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白翅膀的鸟(四首) (阅读1406次)



颍河曝日老人


年少时,他逃难至洞庭湖,
惊见满天水鸟。
每只水鸟,都是他成年后
黑暗人生的一次日照。
他抗击过父亲的暴政,
最后又被儿子放逐。
现在,他老了,老得失去了记忆,
颍河边一头老驴子。

2008-2011


1996年,卖篦子的老人


那年,我第一次远离家乡,
那年,桐树在重阳又开了一次花,
颍河边,那年,一场盛大的霜降庙会:
人流的漩涡里,睡着一个老人,
荆条编的篮子,盛着过时的篦子。

2008-2011

白翅膀的鸟


跳跃着,
一对白色翅膀,
雪的远亲。


我与它一起啄食。


草用力生长,
轻轻把我们托举。

2002-2011

燕子


目光惊飞了窗前的燕子,
深夜,它将梦见我的猝死。

2002-2011


投入一种悲悯的激情

——读飞廉的《1996年,卖篦子的老人》

作者:龙安

1996年,卖篦子的老人


那年,我第一次远离家乡,
那年,桐树在重阳又开了一次花,
颍河边,那年,一场盛大的霜降庙会:
人流的漩涡里,睡着一个老人,
荆条编的篮子,盛着过时的篦子。


这是一首只有五行的小诗,写的是有关1996年的事情。带着追忆性的抒发是通过两个“那年”来展开,用并举的形式为整首诗的开端拉开肃穆又庄严的气氛,一开始写作者就避免在陷入记忆之中产生的那种无病呻吟的虚假,也克制住了记忆带来对现实流放造成专断的任性。记忆对这首诗的写作者来说,是一次抵达,是重新对自我认识所做的一次返还,正是在这种返还中写作者作为过去的见证者,他要真实记录下过去从生命中流逝所留下的影像。第三个“那年”是对前两个的承接,也是主题展开的序幕。颍河边,交代了具体的地点,也是给第三个“那年”作出了地域性的限制,同时表明记忆深入所需依赖的确切的场所。时间和地点都有了,那么接下来的是人物的登场:一个老人在庙会的人流中睡着,在他的身边摆放的荆条编的篮子,盛着过时的篦子。诗到这里就结束了,显得非常坚决,干净,没有拖泥带水的痕迹。对批评家来说,这首诗的结束正是思考的开始,因为写作者在诗中安排的老人是一个手工业者,他从事一项被工业社会所淘汰的手艺,他的悲剧就在于他固执维护一位手工艺者该有的尊严以及他认为作为一门古老的工艺品的制造者,他必须继续为那些依然保持传统习俗的消费者提供服务。可他没想到世界变化如此之快,那曾经令他感到自豪的手艺早已被科技的进步所取得,已变得毫无用处,他制作的工艺品只是作为他对一个失去的时代的纪念,只是证实他迅速被淘汰的羞辱。这首诗的可贵之处就在于它没有做出过多的阐述,只是在冷静的返回中保持一个客观的在场者,记录在过去发生的一些难忘的影像。正是在客观的叙述中投入一种悲悯的激情,他用词语挽救出一个悲剧性的形象,从而使整首诗焕发心灵的火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