律:喜欢《月蚀》《芝堰旧宅》。情感、语言更为饱满。

舒兴庆:看罢,我竟然想到杜牧和周作人。同意青蛙所说的江南的路子,也是我喜欢的路子。

寂静:一读再读,清正之气。

叶来:今天读此贴两遍,江南才气型写作。笔触细腻,纵引古今。

辛泊平:飞廉兄的诗作是古典韵味与当下情感的完美融合!

风重:飞廉兄的诗一直是我最喜的

《立冬书》

舒兴庆:如晋语录,明小品。

陈律:看了飞廉兄近期的一些诗作,好则好矣,只是有些不及物之嫌,虚拟了一点。写作我觉得还是要与现实生活发生关联,尽管有时这会有些痛苦。

飞廉:陈兄好,他人酒浇自己块垒,我个人觉得这些作品都是写现实生活的,也都及物啊。

《秋日凤凰山》

黄泽:古文人风范呵。

飞廉:不分古今,只问气骨!

舒兴庆:“气骨”二字,端的清澈见底。

《月蚀》

湖北青蛙:用诗歌写出了个人史,也是中国历史当中小小的一个段落

《芝堰旧宅》

卓美辉:这般句子貌似随手,实则举重若轻。收尾两句也恰好,使整首均衡,古风纯良。

《钓台春昼》

辛泊平:古典圆熟的语言之下,是一颗饱受摧残的现代心灵。

木朵:可谓郁达夫的知音。

《重阳,行富春江》

楼河:越来越精致严谨了。精致而仍然质朴。我觉得这便是好诗。

《剡溪行》

李浔:这语气的诗,是要穿长衫来写

楼河:诗歌中的传奇色彩,让我想起武侠小说里的世外隐士。这首诗就像还珠楼主武侠小说的一次诗歌开篇。

廖伟棠:诗不错,尤其气胜。建议把部分四字句换成其他节奏,四字句时而显得偷懒,呵呵。

世说小集(组诗)

陈律:飞廉兄好,久违了,估计有近两年没见到你了。这组读了,觉得是潜心锤炼之作,很是淡漫、清雅,火候已纯,已深。

陈星光:杭州隐士飞廉。

徐苕菲:读飞廉诗,有古代隐者的风度。

泉子:读飞廉的诗歌,会感受到汉语本来的淡定与纯正。

赤松子(组诗八首)

陈律:喜欢《介琰》《商汤祷雨》《王导》中的意外。这种意外意味着时间性的介入。因为我知道飞廉兄特别追求一种汉语的纯正、古雅,某种意义而言,时间性就非常重要。

陈星光:现在当隐士不易啊,甘于边缘,布衣粗食,需要强大的对孤独的忍耐。

楼河:仙人们风云变幻啊!飞廉可出一本《搜神记》。真是壶里乾坤,百年一瞬。

冠先(组诗)

陈律:飞廉这样的诗之所以成立,除了技术,更重要的是其中的心境是真实的,确与古人的真意相通。

附录:

江离:我们知道中国传统中的神话只是些断片,而不象西方那样有一个完整的作为解释世界之开端的神话体系,这些神话片段在诸子百家对现实的关注中渐渐消失了,只是在《搜神记》、《聊斋》等一些非主流的文本中若隐若现。飞廉在这些充满独特声音的诗歌中对这一神话传统作出了回应,并对死和生、形和神、出仕和隐逸、繁华和虚幻进行了重新书写,一切都流变不居,在我们的文明开端之处曾有一个如此神气的世界。诗歌中叙述玄妙,意境悠远开阔,同时也体现了老庄一脉对精神自由不倦追求。记得当时在野外沙龙中我们对这些诗歌主要的批评是缺乏现实性,因为我们遵循着“所有的历史都是当代史”、因此所有的书写都是对当代的书写的观念。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来越感觉到这些短小精湛的诗歌迫使我对艺术的“现实性”这一观念做出重新思考。当我反复阅读的时候我感到它们是如此的神奇、充满光彩,其中所蕴涵的丰富性比我所能领会到的更多,以致于我始终梦想着写出能与之等量齐观的作品。(读飞廉《冠先》组诗)

胡澄:你的诗,我慢慢读了。私下以为江离未能道尽你的好。你的诗不是或者说不仅仅是道出一种神奇。他们不是神奇,而是一种通透的人生态度,其中包含着理想对于现实的无奈。你诗中的另一个好是语言。(2010年7月)

胡澄:《世说小语》写得太好了!寥寥几笔勾勒出形象、意象、境象、境界及种种难言之世事、之心事……我要慢慢读,像小时侯吃糖。(2010年7月)

晓米:敬佩兄的勤奋,欣喜于诗歌中的变招,兄的努力和才气就是对我最好的激励。(2010年12月)

韩作荣:飞廉的这组写高人雅士之诗,既渺远而又质实。既有出世之态,又有入世之思。诗之语言平白中有古意,述说中有描述,具有较强的表现力。是有自己感知的作品。(《赤松子》组诗刊于《西湖》2010年第一期。有评)

江离:伙计,知道看到最近这些随笔(《无弦集》)时我的感觉吗?是难以抑制的喜悦,是比我自己写下它们来得更多的喜悦!这多好,你在聚拢那些分散的事物,在使你灵魂中黯淡的东西重新发光啊。伙计,我今天要给你申请一个博客日记,你要把这些放在那里,让更多的人看到它们。我已经开始了诗文并举的时刻,虽然还不够好,但已经好些了。我们会相互激励的,就像那时一样,那给了我们几个多大的变化啊!(2004-8-20 0:03:00)

田桑:《出塞》、《武陵春》、《弹琴》、《雾中登五云山》、《黄昏散步口占》、《携酒夜登栖霞岭》和《寄桐庐宋卫庆》都是高古之诗,越读越喜欢!好诗!读之不觉已回到了安静、恬淡的一个世界。尤其喜欢《寄郑州朱铁建》。我十几年前就曾经思考并摸索,想打通现代诗与古诗的通道。兄弟这首诗已尽得古意而又不失现代诗的舒展自由,将古代高士的诗意心灵和古典诗歌的审美意境完美地复活到现代汉语中来,提升了现代汉诗的表达能力和诗意空间。愿多读到这样的佳作!(2009-07-0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