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三个故事 (阅读1234次)



1

这是十多年前在老家听说的,一直都记得。

有一个我们那儿的青年,在广东打工。他的老母亲去当地照顾他,给他做饭,洗衣服。不巧得病死在了南方。按照家乡的习俗,应该把遗体运回来安葬。

他想了个好办法,用一个大旅行包把她拎回来了。

十多年后,在“惠忠庵读书夜”讲完这个故事,忽然想到,那个青年坐在车上,母亲还是身边的行李,会不会有一种安稳、可靠的感觉?

2

梦见外公睡在池塘上,身下是一块很厚的板子,一头搭在岸边,像小时候池塘边那些洗衣服的搓板那样。水色混浊,阴冷逼人,一棵老树倒卧在水面上,外公也裹紧衣服侧卧着。如果翻身,就可能掉进水里。而白天的时候,他还勤奋地给我抓鱼吃,不过那些鱼都很死气,虽然大,但好像都是腐肉。很纳闷,为什么外公要睡在这样的地方。朦胧中又想起,童年住过的老屋早已经拆了,连地基都卖给了别人。他回老家,又能睡哪儿呢?

忽然就特别惶惑,伤感地醒来。

3

绝早去食堂吃早餐,对面无表情的卖饭大姐说:来两个中等大小的包子。她很困惑,说:没有啊,就大包子,小包子,没有中包子。我指了指上面的那个包子,说,那不就是大包子吗?大姐微笑了,原来那是一个压扁、变形的包子,看起来很宽广。它在最上面,改写了包子的阶级结构。为了防止再次迷误,她拿盘子把那只包子转移到了看不见的地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